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疯婆子-船卧

近7点,终于到了兴坪。

刚到村口,背着孩子的姑娘问:要吃饭吗?

我和chimp一阵欣喜,如此热情淳朴的山村。

于是我们一块到了姑娘家的饭馆.......

吃完饭,到河里洗澡。

才一天的脚程,漓江的水温骤降。洗完头,硬着头皮蹦进水里,冰冷冷地,凉得让人直起鸡皮。

刷刷刷,冲完了身上的泡沫赶紧上岸。洗衣服时,遇着村里的大叔。递过烟搭讪:山里的地下水更冷,现在去取水,水温跟冰水相当。

算是长了见闻。


失踪

7点半不够,整个兴坪的岸边几近无人。干脆在路上一台面包车后面扎营。

拿了本子去大牌坊下面记事。刚开始还会记,chimp甚至还把我们从桂林到兴坪的地图给画了下来,坚持不久,就停了。

坐了十来分钟左右,实在呆不住。热、蚊子多得像是岸边的石头变成的一样,多,而且咬得狠。

穿短裤的小腿要被咬成泡泡纸。

回到帐篷,发现chimp不见了。

从牌坊到小码头,来回转了一圈也不见人。心里有些着急。

大概是找地方方便了吧,又或是偷偷地找店开小灶,又或是扶老太太过马路,又或是上山捉蜗牛......等等,开小灶!妹的,必须是这样好吗!?

不管了,换了长裤,坐在帐篷旁边的石阶抽烟。


疯婆子

看见一个人影,佝偻着远远地从码头方向走过来。

这一段路没有灯。看不清人。

chimp?!我叫了一句。

没有应答,人还是径直地向我走来。

眯着眼盯着人影,越走越近。一个老婆子,手上拿着一个布袋。浑身穿得灰溜溜的,加上天色暗,所以一直到现在我印象里都只有一个人影。

老婆子凑了过来,开始笑嘻嘻地跟我说话。一说一笑,牙齿露了出来,参差不齐,应该还挺黄的。一边说,一边举起了右手伸出了食指指着我。

说了一大轮,全是当地话,加上牙齿走风,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

那时也是挺单纯的,完全没有老人家会讹人的念头,只怕是老太太精神不大好,不知道怎么回家。示意她坐下来,跟她说老太太你说话慢点,我听不清。你的家在哪,我带你回去。

老婆子没有坐下来,继续说。这次我终于听懂了。

你明天是不是要去杨堤呀?我家里有船,他们收多少多少钱(画外音:这里忘了价格了,抱歉啊抱歉我为数不多的听众们求放过→你来打我呀!),我搭你便宜5块钱。

然后后面的叙述就有点离奇了,而且很零碎,我尽量还原一下→对了,这也是画外音。导演!这剧本写成这么挫,真能拍吗?!

老婆子开始说家里的事。是的,完全不管我听不听不管我想打断说她好啊好啊我们明儿搭你的船你乖乖回家好吗?

家里有两个?儿子,然后大儿子去了外面打工,小儿子在家,然后也不管她。她自己一个人生活,然后好吧,恭喜你,又猜对了,我只记得这么多了。

听起来是一个惨淡的老年故事,但老婆子笑嘻嘻地说,一边笑,一边用右手捂一下嘴,然后由伸出来,用食指不断地指着我。

真的吓坏了好吗?!

一连贯地跟老婆子说好啊好啊,我明儿搭你的船。我们明天早上见好吗?

不知道说了多少回,老婆子终于走了。走的时候还在笑,用右手捂着嘴。

ho,我长长地舒了口气。快步走向有灯光的大牌坊。


失踪2

chimp!chimp!

一边走向大牌坊,一边大声吼。心里还是一阵怕。

被身高两米的大汉打劫,一脚踩空摔下悬崖,走在嵩山峻岭弹尽粮绝吃野菜喝雪水,出门之前各种惨状,各种意料不到又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脑补过了,就是没想到会在这么一个黑漆漆地角落遇上这样一个疯婆子。

等等,你能确定那真是一个人。

想着,不自觉地回头看。一个影子都没有,看了看周遭的黑影,老感觉有人在里面。背脊骨发凉。

跟自己说别自己吓自己。快步走,继续吼。

chimp!

喂!

听到有人回话了,不确定在哪。

先走到有灯光的地方再说。

chimp!喂!chimp!喂!如此来回几次,我急了。

你大爷的!在哪!赶紧出来,我找不着你。

几秒后,看见有人从河边爬上了堤坝。chimp上别人的竹排玩手机去了。


船卧

在帐篷里跟chimp说了遇上疯婆子的事。

你没看见她?

没呀。我在船上,没留意。

你真没看见!?

别疑神疑鬼了好吗!chimp不耐烦地回了句。

算了,真也好假也好,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

也就放开了。

躺了十来分钟,实在睡不着。

水泥地热得像铁板,旁边的墙壁也透着热气。一摸身下,整件背心都湿透了。

要不,去船上睡?chimp提议。

人家的船,我们大晚上地睡上面会不会当贼办,第二天睡醒,被人看见了会不会被讹东西丢了。我想想,觉得不太合适。

怕什么,我们起得这么早。我刚在那坐的时候也没人来。再说,不至于这么彪悍吧!

想想也是。

批一件薄外套,在船板上面铺防潮垫,就这样睡了。


摸螺

还是有点早,才十点左右。睡不着。

听见江里面有人声,翘起头去看。

有人带着头灯,低着头,在对面江边走着,像是在找什么。

丢了劳力士也用不着这样找吧?我跟chimp在研究他们到底在干嘛。

琢磨不出,干脆大声吼:你们在干嘛呢?

对面的人停了下,望向我们,头灯直射到眼里,眼花缭乱。

然后又转了过去,没回话。

不甘心,估计没听到:你们带着头灯在干嘛呢?

摸螺子。

终于回话了。

小的时候,村子里的大人也会在晚上去河里。

肩上背着用储电池和捞网组合的简陋电鱼器。晚上捕鱼回来,几个大人坐一起,把鱼炸了,就着啤酒做夜宵。

一直想跟在屁股边上看大人捕鱼,没出门就被吆喝回去,关了门。

心痒痒的。那是怎样一个场景:一条黑漆漆的河里,带着头灯的大人,像萤火虫战士?

今晚,算是完了儿时的心愿。


星星

披上外套是明智的。

入夜后,开始凉。半夜迷迷糊糊中发现旁边没带衣服的chimp冷得缩成一团,低声问:要不要回去拿衣服?

算了。chimp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句。

半睡半醒,看着天空。

是漫天的星斗。认得猎户座的皮带,仙女座的王冠还有北斗七星。

在完全没有人间灯光的漆黑的无尽的夜里,每一颗星星都显得格外得透亮。一颗挨着一颗,似乎是星星的春运,所有的星星都挤在了一起。

卧槽,是银河。

惊诧地发现。

第一次看见传说中的银河,足以为记。

------------------------------------------------------------------------------------------

倒数339

nice night!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