《内在动机》

今天我们要讲的这本书很薄,但是分量很重。它是一本非常重要的书,跟每一个人都有关系。这本书叫作《内在动机》。

它的推荐人是我非常尊敬的清华大学的彭凯平教授。彭凯平教授说,“幸福来自真正的自主”。这是他写这本书序言当中的标题。

我们看一下这本书的封面,你就知道它在讲什么。我们说,每本书都会有一个使命。这本书的使命,就是告诉我们,如何才能永远带着乐趣和好奇心去学习、工作和生活。

我们怎么样能够做到自主?我们怎么样能够做到是自己愿意去做一些事情,而不是被外在的东西所强迫?同时,我们要知道,被外在的东西所强迫去做一些事情和自主自发去做一些事情,究竟有多大的差别?这就是这本书所要研究的主题。

首先,我们说,为什么自主和控制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这里边有一个词,对我很有启发,叫作疏离。

什么叫疏离呢?就是你看一个人就觉得,他好像状态不对。你看一个人就觉得,他好像心不在焉。你看到一个人虽然很努力,但你会觉得他很痛苦。这种感觉就叫作疏离。

疏离是你没有沉浸在当下生活的一种感受。与疏离相对应的是沉浸。如果一个人做事是自主的、是真实的,那么这种状况叫作沉浸。如果一个人无论顺从还是反抗,他都是与周围的环境不能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那这种状态叫作疏离。

我每次演讲的时候,就会有明显的感受。就是我做完一次演讲之后,讲得好不好,我心中非常清楚。我甚至能够从我的喉咙痛不痛判断得出来。因为如果我今天是沉浸式的演讲,我是完全享受那个演讲的过程,讲三个小时下来,嗓子不会疼。我会觉得跟平常说话一样,很舒服。但是,假如我今天在台上,我在努力地取悦观众,我在使劲地想名言警句,我在仔细地想怎么样调动全场的氛围,不超过一个小时,嗓子就没声了。因为这种状况就是疏离的。

我们还会看到一些人在家里边生活,“身在曹营心在汉”。你虽然人在这个地方,但你的魂并不在。这种疏离的感觉,人们是能够有感受的。这就是由于内在动机和外在动机的不同。

如果你做事情是来自于内在动机,你很容易出现沉浸的状态。你是完整的,别人能够感受到你在这儿。但是,如果你是由外在动机驱动去做一件事情,大家就能够感受到你并不在。这是本书开篇就给我们带来的启发。

所以,今后我们所要研究的话题逐渐地要发生一个转变。过去人们在谈到动机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们的提问总是:如何才能够激励他人。这是过去的问题。

这个问题提错了。我们不能够整天去研究我们应该如何激励他人,而应该去研究另外一个话题,叫作人们怎样创造条件让他人自己激励自己。

我们的目标,不是用外在的物质、外在的名誉、外在的社会地位去激励别人做什么事。我们应该想到的,是怎么样创造一个条件,让他能够理解这件事情对他的意义,让他能够自己内在地产生一股力量去做事情。所以,动机研究的核心主题在今天变成了,如何促使人们从疏离中负起责任来。

我相信疏离这种状态大家都不陌生。比如说,你不想加班,然后你的老板站在身后,你必须不得已在那儿敲代码,这就是疏离的状态。你绝对不可能写出天才的代码。在那一刻,你要想到,这就是疏离的状态。

那么,我们怎么从这么多疏离的状态当中去负起责任,去做我们自己人生的主人翁?你想,这本书的主题是不是足够重要?

这个作者在1969年的时候,就曾经做过一个非常著名的实验,叫作索玛拼图实验。索玛拼图是什么呢?就是很多小方块,然后把它们组合,能够拼出一些小狗、小兔子的形状。这是一种益智游戏。这种游戏有一定的难度,同时也会有它的趣味。所以,它特别适合拿来做心理学的实验。

索玛实验怎么做的呢?他找来两组实验者,然后给了不同的条件。

左边这一组说:你们只要拼出一个图形,就奖励一块钱(美元)。你想,1969年,那一块钱可相当值钱了。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讲,是很贵的一个奖励。

右边这一组说:你们就只要拼就好了,我们没有奖励,就是想看看大家喜不喜欢这个拼图。大家拼,没有任何奖励。

等他们拼了一段时间以后,研究者说,我们休息一下,我们需要整理一下现场——让他们到休息室去休息。休息室里边放着杂志、放着一些书,还放着索玛拼图。

这也就是说,他们在休息室的这8分钟时间里边,既可以选择去看杂志、看书,也可以选择继续玩索玛拼图。

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呢?非常明显的结果:给一块钱奖励的那一组,在休息时间(更多人)不会去碰那个拼图。原因是他把这个拼图当作了任务、当作了工作,是外部的激励。所以,这件事情给我们揭示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结果——金钱会带来疏离。

如果你客观上定义了你的工作,就是一份工作,需要给钱我才能做,那么一旦可以不做的时候,你就立刻停止不做了。但是另外那些没有给钱的被研究者,他们在这8分钟时间里边,继续玩那个拼图,就觉得很好玩,多有趣,接着拼。

后来,心理学家就开始尝试把钱换成威胁,比如说,你如果拼不出来的话,我们会扣你多少分这样的威胁。结果一样。或者换成竞争,说看你能不能够赢得了对方,一样,就是威胁也好,竞争也好,都会让参与者把专注度不再放在拼图上,而是放在赢这件事上。

所以,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一个著名的画家说,画一幅画的目的不是那幅画。大家记不记得我们讲过一本书,叫作《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他说,一幅画画出来的时候,这个艺术就已经结束了。所以画一幅画的过程是最重要的目的——享受这个过程。画完以后,那个画本身并不是目的。因此,大量的因素都会使得我们做这件事情本身产生异化,给你带来疏离的感觉。

所以,这个作者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个角度来研究——什么呢?就是哪些因素能够增强人们的内在动机?减少我们内在动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指责、要挟、责备、金钱诱惑、地位、职称,都能够带来疏离的感觉。

那么,我们不如去想想看,怎么样能够增强内在动机?这个可能更容易研究一点,这里边第一个有效的方案,就是让参与者自己进行选择。只需要加入一点点选择的空间,你就会发现,这个参与者的主动积极性高了很多。

比如作者说,他的朋友有一个不爱吃药的姑妈——你知道老年病患不按照医嘱吃药,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大量的医生头疼于这些患者好倔。这种状况之下,很多医生用很强制的手法,告诉他们家的监护人说,必须让他每天晚饭以后吃这个药、吃多少颗。

这个姑妈就是不吃,后来换了一个大夫。这个大夫只做了一件事,这个姑妈就按时吃药了。什么事呢?这个大夫说,你在一天里边喜欢什么时候吃药,你可以随便选。什么时候吃药这件事情,对于这个药的疗效影响根本不大,所以,这个医生就把这点权利交给了患者——说你选一个你喜欢吃药的时间,选好了以后你就在那个时间自己吃药就好了。

他就轻描淡写地把它解决掉了。她觉得,这是我自己选的,然后吃药的比例就高了很多。这就是我们说,第一个能够带来增强内在动机的东西,就是选择。你只要给对方选择的空间,允许他参与,他的态度就不一样。

接下来,我们还会研究到,你要学会区分奖赏和控制。

比如说,你这次成绩考到前三名,我奖励你一个自行车。如果你考不到,不给。你去区分一下哪个是奖赏,哪个是控制?

如果你用这个东西作为要挟、作为条件、作为交换,那么,这就是控制。什么是奖赏?奖赏是发自内心的开心、发自内心的感激、发自内心的高兴。

当你给他这个礼物是为了表达你的开心、喜悦,那这时候叫作奖赏。但是,当你给这个礼物 是为了控制他——如果做不到什么,你就不能得到这个礼物等等,这时候就是控制。

我这么讲,大家可能觉得很难区分。我们举一个例子你就立刻理解了。有一个6岁的小姑娘拉小提琴觉得很痛苦,她就歪着脖子拉小提琴。她不愿意上这个课。

后来,找到了一个小提琴老师。小提琴老师就给这个小姑娘一个奖励——说只要你完成了这个曲子、一次上课,比如一个小时上课完成了,我就给你一个“珍宝”。珍宝是打引号的一个珍宝,总之是小孩子的一种玩具。然后每次会攒一个。这个妈妈一下子就发现,孩子变了,每天都特别着急去上课。

但是,问题是什么呢?她拉得很快,她很急于结束这一个小时。她特别希望早点结束今天的练习。她的心思,其实根本就不在这个曲子上。她就是希望能够得到那个“珍宝”。

有一天,当她在家里边拉琴的时候,她的爸爸突然观察到女儿怎么乱拉呢。怎么拉得都不成调了。就是她在那儿使劲拉——我参与了,我就是为了能够结束这个训练,我要得到那个“珍宝”。

她的爸爸叫停,说:“你别拉了。”

女儿说:“不行,我必须得拉。我要得到我的‘珍宝’”。

这个爸爸说:“你不用拉,你今天不用拉,爸爸也会给你这个‘珍宝’”。就是他完全打破了这个老师的规矩。

为什么呢?你会发现那个老师的方法,把孩子拉入到这样的一个积分体系里去,孩子很容易被控制。

孩子一旦遇到这样的“珍宝”,他是没有抵抗能力的。他就特别想得到那个东西,但是孩子根本不爱拉小提琴,根本就不享受那个音乐的美妙。所以,这个爸爸说,不需要考虑那个“珍宝”,给你,满足你。你应该爱这个曲子,你应该去体会那个音乐的美好。这个爸爸做的就是一件正确的事情。这个叫作奖赏而不是控制。

所以,这里边我们家长们,或者是老师们,最难拿捏的东西是什么呢?他们说,那如果我都没有这样的规矩,没有这样控制,那会不会乱成一锅粥了?会不会没有边界,最后变成了纵容?

不是。作者的朋友及其团队专门用一个儿童艺术项目的研究说,支持自主和设定规则之间,是可以共存的。

这个儿童艺术项目是要用泥巴的。所以,你想想看,如果孩子没有任何规矩的话,那个现场就一定会乱糟糟的。所以,有一种方法就是控制,说如果搞得乱糟糟的,会有什么样的惩罚,或者如果不搞得乱糟糟的,会有什么样的奖励。

你看,这都是控制的手法。这种手法可能会给孩子带来一定的界限,一定的要求。这是很多家长经常做的。大家最担心的,是如果你给他过度的宽松。你让他自己来选择,那肯定做得乱糟糟的呀。他不会把那个地方搞得很整齐。

后来,另外一组的老师用的方法,就是问: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个地方保持得很干净吗?因为我们后面的小朋友还要用。所以,这是我们学画画的人所需要学会的一个能力。要保护环境,照顾其他的人。这是咱们团队所要达成的目标。

你看,这是用正向引导的方法告诉孩子们:你们可以选择,我们没有惩罚的措施,但是我们希望你们能够保持干净。

最终的结果非常令人欣喜,就是这么一群学儿童艺术的小孩,他竟然能够在没有要挟、没有奖励的情况下,把这个环境保持得相当好。

这个作者说:“令人鼓舞的是,从我们不断积累的研究成果来看,结果是戏剧性的。即使发出指令的措辞出现了这些简单的变化,但也产生了影响。支持自主的情形对儿童似乎有解放的作用,而控制的情形削弱了儿童的内在动机。和受到限制的孩子相比,那些感到大人至少能理解他们的孩子,更加富有内在的动力和热情。这就像你可以从这本书里看到的那样,在各种各样的生活环境中,制定规则既有好处也有危险,究竟是好是坏,取决于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特点,取决于处于优势地位的人是最大限度地强化还是抑制人们的体验。”

如果你是一个不懂得激励他人的人,不懂得让别人产生内在动力的人,你会更倾向于控制,更倾向于诱惑,更倾向于交换这样的手法。最后的结果,是这个孩子,就算是保持了现场的干净整洁,但是只要有机会,他就会破坏。因为对他来讲,这是交换来的。

但是,如果你让这个孩子理解了为什么要保持干净整洁,并且对他保持了足够的尊重,然后让他去探索这个边界;那么,即便他有时候偶尔不小心把周围弄脏了,他很快也会改正。因为他知道这是他的责任。

所以,这个研究结果非常重要,就是它打消了我们很多的顾虑。也就是说,我平常在生活当中,经常会看到很多来自和睦的家庭,对孩子亲切友好的家庭的孩子,反而出来以后显得很有规矩。

但是,你会发现,那个大喊大叫的、不顾周围人感受的孩子,他往往会有一个非常焦虑的,追在他屁股后边不断地唠叨他,甚至揍他的这么一个父母。

并不是你越严格,孩子就越有规矩。这是完全超乎我们自己的感受的。所以,知道这个结论非常重要。我们需要对孩子保持尊重,需要给他足够的空间让他去选择,同时你也可以帮他建立界限感和设定规则。

另外一个实验,是关于考试的。他们找来了两组学生。

学什么呢?学一个非常难的学科叫神经生理学。他们对其中一组学生说:下周要考试,你们赶紧学,学完了下周就考这章内容。

而对另外一组学生没有提考试的事,说你们赶紧学这个,咱们下周要给一组年轻人讲这个道理。咱们要去参加一个支教的活动,要给他们讲神经生理学的课程。你们学会了,到时候好给他们教。

你看,一组有强迫、有考核,一组没有。一组只是告诉你,学这个东西有什么用。然后其他人需要用这个东西。

结果学完以后一周,考试。这个对于那组没有通知考试的人来讲,应该是不公平的吧。因为没有人通知他要考试,结果突然就考了。然后另一组准备好了,开始考。

考完的结果是什么呢?就是要去讲这个课程的那一组的成绩,远远高于那个死记硬背组的。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旦你说要考试,这些人的死记硬背的能力,就被快速地调动。他能记住很多名词解释,他能记住很多图,记住很多这样的概念,但是只要这个考题深入到从全局的角度理解,深入到这个东西的应用,深入到更深层次的探讨,不考试的那一组的学生的成绩就大幅地上升。因为他是发自内心地想搞懂这些东西。而那个准备应付考试的人,更多地调动了死记硬背。

死记硬背这个东西有一个特点,就是记得快,忘得快。这个叫短时记忆。短时记忆我们太熟悉不过了。因为我们只要参加过考试。我们都知道,考前背最重要,考完以后立刻就忘记。这就是死记硬背的结果。

所以,我们说,我们学习和教育,究竟是在追求体验还是在追求结果?如果我们只是简单地用考试来衡量所有的结果的话,那么参与学习的这些人,往往都会变得被动,没有兴趣,不愿意深入理解,只希望得到高分,只希望快速地记忆,快速地忘记。

但是,假如不拿考试作为目标,而以应用作为目标,我们学这个东西是为了讲,学这个东西是为了改善我们的生活。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大家能够理解,你现在参加樊登读书听我讲书,学到了很多的东西,甚至有时候,比你们过去在大学里边考试学的东西要更容易记得住。

为什么呢?没有外部的压力,没有人要考你。我们虽然每本书后面会有一个测试题——那个测试题只是为了帮你,没有人会因为你那个测试题答得不好,去扣你的学分。所以,这是激发内在动力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实验。这让我们知道,调动内在动力学习比通过外部的考核来学习效果要好得多。

那么,外部控制会有哪些风险?如果我们在一个组织或者家庭当中,整天只强调外部控制,风险是什么?

第一个风险,叫作一旦开始不能轻易回头。

一旦这个家庭,这个父亲,或者这个母亲习惯于用奖励的方法来诱惑孩子弹钢琴、拉小提琴,学习,背单词停不下来了,今后可能会一直持续下去。再加上,如果你不学习,感受不到这个东西的问题的话,你更不会改。这个家庭会形成一个非常糟糕的氛围并一直延续下去。做什么事都要谈条件,做什么事都要说——你让我玩多长时间的平板电脑,你让我玩多长时间的游戏。

第二个风险,如果你用外部控制的方法来对待孩子或者员工,人们很可能会走捷径。

这个作者在小时候遇到过一个老师。他们教室后边有个书架,那个老师为了鼓励大家能够多读书,她的办法就是你去取一本书的时候就要登记,比如记上詹姆斯取了一本书。然后哪天还了,接着哪天又取了一本书。

后来,他们就发现,老师会按照取书的次数发点小的笔记本之类的东西奖励大家多读书。

你说,从这个老师的角度,是不是一个好的事?老师肯定想做好事,希望孩子们多阅读。但是,当这个规则被孩子们发现了以后——这个作者就每天不断地取书,登记,到了下午赶紧还回去,再取一本再登记。

后来,如愿以偿,他拿到了老师的奖励,但是他陷入了深深的空虚。因为他只是登记了那么多的名字。他根本就没有读那些书。我们并没有实现多读书的这个目标,但是我得了奖。因为一旦你用了外部控制,对方就会想要走捷径。

第三个风险,就是外部控制会带来更多的关于公平性的问题。你会发现我们花了大量的力气讨论公平不公平——你这样不合理,你没有看到我做的那件事情,那为什么你奖励他,不奖励我?

所以,这里边有一个对绩效工资的反思。就是我们过去天然地认为,绩效工资很重要,做多少事给你多少钱,做到什么业绩,给你百分之多少的奖励。但是现在逐渐地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反思绩效工资这件事情。你不要小看那10%或者20%的奖励,它一下子让这个人的行为变形,让这个人和其他人之间的关系发生改变。

本来大家应该努力把公司的事做得更好,但是因为我考虑到这件事情到底怎么分、算谁的业绩,干脆还是我干我自己该干的那摊,他的事我不参与。这导致整个公司的绩效下降,并且花了大量的力气去思考关于如何分配利益的问题,产生很多这样的矛盾和纠缠。这就是我们说,如果你过度地依赖外部控制,会产生最显而易见的三个结果。

如果你必须要用到外部激励——因为我们觉得生活中,你不可能没有外部激励。假如你必须要用到外部激励的话,怎么才能让外部激励变得有效呢?有这么几个方法。

第一个,就是最好要让被激励者理解行为和结果之间的关系。比如说,我们画完了画,要把这个工作台收拾得干净,原因是什么?原因不是因为有人要惩罚,这不是一个自然的结果。原因是因为下一个人过来还要用。这就是叫作理解行为和结果的关系。

第二个,就是激发对方的胜任感。要让对方自己觉得自己能干这个事。各位,知道胜任感多重要——胜任感是人类非常底层的一个需求。

在《自卑与超越》那本书里边,阿德勒所讲的,人最本质的追求:归属感和价值感。胜任感其实就是价值感。

胜任加自主等于幸福,这是一个公式。如果你在生活当中想要感受到幸福,你必须得感受到,你在生活当中所发生的事情,你所承担的角色,你能够胜任所做的工作。同时是自主的,你愿意这么做。这两件事只要加在一起就等于幸福。你想想看,胜任感多重要。

所以,要想让对方获得胜任感,我们需要有学会非控制性的赞美。我们在领导力里边,专门讲过二级反馈——表扬他并且说为什么。这叫作非控制性的赞美。

什么叫控制性的赞美?就是如果你下次再这样继续的话就更好了,妈妈会更高兴。如果你能够做得好,我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奖励。这个就是控制性的赞美。

非控制性的赞美就是你今天做的这件事情让我很感动,我觉得你长大了。你看,这是非控制性的赞美,就是真心地表达你所感受到的东西。这种外部的激励能够有效地提升对方的胜任感,让对方更加愿意产生由内而外的动力。

第三个,用支持自主的方式提出批评。你不能说生活中不能有批评,肯定会有批评。但是,批评要用支持自主的方式。这个说起来有点难。

有一个案例:有一个护士在去给患者输液的时候,结果忘把那个针管里的空气排出来。幸好被旁边的一个老护士发现了,及时制止。及时制止了以后,大家就讨论说:遇到这种情况,你该怎么样给这个护士做反馈?

有一个专家马上站起来说,这个很容易,你要告诉她,这样进去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这种后果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最后对你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所以,你要小心。

有道理吗?肯定有道理,就是告诉她医学的后果,在工作当中的后果和对你本人的后果。所以,你要注意。

但是真的够吗?作者说,我们能不能够再深入地思考一下?假如你问一下这个护士:你觉得如果今天没发现这个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难道这个护士不知道这一切吗?就是专家所说的这些东西,这个护士可能都能说得出来。

所以,为什么不先问她一下,让她总结一下,让她想想以后会怎么办。这就叫作支持自主的方式提出批评。不是说我要控制你,你以后不能再这么做,而是我想听听你打算怎么做,你有什么样的想法。这叫作支持自主的方式提出批评。

别忘了那个姑妈是怎么吃药的,给他一个选择的空间。这时候他就更容易找到内部的动力去改善。

前面我们讲的这些东西,都是理论上的准备,让我们知道为什么自主很重要。因为自主能够给我们带来沉浸的感觉,而外部的控制,给我们带来疏离的感觉。没有人愿意疏离地生活,我们都希望沉浸地生活。

接下来,我们说,在这个过程当中,人际联结是多么的重要。人不能孤独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人一定是跟他人之间产生了联结,才能够找到幸福感。

为什么我们身边消极的人那么多,生活中大量的人,都不是我们所说的沉浸式的生活,大量的人都是被逼的,被逼着读书、被逼着工作等等。甚至有人被逼着教育孩子——我不想承担这个责任,我不想这么复杂地去学怎么当一个父母,我觉得很痛苦。但是没办法,这是社会责任逼迫的,我只能这么做。

为什么我们生活中这么多人都生活得这么疏离?原因是大部分的人,都暴露在不同程度的控制和消极环境当中。无论东方还是西方,这种控制的消极环境太普遍了。所以,大部分的人,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边。

有两种最主要的糟糕环境:

一种就是无动机。什么叫无动机?这个在中国比较少见,但是你到美国去,能够看到这样的场景:你看到很多年轻人站在大街上面无表情,然后是游离的状态,从街的这边走到街那边晃来晃去,没有任何的目标。这种状况就是无动机。

这个糟糕的状况,是完全缺乏教育,完全缺乏社会给他带来的影响,社会给他带来的信息是混乱的。他的价值观没有建立,所以完全混乱,无动机。这是来自于缺乏教育。

另外一种,在我们身边很多。你会看到,有很多人像一个自动机器一样。自动机器,就是每天拼命地干活,每天拼命地加班,每天不断地挣钱。然后挣很多的钱放在那儿,也不知道干什么用。每天这样叫自动机器。这种自动机器的状况,往往是来自于教育过度。

所以,你现在知道,孔夫子为什么了不起?孔夫子说,过犹不及。这两头都不行,你完全不教育和教育过度所带来的结果,一个是没有动力,不知道该干什么,没有事可做;一个是天天忙得停不下来,不知道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但是我就是不断地忙。这两种状况都是疏离的,都是消极的状态。

那怎么样去获得我们前面所讲的胜任感和自主感?这里边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感知很重要。这个胜任感和自主感不是别人定义的。

比如,别人过来跟你说:“樊登,我觉得你很胜任讲书这件事,你也很有自主性。”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呢?你怎么知道我心中怎么想的呢?你必须得想办法能够让对方自己感受到他胜任,自己感受到这是他的选择,他是自主的。这时候他才能够过得幸福。如果没有这种感知,结果呢?就是僵硬,缺乏自然的活力。

你去看孔子——这是梁漱溟先生讲的,孔子最大的特点就是活泼。他所做的所有的这些事,是发自内心由内而外的。他不是因为有一个人要求他这样做,所以才这样做,所以你会发现他活活泼泼地、开开心心地,每天乐天知命地这么生活。

所以,仁是什么?孔子老讲仁。仁就是感受力,就是你能不能够明确地感受到这些幸福。感受到自己的胜任和自主,这是由我们自己的内心来决定的。

第三个非常重要的心理需求就是联结。人要真的达到完整自由,你需要的是胜任、自主和联结。你能够跟他人之间建立起来联系,未必不独立——就是有联结,未必等于你不能够独立。

这个书里边,作者有一个朋友,他每个月都要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出海。一个人出海,跟周围的人完全没有联系。你想,出海没有信号,驾一艘小船,“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一个人到海上去漂流一个星期,钓鱼什么的,过自己独立的生活。一个星期以后,回到家里。他并没有讨厌这个家,他并没有厌弃这个生活,所以作者说,他跟家庭完全有联结,跟社会完全有联结,但是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这就是我们说,独立和联结之间并不矛盾。

这里边有一个新的概念,这个是这本书里边,对我启发最大的一个概念——就是社会价值观的内化,是有两种方式的。

什么叫社会价值观的内化?就是你逐渐度过了青春期,走到了成人社会以后,你接受了很多社会价值观。你觉得靠谱很重要,你觉得负责任很重要,你觉得为社会创造价值很重要,你觉得诚实守信很重要。你看,这就是社会价值观,但是这个东西被你接受,有两种不同的内化方式。

其中一种内化方式叫作内摄。“摄”就是摄影的“摄”,内摄。

内摄是什么呢?就是你把这个价值观全盘吞下了。

你说:“我记住了,爸爸教育我,做人要靠谱、要诚实。”你把它内摄进来。内摄进来了以后,你会逐渐地形成一个虚假的自我。

什么叫虚假的自我?就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是什么什么,这都是内摄的结果,你并没有接纳它,你只是被强迫。而这种被强迫的虚假的自我,往往来自于从小所得到的是有条件的爱和尊重——如果你不靠谱,我就不爱你。如果你不诚实守信,我就不爱你,我就不尊重你,你就得不到你该得到的东西。外部的人是用这样的方法,向你灌输价值观的。

导致的结果,就是你会把它全部纳入体内,但其实你并不热爱它。大家要想理解这个感觉,你就去看那些大片里的大反派,只要拍得好一点的大片,那个大反派一定是不得不的。他就会觉得我是被逼的,我必须得承担这样的责任。我之所以做这样的坏事,就是因为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把它内摄了,没有理解,只是内摄了吞下了。

这里边有一个词,叫作自我卷入。什么叫自我卷入?比如说,你认为财富是很重要的。是衡量你价值的一个指标。自我卷入之后,你把你的自我跟财富融为一体了。你觉得,我能不能够活得好,就取决于我到底挣多少钱。这叫自我卷入。

再比如说,有人被身材自我卷入,说我是不是幸福,我是不是成功,就是看我的身材。所以,只要我胖了一点点,只要我今天没有那么好,我立刻就沮丧,立刻就痛苦。还有人被声望、名誉、地位、职称这样的东西自我卷入。

比如,有时候有的公务员,他为了能够升一级,有多么痛苦。他跟周围的人拼命地斗争,甚至不惜用非法的手段。难道他不知道非法的手段带来的结果更恶劣吗?

没办法,他被那个职位自我卷入了。他迷失了自己的自我。他认为,自我就是职位,自我就是财富,自我就是身材,自我就是声望。这叫作自我卷入。

一旦你是内摄的价值观,你就很容易出现自我卷入的状况。而自我卷入的状况带来的结果,就是你只有一个有条件的自尊。你的自尊水平,完全来自于你是否成功,你是否打败了别人。

同样的道理,你看苏东坡,他就是一个你让我贬到黄州,我也有自尊,你让我贬到海南岛,我也有自尊的人。我有自己乐于干的事,我有自己要去做的发明创造,要去写的诗等等。他的自尊不是一个有条件的自尊,而是一个真正的自尊。

所以,作者在这里深刻地反思了物质主义价值观的代价。美国这么多年来,都是一个物质主义的价值观。所谓的美国梦,比如《了不起的盖茨比》。大家觉得,你能够在社会上占有一席之地,买一个豪宅,能够获得声望,被报纸采访,成功了。你的美国梦实现了。

这种物质主义的价值观导向,导致的恶果是什么呢?贫富差距变得越来越大,人们的幸福感变得越来越低。有钱人、没钱人都不愉快。有钱的人也特别痛苦,没钱的人更加痛苦。这就是物质主义价值观所带来的代价。

所以,作者说,个人主义绝不等于自主。你以为你说:“我都是为了我自己,我有自私自利的权利,我可以为我自己打算。”这就叫作真的自主吗?你只是被自我卷入得厉害了一点。

当你被自我卷入的时候,你以为是你在做主,其实只是那些外在的欲望在做主。念一段书里的原话,他说:“真正的自尊与自由和责任相伴相随。”

“真正的自尊并不等同于认为自己不会犯错,拥有真正的自尊的人知道行为是对是错,因为它伴随着整合的价值观和规则。这些人会评估自己的行为,但他们的价值感并不依赖于这些评估。

“然而,还有另外一种类型的自尊,它不太稳定且在根本价值感方面缺乏安全感。这种自尊在某些情况下是存在的,但在另一些情况下就消失了,它使人精疲力竭,自我贬低。这是有条件的自尊……事实上,自我卷入能控制人们,是因为他伴随着有条件的自尊。”

如果你的人生的所有成就,都是依赖于外部的条件——这里边非常复杂,就是外部的条件,不仅仅是我们刚刚说的,金钱、名誉、外貌、身材这样的东西,还包括家庭、他人。我见过有的女性朋友说,我跟我的老公离婚,我崩溃。我没法再生活了。因为我所有的支柱全部都倒塌了。

你是自我卷入了。你是一个独立的人格,你有完整独立的自尊体系。但是你被他人决定了。

书中还谈到了关于亲密关系。他说:“最成熟和令人满意的关系的特征是,一个人的真实自我与另一个的真实自我相关联。每个人都依赖对方,但每个人都保持着他的自主、完整,以及自我意识。在某种程度上,每个人都是自主的,有真正的选择意识,这样的关系将是健康的,伴侣双方都能够回应彼此的真实自我,并且支持彼此的个性和特质。”

念起来很简单,要做到真的很难。因为你会发现自我卷入,是一个社会的普遍现象。我们经常会把外在的物质当成是我们内心的目标。但实际上,你是被它卷入进去,你放弃了自己真正的自尊,而是寻找了一个有条件的自尊。它所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就是就算你得到了那个东西,你依然不快乐。

所以,你知道孔夫子说,四十不惑是什么意思吗?现在我们再重新来理解四十不惑这句话你就知道了。四十岁不惑于外物,不再被外在的这些名誉、金钱、地位,名利权情的东西所牵绊。这就是寻找真正自尊的一个过程。到了四十岁的时候,你应该开始理解这件事。

真正的自主,是要学会对他人负责的。所以,一个成年人,要能够学会自主地承担很多重要但无趣的事。很多事情不是因为有趣你才做,而是因为它重要。这是你自己主动愿意去承担的一份责任。这是代表一个人真正成长、成熟的过程。

即便是去做“扫除道”,是去扫公共厕所,你都能够带着一份喜悦,都能够带着发自内心的责任感。你能够感受到自己跟这个社会的联结。这就是我们说为什么人际联结在寻找自主感这件事上,非常重要的原因。

你得知道你和他人之间,是有着一份责任的,是有着联结的关系的。所以,这里有两句话很重要:

第一句话:支持自主不等于纵容。我们前面讲了支持孩子自主、支持护士自主、支持员工自主,不等于纵容。

第二句话:设定界限不等于苛责。反过来,苛责未必能真的设定出界限来。所以,这是我们说,人际联结的重要性。

接下来,我们到实操的阶段——如何促进自主?

首先我们说,你怎么去促进别人的自主?我想这是很多人愿意学习的。你怎么促进孩子的自主?怎么促进员工的自主?

这里的方法,就是你要做很多支持自主的行为。

第一,提供选择,就是前面讲过了。让孩子参与决定、让员工参与决定。

比如,有时候,我儿子会晚上不想写作业了。

他说:“我打算明天早上起来写。”

没问题,只要你愿意明天早上起来写,你可以这样做。这就是我们允许孩子做这样的尝试。他就会觉得自己有自主性。

但是,如果家长认为,必须现在写完,现在写不完不许睡觉。这时候,孩子的抗拒心理就马上出来了。他认为,这个生活根本不是他自己安排。

所以,我儿子在试了几次早上起来写作业以后,我就问他说:“困不困?”

他说:“还是起得早有点困。”

我说:“那你自己掌握好时间。”

他现在慢慢地就变成晚上把作业写完了。你根本不需要在这事上跟他较劲。让他自己探索一下,让他体会一下。他有了自己的选择空间,他就能够自主了。

第二,我们说,要学会帮助对方设定支持自主的界限。这个设定支持自主的界限,就是你要让他意识到选择代表着责任。你有这样的权利去做这样的选择,就代表着你有这样的责任去承担这样的后果。这无论是谁,都是一定要能够感受得到我们天生是自由的,但无往不在规则之中。

然后让界限尽可能地宽松。我们不需要把那个界限变得非常严苛。宽松一点,给对方一个适应的空间。

接着分清楚后果和惩罚。孩子没做到,或者员工没做到,他应该承担后果。但是,不是莫名其妙的惩罚。不能够拉一件不相干的事来惩罚他。

那有人说,你如果做不到的话,我就不再信任你了。请问:不信任,是后果还是惩罚呢?这个思考题可以大家想想看。不信任到底是后果还是惩罚?

反正从我的角度讲,我觉得,孩子无论做错什么,作为父母,永远都要保持对他的信任。所以,信任是不能够拿来作为后果惩罚他的。

对员工也是一样,如果信任没有了,当然就应该解除合作了。所以,既然保持着合作,就代表着你应该对他保持信任。

所以,不信任,我个人认为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惩罚,不能够拿不信任来做惩罚。但是,你可以告诉他,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你会失去大家对你的信任,你会失去普遍的信任。这个是后果。我会继续给你机会,我会继续信任你,但是你可能会遇到这样的障碍,是别人可能会不信任你。这个叫作后果。

所以,它不是拿来做威胁的,而是跟他做情景的推演。这个是需要我们去把握的度,确实没有那么简单。

第三,支持自主的行为,还包括帮他确立目标,经常性地跟他做绩效的回顾,并且给予奖励和认可。

给予奖励和认可,记得我们前面讲过了——不要用控制的手法奖励和认可,是为了支持正向的行为,而不是为了控制他。这一部分,大家要去听一下《可复制的领导力》关于二级反馈的内容就懂了。

第四,事先识别障碍。识别障碍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我预先地想到,预先地去做铺垫,然后把它解决掉。

第五,帮助对方去探索自我动机,是让他产生改变的一个最重要的方法。

比如说,有多少人想要戒酒,有多少人想要戒烟,有多少人想要减肥。这都是常见的人们想去做的事情。但是,有多少人做不到,有很多人做到一半就放弃了。

那么,为什么我们知道不对,我们整天自责,但是却无效。这里边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作者说,自责往往会使得这件事情继续。他不断地自责说,我不行,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就是喜欢晚上吃冰淇淋,我就是喜欢喝点酒,没办法。你越是做这样的自责,你越不会改。

原因很简单,作者说:“酗酒、吸烟和暴饮暴食都是有目的的。他们与焦虑捆绑在一起,是一种逃避压力的方式,给人带来安慰。例如,喝酒可以减轻人们的孤独感;吃东西能让人们不再害怕被拒绝;吸烟可以帮助人们忍受在社交场合遇到一群人时的紧张情绪。这些行为中的每一种,都可以服务于众多不同目的,使得人们不愿意摒弃它们。”

所以,如果你只是简单地自责,你只是很痛苦,然后给自己制定一个又一个的计划,你没有探究到根上。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抽烟、喝酒,吃大量的东西。

你下定一个决心,这是脆弱的。这只能持续到那些不舒服的感觉再次出现的时候。当你下一次抑郁,下一次遇到社交恐惧,下一次感受到被拒绝的时候,你立刻又会把这些工具拿出来用了。

所以,你想要成功地改变行为,要从自己的动机产生真正的兴趣开始。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要问问他们自己:为什么要改变,坦诚地思考自己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如果他们想到的原因,是别人给他们施加了压力,或者认为为了活得更久而应该改变,或者想要维持某种形象,那么,这样的开始是十分糟糕的。这些理由不是很有说服力,而且不太可能激发有意义的改变……因为他们缺乏个人支持。”

其实最简单的是什么?“做出改变是一项只能由个人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这句话很有力量,

你得知道,戒烟、戒酒、戒掉暴饮暴食、戒掉乱发脾气这些事情,只能是个人为自己所做出的一个决定。所以,讲到这儿你就理解,为什么我们讲《这书能让你戒烟》。那本书真的能让很多人戒烟。

原因很简单,它告诉你,这是你的决定,这是你自己做出的一个选择。所以,就像脱掉了一双不合脚的鞋子一样,你没有什么好难受的。因为你真正地认识到了,抽烟不好。所以,你发自内心地产生了这个动机。

对于所有想要戒烟的人,有一个小窍门:别人在给你递烟的时候,千万不要说“我在戒烟”。当你说“我在戒烟”时,意味着是外部的动力,是来自于压力——我不能再抽了。因为我在戒烟。

不行,你应该说:我不抽烟。你把“我在戒烟”改成“我不抽烟”。这个戒烟的成功率就会高很多。

其实,我也能理解为什么我不酗酒,我不抽烟,我也没有暴饮暴食的习惯,可能就是因为我没有遇到那些痛苦,没有遇到那么多高强度的焦虑。所以,你就不需要有那个动机。

我们应该理解,有些人真的很难做出这样的改变。因为我们没有看到根上。根上在于需求,你理解了那个需求,才能够探索到他真正的自我动机。

一旦找到这个东西,才能够发生改变。所以,这一部分是说,我们如何促进别人自主。

接下来,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我们自己怎么自主?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几乎都会有一些控制。我们都生活在控制的环境当中。所以,作者提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在逆境当中,依然有那么多人成功?

他举了林肯的例子,举了其他各种伟人的例子。从小到大被人打、被人控制、被人骂,但是最后,他能够成为一个很积极、很主动,能够为大家做出贡献的人。

原因是什么?

第一个原因,可能是每个人的心理特征很独特。人跟人的心理特征不一样。

第二个原因,这些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有可能会遇到某一个人物会给他带来影响。比如说,有人遇到了一个好的篮球教练,有人遇到了一个好的人生导师,有人遇到了一个特别会给他讲道理的人。或者有人遇到了一个人真心爱他,都有可能会给他带来影响,扭转他的观念。

第三个原因,是每个人对外在环境的解释不一样。如果你对外在的环境解释在于,我恨他们,他们欺负我,我现在忍着,我以后要欺负别人。

《自卑与超越》讲得很清楚,那你就会变成一个给别人带来更大的痛苦和压力的人。但如果你的解释是,他们也是为了我好,我能够理解他们的苦心;那么,我来反思一下,怎么能够做得更好。这就是不同的解释。

所以,在逆境当中,永远都会有人依然成功。

那么,这个动机是有不同的个体差异的。如果你能够在自己的动机当中做出调整。比如说,你的自主导向能力提升,进而你的自尊水平就会上升,你的自我实现的能力就会上升。

所以,这一章如果你真的听进心里去了,你愿意回去做一些改善,改变自己的思维方式,提高自己的自主能力,你的人生会发生非常巨大的改变。

有一句话送给大家:环境对我们的影响是无比强大的——周围的环境,肯定会对我们产生巨大的影响,但是你知道,人却可以改变这一切。外部的环境,就算你爸妈的教育方式是错的,学校的教育方式是错的,公司的教育方式是错的,但是你依然可以改变这一切。

所以,与其坐等这个世界发生改变,不如我们更为主动地去做一些事。这个道理讲到这儿,其实就讲明白了。

你想想看,与其被逼着做那些事,不如你主动去做一些事。这就好像老板要求你加班,在要求加班的过程当中,你怎么理解这件事情,是起到决定性作用的。

假如你的理解方式是说,我太倒霉了,遇到这么一个爱加班的老板,我以后找到机会,我肯定要离开这个地方,那你就是被动在加班。但是,加班这件事并没有改变。你其实还是很痛苦地在那儿加班。

但如果你能够转念一想:最近这段时间进步也蛮快的。我也算是跟大家一块儿拼搏过。我用这么多的时间努力地做这件事,我一定会成为专家。

这时候,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改变,你做这件事的方式、方法、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你会像那个不被规定要考试的小学生一样,把那个东西真正学到手,能够记得更久。所以,有时候改变就是来自于我们内心的一个想法。

那怎么才能够获得这种转变的能力呢?就是为什么你可以这样想,而我不是这样想呢?这里的核心能力有几个。

第一个,就是来自于控制情绪的能力。根在这儿,就是我们为什么那么多人对老板那么恨,或者对老师那么不喜欢,觉得被逼?这是因为你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你的愤怒、你的伤心、你的难过,痛苦这种感觉掌控了你的时候,你没法有更正确的思路。

所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成为了最重要的一个能力。控制情绪不是压抑和麻木,说我假装不生气,我故作笑容。不是,这不叫控制情绪,这是压抑情绪,会使得这个情绪变得更加强烈。终有一天,它会“砰”地一下爆发出来。

控制情绪在于接纳,而接纳的前提在于放松。我们应该学会重新理解外部的威胁。

各位知道外部的威胁是怎么来的呢?来自于自我卷入。

所谓的控制情绪,是一个重新评估的过程。我觉得,这句话在这本书里太精彩了。控制情绪是一个重新评估的过程。

什么叫重新评估?就是你要知道一个自我卷入的人,特别容易受到他人的威胁。比如说,我把财富视为一切,那么,这时候,如果我看到有人在挑战我的财富,我立刻就要反应。因为我觉得,这是我的一切,你让我很生气。

假如我把官职视作是我的一切,我自我卷入在那个官职里边,那么,谁如果影响到我升职,我跟他拼了。他就特别容易受到外部的威胁。所以,他的情绪就特别容易激动。

各位知道,我们之前还讲过《感受爱》,里边说,恐惧来自哪儿?恐惧来自敏感化。一个老鼠从旁边跑过,那个老鼠对你有什么影响?其实,那老鼠没有什么影响,那老鼠就算不小心踩了你的脚跑过去,也没对你产生多大的影响。但是,你会突然跳起来——哇,不得了,吓死我了。

为什么呢?敏感。过度的敏感会带来过度的恐惧。但如果你能够有点钝感力,你不那么敏感,老鼠跑就跑喽,怕什么呢?

大家都生活在这个世界里,公平的。所以,如果我们没有过度地自我卷入,活着不是为了外在的这些指标,活着不是为了面子,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地位这些东西;那你就不会把周围发生的事情视作是一种侵犯,视作是一种威胁。你就容易变得很淡定。而这种很淡定,就带来了重新思考情绪的机会。所以,你才能够掌控好自己的情绪。

我觉得这个道理讲到这个份上,真算是讲透了。这本书最大的贡献就在于,它让我们知道,自主性来自于控制情绪。控制情绪来自于不要过度地卷入。

你看,孔子为什么都无所谓呢?有人威胁到他的官位,没关系;有人说他学术说得不对,没关系;有人说他累累若丧家之狗,没关系。

为什么?因为他的自我尊严,他人生的目标是道,是想要完成自己天人合一的过程。他要追求的是理解真理,他根本不在意外部的这些评价。所以,他就不会那么敏感,不会那么恐惧,不会那么担心。他有着超强的调节自己情绪的能力。

所以,这是我们说,你要想在控制的环境当中做到自主的感觉,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你得具备控制情绪的核心能力。

第二个能力,就是调节灵活性。如果你的价值观全部是内摄来的,来自于囫囵吞枣地把外部的价值观留在体内——说我爸爸告诉我,做爸爸就要这样,我爸爸告诉我,做工作就要这样。你完全内摄进来的话,它会带来死板而非灵活。

但是,如果你是像孔子一样,理解了这些东西,知道来龙去脉,知道所有的东西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是被人强迫地要负责任,而是我知道负责任对于我是有利的,负责任对于整个世界的运转是有利的。这时候,你才能够灵活性地处理各种各样的问题。

我们讲过一本书叫《弹性》记得吗?这本书就是讲关于心理灵活度的。所以,你能够控制情绪,又能够具备心理的灵活度,你就能够重新思考在生活当中所发生的一切。

不把它们视作“没办法、不得不、我只能、别逼我”这样的词。而是把它视作“我自愿、我乐意、我喜欢做这样的东西、这是我的责任”。这就是我们说,在控制当中做到自主的最有效的方法,是改变你的价值观。从价值观改变情绪,从情绪来重新认识周围的威胁,然后变得有选择。从没选择变成有选择。

所以,所有改变的起点在哪儿呢?在于接纳你自己。这一点很重要。

我们讲过很多本书,我还做过《我有一个问题》回答大家很多提问。很多人的问题都是:我为什么改不了?我总是这样,但是我改不了。

我的回答总是说:别老批评自己,越批评自己越改不了。因为你的自尊水平在不断地下降。你已经耗费了大量的力气在批评自己这件事上,所以,你就没有力气去改变了。

你要真的想改变,第一步,接纳。虽然我是一个有缺点的人,虽然我是一个犯过错的人,虽然我是一个曾经伤害过别人的人,但是我依然爱自己,我愿意接纳自己,我可以做得更好。

你看,当你接纳了自己以后,你才能够产生自主的情绪,才能够有自我的选择。有了自我的选择,才能够把事一步一步地做好,所以,这里边说改变的起点,是接纳自己。

最后,我们说,追求自主的意义是什么?

首先我们知道,这个社会上大多人都在追求个人目标的自由。

什么叫个人目标的自由?我要追求财富自由,我要追求买房自由,我要追求买公司自由,各种各样的个人目标的自由,无穷无尽。甚至你有几千亿,几万亿的人,还老觉得自己的钱不够花,还需要更多的钱。这种个人目标的自由,导致我们放弃了大部分的个人自由。

这话听起来像绕口令一样——因为你需要追求很多个人目标,所以导致你放弃了很多个人自由。你去做了很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

而真正的自由是什么?最后这一篇就跟我们在讨论,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我觉得,这个话题很值得我们认真地研究一下。

作者说:“自由意味着真正的自主。它意味着以一种不受内摄、僵化的内部体系、使人麻痹的自我批评,以及否认限制的力量的约束而行事。自由意味着有自主的意愿,意味着人们在行动中被真正的自我所掌控。”这就是他对于自由的定义。

社会环境的确会造成很多约束,会影响人们个人自由的这种程度。但是,它不能够决定自由的程度,就是社会环境只能够影响我们的自由度,但是它不能够决定我们的自由度。

怎么样能够评判一个人是不是自由?你看,“假如某个人进入某一情境并立即开始指挥周围的人,那他就不是自主的。”

“因为真正的自主与联结相伴相随,还涉及尊重他人。那些一开始就对身边的人发号施令的人们,无疑是感受到了来自内部或外部的压力,从而试图控制他人,这只是压力的一种表现。如果一个人是自主的,他会首先接纳环境,然后立即尝试改变它。”

所以,作者说,真正自由的人是不会一到一个地方就马上指手画脚去“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的。他应该首先是观察,然后接纳,融入。接着,大家相互保持尊重,一起来解决问题,而不是想用控制的方法。

极大的控制欲,代表着极强的不安全感。他没有找到自主的感觉。自主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

这本书的每一篇真的值得大家好好读一读。虽然这么薄,但是这是心理学上的经典书。

最后,因为我知道你们听完这本书,会觉得挺难的。这个道理我现在听懂了,觉得自主真的很重要,让孩子自主也很重要,但是我还是想控制,我觉得很难。这种话说多了,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

所以,作者在最后说:“与此同时,人的弱点是显而易见的,并且能从本质上限制人的自由,存在主义的立场给我们每个人都带来了重大挑战。它告诉我们,我们确实要对自己负责,它要求我们接受这一责任,而不是屈服于混乱和控制的力量。

作者能够理解大家的不容易,能够理解人性的弱点,能够理解我们特别容易去控制,特别想要去控制别人。但是,你得相信,虽然外部的世界有这么多的混乱和控制,但是我们自己必须得承担起我们的责任。我们得自己做出自主的选择,得重新理解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和方法,才能够改变我们自己,进而影响我们的孩子,影响我们周围身边的人。

希望这本书能够提醒大家,内部动机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够生活在心流之中。你每天至少得有那么几次处在心流的感受当中,能够感受到自己沉浸地和周围的生活融合在一起,而不是疏离地、痛苦地生活。

这本书里有几个词,我希望大家能够记住:内摄是不好的,自我卷入是不好的,疏离是不好的。那什么是好的呢?整合是好的,真实是好的,自主是好的。希望大家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在今天的互动话题中,我希望,大家可以在留言区写下,自己打算重新思考对哪些事情的看法。

我觉得,如果你读完一本书之后能够有这样的反思,那么,这本书在你的生活当中,一定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希望大家能够留言给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关于自主 幸福来自于真正的自主。这本书的愿景:如何才能永远带着乐趣和好奇行去学习、工作和生活。 为什么自主和控...
    次第前行阅读 384评论 0 3
  • 读《内在动机》的第21天,这本书我看得很慢,因为每天都能在书中获得一个新知识。 本书作者是爱德华·L. 德西,社会...
    章鱼小丸子m阅读 835评论 2 1
  • 不为奖励或外界控制驱使的内在动机,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是需要被珍惜和鼓励的。 而内在动机来自三点: 自主:不受外界...
    梦小迢阅读 348评论 1 0
  • 内在的自我,是一系列与世界相互作用的潜力、兴趣和能力。 真正的自我始于内在的自我,源于我们内在兴趣和潜力,源于整合...
    木木大学姐阅读 456评论 0 1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4,662评论 16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