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醉

饮中仙,醉中鬼

世上有两种人,一种嗜酒如命,一种滴酒不沾。

嗜酒如命的是季今朝。

滴酒不沾的是莫不闻。

两人对坐,季今朝拎着个酒葫芦,仰着头,咕噜噜灌了两口。

他无酒不欢,无酒不饮,却也无酒能醉。

莫不闻端着一杯茶,吹拂开,十分斯文的饮了一小口。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当浮一大白!”

“季兄算是太白知音!”

“太白倒是饮中仙,我最多是个醉中鬼!没酒了,看来我身上的酒虫又要咬我了!”

“没料到上剑阁能遇季兄,不然定备好酒!”

“怪哉,你我二人,一人饮酒一人饮茶,却能相交,算是天下奇闻了!”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是啊,无奇不有,却不知我季今朝能不能今朝醉!莫兄,腹中酒虫作祟我先走一步,改日约你上峨眉赏日!”

季今朝拿着个酒葫芦,扶着栈道走得摇摇晃晃。

等到莫不闻斟第二杯茶,远远飞来一片竹叶落在杯中漂浮。

莫不闻真不闻不问,端起茶便饮。

“真是不怕吃死!季今朝呢?”

莫不闻的茶杯空了,手慢慢放下来,又去拿另一只茶杯。

“你来晚一步,他刚下山寻酒了!”

“哼,别叫我抓住他,否则……”

金铃儿把茶杯往桌上一拍,那一片竹叶刚好被水震到桌上。

“看看,美人蛇的毒信都落到你茶杯了,还坐在这里吃茶!走,跟我一同去寻季今朝!”

“铃儿姑娘怕是忘了我叫什么名字了!”

金铃儿手腕上真有一串叮铃铃的金铃铛。

“没忘,你叫莫不闻,你不闻天下不关己之事,但是你闻天下奇珍异宝!”

“所以呢?”

“所以,我有天下奇珍献给你,你替我捉住那负心的季今朝,成交吗?”

“小姑娘能有什么奇珍异宝,不若莫先生闻闻我花美人的香,看看还有什么能比得上!”

小亭外的栈道上,花美人裸着一双脚站在绳索上,像一朵迎风绽放的鸡冠花。

“太白如见此场景,怕也羞于感叹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莫不闻放下杯盏,学着季今朝的样子扶着栈道下山。

峥嵘崔嵬的山石下是滚滚江水,浩浩汤汤的奔流,浑浊与清流难舍难分。

下了剑阁,花美人倚上来,手臂水蛇一般缠上莫不闻。

“我突然发现,莫先生比那个季混蛋好太多,我决定以后都跟着先生!”

“在下怕是消受不起!”

莫不闻只是快走一步,花美人水蛇一样柔软纠缠的臂儿便落空了。

莫不闻只管往前走,每走一步,身后的人就往后退数十步。

金铃儿的铃铛摇得叮当响,气得一跺脚:“一个德行!”

“都说这天下莫不闻不想要人跟,就没人跟得上,他的追云步名不虚传!小铃儿恐怕得回家哭鼻子了!”

“臭蛇精,要不是你来搅局,莫不闻就跟我走了!”

酒是救命药

初夏的锦官城透着朦胧的明媚,在一种潮润的气氛中生长人的懒散。

季今朝懒洋洋的躺在竹椅上,一只手垂在地面,一只手拿着酒壶灌酒。

他的脚有一搭没一搭的蹬着地,人在竹椅上来回荡。

瑶酒娘扔了一块抹布盖在季今朝的脸上,叉腰怒道:“我招的是小二,不是大爷!”

季今朝拿开抹布,道:“酒娘的店,连块抹布都是酒香,今年的高粱酒真好!”

他翻身站起来,把抹布搭在肩上,喝掉酒葫芦里的最后一滴酒,然后去了前堂。

锦官城里大白天喝酒吃茶的人比其他地方都多。这也是季今朝爱来蜀中的原因。这里的人,似乎天生就是为了吃吃喝喝而存在,在这里坐一天,仿佛一天二十个时辰。

有人觉得这时间太快,有人觉得这时间太慢。

“哎呦,还是这里的日子畅快。”

“老乞丐,喝一杯?”

季今朝的抹布还在肩头,手里的酒葫芦却满了。

“不不,老头子就在这里闻闻酒香,要是有一碟卤豆干下酒香,那滋味……啧啧啧!”

“我倒是第一次听有人下酒香的,等着……”

季今朝端了一碟卤豆干搁在台阶上,然后解开酒葫芦的嘴儿,给老乞丐倒了一杯酒放在面前。

“怎样?”

“甚好!”

季今朝笑吟吟地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在鼻子跟前闻。

“只闻不喝,该是天下第一酷刑了!”

说完,季今朝就轻呷了一口酒滋味,那舌尖碰到澄凉的液体,就跟活了一般,喉咙一滚动,便吸进一口。

瞬间满腹鲜活。

老乞丐端起酒杯深吸一口,然后拿起一块豆干嚼。

他嚼得极其缓慢,像是为了延长这种滋味一般,一条豆干一鼻酒香。

季今朝也拿起一条豆干,咬一口豆干,灌一口酒。

一条豆干要三口酒。

“好久没喝得这么畅快了!”

老乞丐放下酒杯,从自己的破布口袋里拿出一个碧玉的酒葫芦。

葫芦只有拇指大小,色泽莹润,内里还带着些水色的红。

“酒逢知己千杯少,赠你一物,算今天的酒钱!”

季今朝拿着碧玉酒葫芦对着光看,发现那小小的葫芦嘴竟然能够揭开。

他将那葫芦嘴揭开后,竟闻到一股前所未闻的酒香。

季今朝只觉吸了一口后,鼻腔里,嘴里,胃里,甚至他浑身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这美妙绝伦的味道。

顷刻间,他方才喝下肚的酒都成了水,满肚子晃荡。他喉结来回的耸动着,一种难耐的饥渴攫住他。腹中的酒虫顺着那碧玉葫芦里难言的酒香,在血液里不安的蠕动。

季今朝一会便脸色燥红,两双眼贼亮贼亮的,里面闪着饿狼的绿光。

瑶酒娘从背后一把拽过季今朝手里的碧玉葫芦。

“这东西是个好物什,就拿来还你的酒钱!”

“给我!”

季今朝猛地起身,后腿有力的瞪地,右手长伸,眼见着就要碰见瑶酒娘的手。瑶酒娘后退一步,腰间抽出一柄舀酒的勺子,对着季今朝的手一顿猛敲。

“喝酒喝魔怔了!”

季今朝的手垂下,眼里的绿光散去,脸上神情松动。身上的酒虫似乎也平静了。

他道:“还真是喝魔怔了,这就是一缕酒香,要是一壶酒……”

话没说完,他的眼睛又亮起来,上前一步握住瑶酒娘的手:“酒娘,你可得救我!”

瑶酒娘一甩手,道:“你活得好好的,要我救?病了疯了,就去看大夫!”

“不不不,我这病,其他人都不行,唯独你行!”

“呵,莫不是跟酒有干系?”

季今朝竖了个大拇指,道:“你闻闻,那玉葫芦里的味道!”

瑶酒娘皱着眉头闻了闻,眼珠一缩,将手里的瓶子朝空中一扔,转身就走。

季今朝眼明手快地接住瓶子,叫了一声:“酒娘!”

“你走吧,我这里的酒想必你也不会再喝了,那瓶子里的酒我酿不出!”

“酒娘可是认识这酒,要是认识,就告知一二!”

瑶酒娘转过身问:“谁给你的酒葫芦?”

“就你店门口的老乞丐!”

“乞丐?季今朝,我看你快逃吧,晚了就出不了城了!”

季今朝不明所以,道:“奇怪,好好的我为何要逃?”

瑶酒娘脸色微沉,推着季今朝走到店门口,道:“我这店你不能再呆了!”

季今朝站在酒坊门口,无语望天。良久后,他提着他的空酒葫芦慢悠悠地出城了。

不是还约了莫不闻上峨眉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醉是人间好滋味 季今朝还没来得及上峨眉,出了锦官城十多里地,半道上遇见一顶极华丽的轿子。 “季公子,寒舍备好酒菜,...
    药书生阅读 43评论 0 1
  • 诗经全文及译文 《诗经》现存诗歌305篇,包括西周初年到春秋中叶共 500 余年的民歌和朝庙乐章,分为风、雅、颂三...
    观茉阅读 17,972评论 0 15
  • 关于旅行,最接受不了人山人海,那种拥挤又炎热的感觉,真的不是去度假,而是加班啊!理想中的旅行方式就是去偏冷门又风景...
    Aki_敏阅读 72评论 0 1
  • 顾漫: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 01 阳光海岸咖啡馆,幽暗静谧,吧台下面是个巨大长方体鱼缸,锦...
    小兵写作业阅读 533评论 38 32
  • #亲子记录# 我家大女儿蜜蜜还有两个月满5岁,她班上有个好朋友L,比她大半岁。一直以来我都感觉两人很亲密,整天向各...
    Ekia_艾琪亚阅读 7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