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此幻夜,再无白夜——新海美冬与唐泽雪穗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忆水寒的清浅拾光

第一次接触东野圭吾的书是《白夜行》,记得书刚拿到手时就拼命的看,一刻都不舍得打断,脑袋像被上了发条一般高速运转。离奇的情节,诡异的突发事件,看似无关却环环相扣,看似无意却是至关重要的节点。《白夜行》无疑是作者高产中的经典,它对人性露骨的拷问,直逼每个人身体里的另一个自己,迷途指点,发人深思。


大学那被荒废的青春时光,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把三毛的书全部从图书馆搬到宿舍,然后趴床上旁若无人的看,找寻生命中的重影,和那遗失在角落不被人唤醒的童年。

除了三毛,东野圭吾的每一部作品也都让我爱不释手。

无论《白夜行》,《恶意》,《解忧杂货店》,《布谷鸟的蛋是谁的》,还是《嫌疑人X的献身》,《湖畔》《幻夜》,真真假假,亦幻亦真,充满了让人琢磨的味道。一直觉得扑朔迷离才够味,够烧脑,够让人意犹未尽。人大多都喜欢追求新鲜刺激的,越是意想不到,越是情理之中,尽在掌控,却出其不意。

东野圭吾的作品结局都很意外,往往越到最后真相越明朗,所有合理的推理也都在其中,按着预订的轨道就该是那般发展的,可是临门那一脚动作轻而快,让你猝不及防,你还睡意昏沉就已经戛然而止了。

就如著名节目主持人情感专家涂磊说的,你以为的只是你以为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许这本就是个真假难辨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之外,作者又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那里有更广阔的天空,和更让人向往的人生。

《白夜行》里桐原亮司之于唐泽雪穗,《幻夜》里水原雅也之于新海美冬,爱,让他们甘愿牺牲自己,杀死自己的灵魂,乖乖做被爱的人手中的木偶。爱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成全,为你生为你死,为你做不可能的事。

尽管这种爱是畸形的,歇斯底里的,发疯的,甚至让人倍感压抑,或者在我们看来是难以理解的。但是对于他们一开始就被逼无奈而选择活在地狱里来透视仰望这一份爱来说,这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唐泽雪穗和新海美冬,美得不真实,美得犹如圣人,却理智得浑身散发着道道寒光,把任何一个与之接近的人逼退到退无可退。她们所做的一切都有强烈的目的,而与之配合的人也都甘之如饴,桐原亮司和水原雅也的死,于唐泽雪穗和新海美冬而言,既是结束,也是开始。

桐原亮司死了,所有的线索都至此止步,唐泽雪穗说过“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吗?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因为她什么都没有,金钱,名利,地位,唯一有的就是亮司和他给的爱。亮司就是她黑暗世界里的一缕光,而那光也随着亮司的死灭了,消失了。

所以在大雪纷飞的夜晚,在亮司的尸体前,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因为亮司而保留的一丝人性至此也不复存在了。

再无白夜。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从某种意义上说,新海美冬是作者对唐泽雪穗的不舍,有人说新海美冬就是亮司死后的唐泽雪穗,到底是不是我觉得没必要计较。而新海美冬是否真正爱过水原雅也,我想如果真的爱会很自私的,容不得任何人中途闯入,或者参与彼此间的生活,所以答案不言自明。我们也只看到雅也一直都在被动执行美冬给的任务,虽然不曾主动,但是雅也是有血有肉有爱的,更是爱着美冬的。

至于新海美冬到底是不是冒名顶替,仿佛都已不重要了,在杀死舅舅的那一刻灵魂死了的雅也也死了,知道前前后后踪迹的加藤也死了,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做过些什么,她想要忘记和抹去的过去都被雅也的死带走了,这一刻她是否会感觉轻松呢?雅也在扣动扳机前说的最后一句话还是“没人能进入只有我和她的世界”,雅也知道自己从头到尾都被利用了,可是他还是爱着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自欺欺人的他还是选择了保护爱的人。

而被小心爱着的美冬,在得知雅也被炸成了碎片后,她的表现就好像丢弃了一支再也没有用处的口红一样轻松,她已不再是人,而是魔,所有的人性在她身上已经泯灭殆尽。

她说这么美好的夜晚还是第一次看到,简直像幻夜一般,虽然她已经拥有了所有女人都想要的一切,但对她来说她的黑夜是永远都照不亮的,只有幻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