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妹妹诉诉衷肠

房子是自己盖的没有一间属于我,卧室还有婆婆一个衣柜,衣服没地放年前新买两个衣柜,刚买回来你姐夫当着我和她妈面就说给她妈一个,之前也没和我商量,当面我也没好意思说啥,钱有都在我手里,不是自己挣的不能做主也不敢花,不喜欢又脏又邋遢,从不收拾卫生还可劲造的人,厨房年后擦好几次了,现在又不行了,我喜欢干净利索讲究人,我在讨厌她,她之前在怎么牲口,在怎么把事做绝了,我现在都不能往外撵她,看见她总想起她以前的所做所为,心里难受,这憋屈的日子无处诉说,我觉得不等给她们养老送终就得先给我憋屈死,孩子长大了也不听话也用不着我了,我啥都能放下,只是离婚了,我什么都没有,想去你妈那待两天,住着上厕所洗澡什么的都不方便,你妈要不上班来我家待着方便,出去散心也不是长久之计,出去多久最终还是得回来,过完年和你妈联系几次,你妈一次没有联系过我,昨天给你妈打电话她问我是谁,我有点蒙,我不看通讯录只记得三个人的电话号码,一个是我爸的,一个是你姐夫的,一个是你妈的,有句话是“你不主动我们之间就不会有故事”但在我这就是我不主动好多关系就断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不上班闲的总是很悲观,总是想不开心的事总觉得没人理解我没人懂我,没人能体会我心中的痛,和曾经的仇人一起生活是多么痛苦,“孝顺”这两个字太过沉重,我心里有些吃不消承受不了,总是在崩溃的边缘徘徊,好想能出现一个人救救我,能给我一个家,属于我自己的家,我能当家做主的家,有点小钱,自己能肆意挥霍的钱,不是有多少钱都只能看着,四十岁了,最喜欢的首饰就是戒指,没有属于自己的戒指,不是买不起,是不能买,自己挣得钱舍不得,家里的钱老人的钱不能动,你要给我买,我自己不缺钱怎能让你花钱,我也想好好上班攒钱买个好点的戒指,可是两个孩子,基本一年到头也剩不下钱,不想买便宜的,现在手上两个戒指,一个是别人送的,一个是捡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戒指,一直当戒指戴,觉得自己好多朋友,可就是没有哭诉的地方,结婚这么多年海月都十九岁了,说良心话没受过太大的累,可是受过的气,受过的伤害,受过的委屈折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不知道什么样的结局才配得起我这辈子吃的苦受得罪,错把陈醋当成墨,写尽半生纸上酸,更怕醋墨两相掺,半生苦涩半生酸,我自己心里明白只要能想开,能放下过去就能幸福,可是过去都是血淋淋的事实,都是真真切切发生过在我身上的,想起来历历在目不管过去多久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大多数的人也许觉得是我斤斤计较,可被迫吞下委屈的人是我,总是旧账重提那是因为从没有被妥善解决,不敢回头看曾经走过的路,也不想知道那些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我只知道只要还想活着就还得熬着,想就憋屈什么都不想就没有烦恼,可是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的心,关关难过关关过,夜夜难熬夜夜熬,悲喜自渡,他人难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