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上大学的时候我和S先生和L小姐并不熟,但是你知道的,每个寝室都有一个掌握班级资讯前沿的姑娘,所以像我这种深居简出,在班里毫无存在感的人,对于班里的事情估计有时候知道的比当事人还要详细。其中听的最多的是S先生和L小姐的故事。

S先生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据说当年高中学文,把高中文综三本书背了整整十五遍,大学也毫不谦虚的稳坐我们班第一的宝座。L小姐呢,班里的宣传委员,文艺骨干,运动会时硬是带着我们这帮学金融的女生跳了一支hip hop,把旁边美女如云的新闻学院都比了下去。S先生大一一年都在自习室里忙着把屁股坐穿,L小姐则忙着拒绝各式各样男生的追求,就连我都曾在宿舍楼底下被拦住让帮忙给L小姐带花。

大二时估计是S先生已经巩固了在班里的一把手地位,男性荷尔蒙终于得到了复苏,在班里搜寻了一圈,和S小姐表白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L小姐连犹豫都没有答应了,天知道大一的时候L小姐拒了多少个外形条件好过S先生,还是各种社团副社长乃至社长级别的人物。S小姐只说她喜欢有目标踏实的男生,将来能成事。于是才子佳人,在大学开始了羡煞旁人的爱情。我在我周围的情侣里面对他们这一对倒也是挺喜欢,一起上课,一起吃饭,很少在旁人面前秀恩爱,却时时让人想感叹一句:爱情啊,真是美好。有时看着他们,我觉得我的岁月都开始静好了……

然而关于大学恋爱的形容词,往往除了美好还有短暂。

S先生和L小姐挺过了别的小情侣间的分分合合,挺过了假期不在一起的异地,但是在面对未来的时候,他们犹豫了。L小姐成绩一般,家里条件却不错,人又长得漂亮,想着大学毕业学好英语就出国。S先生稳坐年级第一,不保研都对不起他刷的那么多个夜。而且S先生有一个弱点,他英语并不好。不像小说里的学神,各个都是全才,上能中华历史五千年,下能ABCDEFG。S先生的英语应该是他所有强项里唯一的软肋了。其实说实在话也不能算软肋,我们这所位于魔都的大学,里面多少上海学子从小把英语当母语学的,S先生从北方来,水平应付曾经的考试绰绰有余,但是真枪实弹的跟人拼还是有点虚的。况且学校给了S先生留在本校读研的各种优惠条件,校外导师,实习都为他考虑好了,在我们这帮小弱们还不知道自己未来在哪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S先生投行精英日进斗金的未来了。S先生但凡是精神正常都会知道他该怎么走。但是两年的感情,对方已经渗透在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哪能说放就放。但S先生能有这样的成绩并非偶然,他很理智,知道自己无法陪L小姐出国,就算心里再不舍,还是提出了分手。当时室友跟我讲这一段的时候我感动的鼻涕都流出来了,就差唱一句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

后来那一个月每每在教室或者楼里见到L小姐的时候,她眼睛总是红红的,看的我一个女生都要心疼了。S先生在微信里发了一句single

dog后就删光了以前所有的微信,这么苦情的剧情看的我这个外人小心脏都一颤一颤的。正当我为这被现实打败的爱情感到惋惜的时候,有天上课我看到S先生和L小姐又坐到了一起,晚上室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更新了最新消息,他们俩复合了……简单来说就是两个人觉得分开太痛苦了,于是女孩放弃了出国,决定留下来工作,陪男孩读研,继续他们岁月静好的爱情。

于是我们旁人又开始赞叹爱情真伟大了。于是暑假回家时我本着弘扬正能量的精神给我的家人朋友把这个故事都讲了一遍。如果这个故事讲到这里结束那一定是所有人喜闻乐见的校园爱情故事,印证了那句“我们都觉得分开对彼此都好,却没想过在一起对两个才最好”。

可是故事在这里并没有结束,等我暑假回到学校的时候,室友又告诉了我最新进展。女孩在这个暑假办好了出国的所有手续,就等着offer下来直飞英国了。我说可是她不是为了留在国内工作已经开始实习了吗?室友说:呵,才不是!是招她的公司跟她承诺如果干的好将来被留用有外派学习的机会,她才决定暂时不出国了,后来知道一年才一个名额,就不做那份实习,决定自己出国了。那天S还和我男朋友吐槽呢,说L一身公主病,天天想着要把别人踩在脚下,才迫不及待的出国镀金呢。

于是他们就这么分手了,第二次分手,远比第一次来的干脆,也比第一次留给对方更多的不快。两个人终于沦落到了在其他朋友面前数落着曾经另一半的种种不好,也顺道着数落曾经自己眼瞎。爱情终究是被现实打的落花流水,连最后的骄傲都不在,只有变了质的酸味,弥漫在空气中。

这个故事到这里是真的要结束了。

L小姐大四结束就走了,大四一年也没怎么出现在学校,再后来就没有消息了。S先生在本校读研,我有幸继续跟他同班,看着他实习考证当学霸,也看着他研二时找了新的女朋友。是温顺的姑娘,低眉顺眼的,总是跟在她身后。她没有L小姐耀眼,却比L小姐更适合。他们秀过恩爱,也慢慢归于平淡。

转眼研究生就要毕业,S先生早已被内定了了内资投行,一切顺风顺水,如他自己和每一个人想的那样。毕业聚餐时老友相聚,喝着喝着开始肆无忌惮,不知是谁开了不合时宜的玩笑问他是否还记得L小姐。

他沉默了很久,在我们以为他都不会回答的时候,轻轻说:我记得她刚跟我在一起的那天我们在校园压马路,她在路边喂猫,笑起来比小猫都好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