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卿佳人,曲骁成歌(连载第五十六章)

96
就是宁姐姐呀
2018.04.01 18:39 字数 3056

"砰!"

林洛天家的大门猛然被一股气流撞开,婉卿循声看去,下意识抓紧了罗骁的衣角。

门口的烟雾渐渐散去,那些来势汹汹的"肇事者"此刻也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一排排身着黑色斗篷,手握一把类似长枪般的武器,斗篷下的脸忽隐忽现,阴影处颇显得有些诡异。

婉卿不知道即将迎接着她们的是什么,但周围的弥漫着的紧张气氛让她意识到这些人来者不善。

黑色斗篷们的领头者向前走了两步,他手中的"长枪"顶端似是一块红宝石,轻微转动枪柄便见得此块宝石熠熠生辉,发出不寻常的光芒。

"人呢?"领头者的声音异常低沉,像机器发出的磁声,又如喉间有异物般的不通畅,这样的声音使得婉卿更好奇斗篷后是一张怎样的面庞。

"什么人啊?"亚索跳上旁边的桌子,随意的翘起了二郎腿,一系列动作之余眼神轻瞥了一眼罗骁与婉卿。

不明所以的婉卿只觉得抓住罗骁衣角的手忽然温暖了,低头望去,罗骁的手正紧紧的握住婉卿,可目光依旧紧锁门口的异类,拉住婉卿后退了几步,保持与亚索水平。

"亚索,看在你父王的面上,我不动你,只要你说出罪人的下落。"

"哈哈哈……"亚索晃了晃脖子,身体朝向领头者前倾,脸上的表情由漫不经心的轻笑一秒转为冷峻,轻抬眼皮,目光如炬"究竟发生了什么,惊动了主教……旁边的狗啊?"

"咻!"亚索话音刚落,一道银光朝向他射来。

亚索猛然抬手,手掌处形成紫色气团,银光被气团挡住,这时婉卿才看清,那根本不是什么银光,而是一根锋利的银针!

"偷袭?你们这些走狗,也只会这个了吧?"银针随声而落,发出清脆的响声,与此同时,斗篷中的一位发出凄厉的叫喊,声音尖锐到几近要逼迫耳膜。

"啊————砰!"叫喊声戛然而止,被亚索气团击中的那位"斗篷"瞬间化为灰烬,只有地上揉作一团的黑衣还提醒着人们刚刚发生的一切。

看到自己的人被亚索杀死,领头者重重的将自己的武器撞向地面"亚索,你是要公然违背主教命令吗!"

"怎么会?"亚索化作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刚刚只是跟你开个玩笑……快走!"亚索手中不知何时又汇聚了紫色气团,突然向领头者推去,另一边催促着婉卿与罗骁离开。

领头者猝不及防挨了一下,向后踉跄了几步,回过神来三人已不见踪影。

"统领,要不要追?"领头者身边的斗篷上前一步问道。

他望着亚索三人离开的方向,摆摆手,"不用了,他毕竟是亚瑟的儿子,走!回去向主教复命。"

婉卿被罗骁拽着马不停蹄的奔跑,体力实在不支,当他们跑进了一个公园时,她终于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凳上,"不行了不行了!"

"来,我背你!"罗骁见婉卿这样,立刻蹲下身要背她。

婉卿眼前突然出现罗骁的后背,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不,还是不用了……"

"快上来吧!他们要追来了!"罗骁催促着。

看见这一幕的亚索挨着婉卿坐了下来,"起来吧,这么久没过来,他们肯定是不追了。"

"呼——"婉卿长舒了一口气,刚刚被罗骁拉着的小紧张还没完全平复,这算牵手吗?他刚刚还要背我哎……emmmm……

婉卿的yy被两个男人的对话打断,"所以他们都是死士?"

"死士的说法更好理解一些吧,不过其实他们都不是人类,准确说都是一些没有生命的东西。"亚索解释道。

"啊?没有生命是什么意思?刚刚不还跟你说话呢?"说到没有生命,婉卿感觉一阵凉意袭来,不禁打了个冷战。

"啊……跟你们也说不清楚,反正呢他们被称之为尸军,效忠于大主教,之所以都戴着斗篷,是因为斗篷下都是尸身,面目狰狞,反正挺恶心的……"

面目狰狞……婉卿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之前自己在家门口遇到的那个怪物,是幻觉吧?

"原来如此,所以他们才会在受到伤害后灰飞烟灭……"罗骁恍然大悟。

亚索撇撇嘴,"哎也就大主教那样的人才想的出这么恶心的东西!"

"不过……他们是来找林洛天的?"除了对刚刚那些异类的不解,婉卿现在更多的是想知道林洛天到底是什么人,他与刚刚那些异类又是什么关系?

"不,他们的目标是涅槃。"

"涅槃?你是说……林烨?"罗骁想到之前林烨与亚索对战却丝毫不逊色,换言之,林烨的能力似乎远高于亚索,他果然不是人类!

"没错,他逃到人间隐姓埋名还为自己换了个人类身份,隐藏在普通人之中这么多年,但该来的躲不掉。"亚索顿了顿,紧抿嘴唇,"那时候还没有我,只听我父王说过,千年前各派纷争,赢者为王败者寇,我们初代血族不幸在战役中败了下来,主教以及当时的所谓正派人士生生屠杀了血族全族,而涅槃是唯一的幸存者。"

"全族?那你们……"婉卿听了亚索的话,倒吸一口凉气,人类世界哪怕是战败的俘虏也会优待,而他们却屠杀全族……

"血族的等级制分明,等级高者血液纯正,封官加爵,能力也强,在当时我们的族人只是血族中略为低等的族人,根本没有参与战争,被处死的也不过是初代血族中的贵族。"亚索干咳几声,"咳,这可是我们族中的大秘密,那些老家伙要是知道我告诉了你们,肯定又要一顿批判了,不过这也是为何世界保持平衡,因为我们的能力远远不及当初的初代血族,只得够各族之间的互相制约罢了。"

"那……刚刚那些尸兵提到的主教是?"

"主教就相当于我们世界的法官,也像你们所说的皇帝吧,不过他还挺神秘的,我只隐约知道一千年前他参与了一场大战,不过具体情况我父王却不肯告诉我。"亚索望向远方,"只是这一次涅槃为保护林洛天现身,被主教盯上……恐怕是凶多吉少啊……"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林洛天与林烨躲在一个山洞中,此刻的林洛天无暇顾及林烨的突然出现,满腹疑问也都抛在脑后,眼前那个曾经最恨的人正无力地倚在墙壁边,面色似更惨白了几分,眉头不时因痛苦紧皱着。

这样的林烨突然让林洛天感觉不安,"哎你……你没事吧?"

听到林洛天的询问,林烨抬起头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小天,我很想告诉你我没事,但我不能。"

"什么?什么意思!"林洛天有些慌了,特别是在看到林烨的苦笑后,"啊!我知道了,你是需要血了吗?我给你啊!我有!"说着林洛天猛的提起拳头向旁边的地面砸去,一时间血液顺着指缝滴滴流了下来。

林烨紧紧抓住林洛天的手腕,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抑制不住的干咳着,"不……不要,小天,从现在开始,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记住。"

"我是初代血族的失败者,本名涅槃,本该与其他同伴一起死在那场战争中的我苟活下来,因为有了你父亲的救助,才勉强隐藏于人世间。"涅槃深深吸了一口气,"你别怪你父亲,都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小天……我……"

"好啊,你要道歉就好好给我活着!"林洛天强忍泪水,自己一直以来憎恶的人其实才是最亲近的人啊!他扶着涅槃的肩膀,"你答应我,你告诉我,你肯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我……我原谅你了啊!我们要好好的,爸爸他,他一定希望看着我们好好的对吗?"

涅槃看着眼前的林洛天,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这个男孩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般模样,自己能报答他们一家的也只有……

涅槃这样想着,一把拽过林洛天,一口咬向他的手腕,鲜血顺势涓涓涌出……

"哥!——"半晌,这个山洞中传出了林洛天凄厉的喊声。

"呵,好一出兄弟情深的戏码。"一位身着红衣的男子出现在洞口,虽然长发披肩却不显得凌乱,明明是男子却拥有比女子更要阴柔的面庞,而手腕处的一抹红色更为引人注目。

可此刻的林洛天根本没有在意到这个神秘来客,满脑子都是刚刚涅槃将自己的血液输送到自己体内,待自己再次醒来,身边躺着的只剩下了涅槃的尸体,他环抱着涅槃,定定的出神,他们明明还没有像普通兄弟一样坐在一起好好吃一顿饭……他怎么就这样抛下自己了?

"他们杀了你哥哥,你不想报仇吗?"红衣男子看着这样的林洛天,脸上浮上了一丝戏谑。

对……是亚索,是他害了我哥!

此刻的林洛天恍若大梦初醒,"我要杀了他,替我哥哥报仇!"

"哈哈哈……你以为就凭你,能杀得了公爵亚索?"红衣男子不屑的笑着。

林洛天这时才意识到面前的人还不知其来历,"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可以帮你,只要你……"

"只要我什么?"

"听从与我。"说着,红衣男子抬起右手,手腕处的红光射向林洛天。

林只感觉眼前猛的一道强光,接着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