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仪之邦”之“礼”的核心和内涵

“礼仪”,是很博大精深的,而且很解决实际问题。现在我请你设想这样一个场景:

公司开大会,会间休息,董事长、分公司经理和你的部门主任都想吃瓜,秘书马大姐听说你很懂礼,就把任务派给了你。你要给这三位领导切瓜端上去,问题来了:怎么切才不失礼,是要切成一模一样的,还是给每个人用不同的切法?

今天社会提倡的“讲文明,懂礼貌”和传统意义上的礼仪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礼的核心和内涵

上面提到的公司切瓜的问题其实在《礼记》里面是可以找到标准答案的:

为天子切瓜,削皮后要切成四瓣,再从中间横断,用细葛布盖着呈上去;为诸侯国的国君切瓜,削皮后把瓜切成两半,再从中间横断,用粗葛布盖着呈上去;给大夫只削皮就够了。士和庶人自己削瓜,削皮后把瓜蒂去掉直接咬着吃。

微信图片_20190621225100.jpg

一个切瓜就这么复杂,更别说穿衣吃饭、起居坐卧、待人接物了,这一套下来,确实是够复杂的!“礼仪之邦”的称呼也确实是名副其实。

只是,你发现了吗?给天子切瓜和给大夫切瓜差距很大。如果一个人在家,自己用天子切瓜的礼仪来自己吃瓜呢?这在孔子看来就是最担心的事情。

礼的核心意义,就是“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使所有人各安其位,谁也别做非分之想,以此来维护宗法社会的和谐稳定。

你看一个人手中是几瓣,就大概明白了他在社会中的地位,接下来诸如入座、通婚、交际等等的一切社会活动,也都在社会中排了等级。

二、乐也是礼的一种

那时候的音乐和今天完全不同,纯属公共活动,一个人戴着耳机听歌是不算的。今天的演唱会也不能算——它虽然是公共活动,但歌迷们狂呼乱叫,甚至冲出护栏和歌星拥抱,太放纵了,比礼崩乐坏还坏。儒家礼乐是要人节制的,大家随着慢条斯理的音乐,按照尊卑长幼的次序,举止优雅地完成一个公共仪式。


微信图片_20190621225110.jpg

三、礼可以让人各安其位

孔子倡导礼仪治国的宗旨是用礼来约束人们的行为,便于国家的长治久安,所以,每一次王朝的更迭中,都有有违礼治的事情发生,但是等国家安定下来之后,又需要用原有的礼仪制度来约束新的国民。到了我们现代社会,虽然很多繁文缛节已被废除,但是在这种几千年的氛围熏陶下,有些东西的本质并没有变化。
比如,昨天我们六楼的那户人家的大姐从美国回来了,本来欢欢喜喜的事情,最后却听到他们的争吵。今天我听说了事情的大概缘由:这户人家姐弟四人,最小的是个弟弟,上面三个姐姐,三个姐姐都还算出息,老大在美国,老二老三在北京,小弟一辈子受老两口呵护,也最不出息,现在老大不小的人了,还没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昨天老两口把四个孩子叫一起,颁布了一道家令:姐妹三人每人每个月拿2000块钱赡养父母,老小不用出钱,家里的两套房子姐妹三人要签个协议,表明自己坚决不动房子的主意,房子归小弟。

“男女平等”已经喊了很多年了,但是在中国大地上像“樊胜美”一样的女儿家,本质上还是因为所处的环境和“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那个女人出息之后,帮衬娘家乃是天经地义,但是如果要与家里男丁争家产,那就是不安分的女人,娘家骂起来理直气壮,很多邻里也不便说话,毕竟还有老制在。

所以,从根本上说,儒家是要用礼治来打造出一套使社会长治久安的法宝。礼的核心意义就是,每个人都应该各安其位,谁也别做非分之想,以此来维护宗法社会的和谐稳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