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十一 无常(五)

——1——

敖大狠狠地吐出一口浊气,心有不甘地又看了一眼赌坊。

自己竟然被算计了,而且被骗的分文皆无。但是敖大很服气,对方还是摸到了自己的心理,或者说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自己。

敖大心理突然涌上一股恶寒,一开始就是自己?

反复想了好几遍,敖大实在想不出自己最近得罪了什么人,但是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敖大向家里的方向急奔着。

陈府,范无救手上燃着黑色的火焰,谢必安的怀里抱着两个熟睡的孩子,一男一女。

“可以了,动手吧”谢必安声音很轻,似乎是怕吵醒了怀中的孩子。

范无救点点头,手掌一翻,手心向下,火焰像粘稠的液体一般落在地上渗入泥土。

火焰很快就完全钻入了大地,片刻,一声尖叫:“走水了!”

这声尖叫像是开了一个头,无数相同的声音喊了起来,陈府一时间火光冲天。

谢必安和范无救站在火光中,两人的身前像是有一层无形的罩子,火焰包围在两个人周围就是无法接近两个人的身体。

周围是一群慌乱的仆人,有的在救火,有的在往外跑。

“老八,控制一下,不要有伤亡”谢必安小声提醒道。范无救点点头,周围的或像是有生命一样不再变大。

谢必安看向屋子里,陈三小姐正发疯一样的寻找着自己的孩子,声音嘶声裂肺,充满了恐慌。

谢必安满意的露出一个微笑,范无救一直紧锁的眉头也慢慢地舒展开来。

“慈母,但是还差一个人,再等等。”

范无救看向不远处,正在疯狂跑来的鲁哥,点点头。

——2——

范无救睁开眼,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睡着了,就这么站着睡着了。

这会儿已经是深夜了,格子铺异常的安静,只有偶尔的一两声狗叫之声。范无救深吸了一口气,双眼变成纯白之色,毫无杂质的白色。范无救又试着往前走了一步,一股柔和的白光又将他推了回去。

“你还是放不下吗?”范无救轻叹了一口气,双眼恢复了正常,继续站在屋门前。

这会儿是太阳将升未升的时候,最是寒冷,不过对于范无救来说没有什么影响,并不是他不会感到寒冷,而是已经麻木了。

与天地同寿,难求一死说的就是他和谢必安这种人。不过,还是有一些不同,范无救有各种感觉,会有各种情绪波动,而谢必安则正相反。

所以当年两个人犯下的错误,两个人的反应才会完全不同。

“我一定会纠正这个错误。”范无救依然自语,双眼又变得纯白:“我要杀两个人,撮合两个人,你能拦我几次?”

环顾了一下四周,范无救在一个方向停了下来,认真的看了好一会儿:“原来如此。”

说完便踏步离开,看似脚步缓慢,却几步就已经离开了格子铺。

大门的那头,一身白色西装的谢必安重重叹了口气,也消失在原地。

——3——

砖头坐在天台的躺椅上,抽着烟,眼神和飘荡在空气中的烟一样漫无目地飘荡着。

躺椅旁边的小凳上摆着一个烟灰缸,里边堆满了烟头。凳子四周散落着一些烟灰,还有几个东倒西歪的酒瓶。

又吐出一口烟,看着苍白的烟雾渐渐消散无形,砖头站了起来,看向已经有了些蓝色的天空,那里是太阳即将出现的方向。

日出代表希望,但砖头看不到希望。

“烟酒不离,毫无长进。”一个硬邦邦的声音吓得砖头一个激灵。

砖头想问这个一身黑西装的人是谁,不过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很自觉地低下头:“上仙教训的是。”

看着砖头指尖还在闪着红光的香烟,范无救声音更冷:“你又害死陈三小姐。”

陈三小姐?砖头一愣,自己心里确实有一块碰不得的愧疚,但那是……

“这一世,刘晶。”

范无救的话让砖头心里一沉,同时也升起一阵茫然:难道自己和刘晶上辈子就有纠葛?

“上仙是来要我命的吗?”砖头眼神里带着解脱,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依旧怕死”范无救眉头皱了起来:“依旧逃避。”

“除了一死还能怎么办?”砖头惨笑道:“我是个懦夫,我怕死,但我也想死。”

“刘晶尚有一魂一魄”

“什么?”砖头吃惊地看着范无救:“这不可能。”

“刘晶尚有一魂一魄”范无救想了想:“原因不知,依旧危险。”

“我能做什么?”砖头急忙问道:“我想见她,现在就想。”

“你得死。”

——4——

这会儿天刚亮,夜言超市没有什么客人。吕岩坐在银台后边,翻动着那个书写着夜言两个字的本子,时不时往上边写着什么。

“这本子就要写完了。”阿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吕岩的身旁。

“是要写完了”吕岩语气里有些轻松:“也是时候改完结了,我在人间已经太久了。”

“天道混乱,你还能算得到以后的事情?”阿明有些好奇的问题。

“不需要算,只是我很了解牡丹,”吕岩放下笔,放松的倚在椅背上:“你的一番话让她乱了心境,她会有所动作,像你证明人心不可救,当乱。”

“哦?”阿明表情有些古怪:“你确定不是像你证明。”

“不会,”吕岩无奈地一笑:“因为我在她眼里已经不可救了。”

“为什么不解释?”阿明叹了口气:“错不在你。”

“错在我,如果我更坚决,或许已经结束了”吕岩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好在,这一次真的可以结束了。”

“请问,现在可以买东西吗?”随着温和地声音,一脸微笑的谢必安走进了店里。

吕岩转过身,站在阿明的面前,直面谢必安:“小店24小时营业,七爷有什么要的尽管吩咐。”

谢必安露出一丝苦笑,将手随意的插在西服的口袋里:“叫我必安就好。”

“不敢,不敢”吕岩认真道:“无论年岁法力,您都超过我太多,洞宾不敢逾礼。”

谢必安向前走了几步,一脸温和的笑容:“但若论心境,你或许已经高过我和老八太多,七爷实在不敢当,叫我七哥吧。”

吕岩点点头,一拱手:“不知七哥有何吩咐。”

谢必安微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抽出右手,拍了拍吕岩的肩膀:“先收了你的气,我不是来找他的,你也不用藏着他,我不瞎。”

谢必安说完两眼变得纯黑,似乎穿过了吕岩的身体,直直的看着阿明:“你也来了。”

——5——

阿明向外迈了一步,站了出来。这看似平常的一步,似乎有什么东西散落开来。

“没事的,”阿明也拍了拍吕岩的肩膀,走出了银台,来到谢必安的身前,微微一低头:“七哥。”

谢必安点点头:“阿明,好久不见了,你过得还好吗?”

阿明摇摇头:“阿明不悟。”

谢必安摇摇头:“何必说反话,是我不悟,也无法悟。”

阿明坚持到:“阿明确实不悟,七哥确实不能悟。”

谢必安叹了一口去:“所以你还是决定交给我人去做选择。”

“不仅仅是人,”阿明沉默了一下:“世间生灵都可以做出选择,也都要做出选择。”

“这是你父亲希望看到的理念,”谢必安欣慰地点点头:“既然已有决定何言不悟?”

“因为阿明想做人。”

谢必安收起了微笑:“这是错误的,你是规则,最大的规则。所以,你不能是人。”

“我是万千生灵的规则,不为生灵又如何是规则。”阿明反驳道。

“若你是生灵,则在无法站在中立的位置”谢必安变得严肃起来:“我们生于天地初创,目睹了无序之乱,都认可规则之重。”

“阿明没有反对规则,只是这规则若不是生灵......”

“生灵生而有欲,欲深则堕,”谢必安双目变得漆黑冰冷,语气严厉:“阿明,你要天道堕落吗!”

“吾乃天道!”阿明突然整个人气势一遍,一股压人的威势瞬间充斥了夜言超市的每一个角落,旁边的吕岩瞬间坐在了椅子上。

谢必安似乎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冷漠地看着阿明。

“凡世间有生之灵,皆遵守吾之规则,”阿明向前一步,威势更重:“汝安敢多言!”

谢必安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看着阿明,看了很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明朝,万历年,陈府。 火势虽然没有再变大,但陈府已经整个燃烧了起来,呛人的浓烟弥漫了整个空间。 “三小...
    TA君说阅读 96评论 5 2
  • ——1—— 傍晚,夜言超市。 吕岩眯着眼,坐在银台的后边,享受着难得的宁静。 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一个皮肤白皙的男...
    TA君说阅读 114评论 5 5
  • ——1—— 苍南爆发了瘟疫,来的莫名其妙却择人而噬。 目前只知道是通过血液、汗液和唾液传播,所有被感染的人肩膀上会...
    TA君说阅读 45评论 0 2
  • ·01· 很多久经职场的“老手”,身边不乏听到某某年轻人才来公司不到1年的新人就晋升为部门主管,一下子就管理起十几...
    洪都山人阅读 35评论 0 1
  • 不管你是老师还是其它的职业,这一生都会有很多机会去上一堂课。在公司内部做一次技术分享,给新员工培训,去客户那里介绍...
    心水2020阅读 267评论 10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