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A文友群英会》一江烟火半生情(九)

黄昏

晚霞尽散

风吹过的时候   忧伤弥漫


忧伤弥漫

我认识黄伟,是为了清雅认识他的。

清雅总说,黄伟喜欢聪明美貌有家底的女人。她说,欢姐,你如果是我亲姐,黄伟就不会小瞧我,他会下定决心娶我的。

那时的我讨厌清雅口中的黄伟,对清雅,我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架不住清雅的再三请求,我听闻黄伟有一个项目需要寻求合作伙伴,就预约前去拜访。

那是一个微雨的日子,我准时到达黄伟的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还是至少十年前的装修风格,厚重而老套。最没有品位的是办公桌上的摆件居然都是树脂的,没有一点投资价值,也没有收藏价值,当然也不美观。

黄伟的个子倒还挺拔,说话不卑不亢,不让人讨厌。

我们彼此就项目的投资远景各执己见,但都彬彬有礼。当然我借机了解了他工厂的盈利及管理模式,他倒也不含糊,侃侃而谈,是成熟的生意人的思维,而且人特别值得信任,谈吐间进退有度,完全不像坊间传闻一般,看来黄伟招女人喜爱,也绝非表面这么简单。

告辞黄伟后,我马上打电话给清雅说,你确定我看到的黄伟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男人吗?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啊!

事实上黄伟在工作中是个极度负责任的人。他的公司大小将近170个专利,发明者绝大多数是他和他前妻的弟弟。亲人与利益之间的关系说起来很奇怪,印证了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更可以说没有永远的夫妻,只有永远的利益。

利益来自两个方面,并非单纯是金钱,很可能是情感的需求。比如我们做善事得到的满足感,是功德法财,也是利益。


孤独

我了解到的黄伟确实是个聪明绝顶的男人。同业公司或者市场上进口的设备(机械方面)基本上看看,摸索摸索很快就能根据国内市场生产出成本低廉却经济实用的替代品。你说仿制也行、抄袭也罢,反正几十个不眠之夜,图纸改了又改,画了又画,专利一个又一个,黄伟在他的行业也算是个人物。

这样的男人应该是不容易驾驭的吧?

按照常理,离异后的黄伟应该是喜欢清雅这种类型的女子的。一方面前妻没有多少文化与格局,是个实干家;另一方面清雅是重点中学的班主任,各方面能力、气质、形象都不错,最重要一点,清雅深爱黄伟,并非世俗人眼里的只有金钱在闪烁光芒。

初始追求清雅的黄伟非常绅士,用尽各种方法让清雅落入他的温柔乡中。

最浪漫的一次,应该就是那年暮秋,黄伟约着清雅江边吃饭,这边黄伟热情如火,可清雅却一直下定不了决心应他。黄伟毕竟比清雅大整整十三岁,况且还离异,有一儿子在德国学习工业技术。

黄伟过往的情史中也算阅人无数。追女孩子的技巧是花样百出,问题嫌弃起来也是毫不留情的,清雅不是一点都没有听闻,心里一直纠结着。

但不是不动心的吧?每日里嘘寒问暖,鲜花甜品,首饰珠宝,试问,在这样的攻势下,女人真的能不动心吗?

那个暮秋的晚上,黄伟接了清雅到春江镇临近江边的码头上。清雅是不明就里,黄伟却胸有成竹。越野车后排放着999朵蓝色妖姬,在暗夜里发出诱惑暧昧的香气。车子后尾箱打开,全部都是各式烟花。

看见花的时候清雅并没有什么意外,可是当后尾箱打开时,清雅的泪水夺眶而出。

因为有一次清雅对黄伟说,自己很喜欢烟花,但因为母亲早逝,父亲另娶,没有人关心清雅的需求。即使遇到顾飞,也如同大男孩一样,什么事情都是清雅操办的。

没有想到真有这么一个男人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只要清雅高兴,就愿意去付出。当黄伟点燃烟花时,那炫目灿烂的烟花骤然绽放,璀璨夺目耀眼,在烟花绽放的刹那,你能做的只有惊叹,而清雅泪流成河。

有时候,爱就是这么奇怪。黄伟知道,清雅从此会跟定自己了。


星空

清雅诉说此情此景时,眼里依稀能看到昔日的光彩与不舍,我知道,彼时的她是深爱的。

清雅忽视了爱于黄伟来说,过程永远比结尾精彩,有时候爱是一湾碧水,有时候爱是一轮明月;有时候爱是一抹残阳,有时候爱是一副枷锁。

为什么,为什么清雅就看不明白呢?为什么清雅非要对他满怀期待呢?

两个人只不是一起走过一段路而已,何必把怀念弄得比经过还长!世间所有不尽人意之事,全靠硬抗,所以,要接受成长,也接受所有的不欢而散。

何须谈永恒?何须道别离?

《AAAAA文友群英会》英雄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