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满的牧场

圆满的牧场

世上存在着一种人,他们好似不需要朋友---共渡寂寥时光的那种,也可以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风生水起。并且于自在玩耍时,他们好似那不经意间照进黑屋子里的亮光,瞬间就能带给人光明和温暖。这在局外人看来,不免感觉古怪---独来独往、特立独行总是引人遐想,但也有可能会生出对他们自娱自乐的阿Q精神,潇潇洒洒游戏人生的绝佳风姿的艳羡。

此种颇有点批判加嫉妒意味的眼光,自然不太可能真正影响到这类人。他们身上的某些特点,比如孩子般的好奇心,再比如质朴的纯良,早已注定了他们能够始终忠于自己内在的选择与善恶观念,并以此确保他们那充盈的满足感井然有序地往外溢出,流淌于自身周围,滋养环境之际,再顺便有意无意地为社会的普遍福利做出贡献。

常言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上述理论虽非真理,但也需实证方可让人信服。而米哥身负此文主角之重任,不得已在此背景下高调一回,只好顺势仰起头来,露出美好的喉咙,振臂一呼:‘’我来也!‘’,随即闪亮登场。

此时的米哥,正独自坐在自家牧场的回廊上,悠闲地把脚翘在摇椅前方的矮塌上,眼睛望着远处成群结队的肥绵羊,笑眯眯的脸上满是褶子,看上去颇为慈祥。

倘若这会儿留意一下他的眼神,便不难发现它并没有聚焦,只是朝着远方在出神,通常情况下,这种情形表明,米哥并非真的在看绵羊,而是在想着其他事情。而仿佛应景般似的,那双搁在矮塌上的脚还不时晃悠几下,像是在配合他的思绪浪潮。

米哥年方六旬有余,刚开始奔七不到五年。本着时下流行的对男士的称呼准则----六十以前叫大叔,不到八十不叫伯伯的大原则,估且让我们称呼米叔为米哥吧。想来这条规则应该是全球通用吧,而米哥做为一枚新西兰籍的帅哥,自会当仁不让为该条文摇旗呐喊,表示坚决拥护。

市中心的甲级写字楼,窗明几净,大堂弥漫着淡淡的韾香,物管人员西装革履,彬彬有礼地迎来送往,和往昔并无二致。米哥一如既往地在七点半准时来到26楼的办公室,开始一天的繁忙工作。

半年前被总公司派驻到成都,米哥就此爱上了这座城市。于是,利用每个周末及大小假期,米哥逛遍了成都的大街小巷,并用相机记录了普通人的衣食住行、社区活动、市容风貌、历史古迹等等他称之为文化的影相,以此留作纪念,也顺带用脚丈量这片闻名于世的天府之国。

米哥对成都的兴致绝不仅止于人文地貌,可以说涉及到了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就连地铁的施工现场,也引得他连番造访,还饶有兴致地追踪施工进度,进而再连连惊叹中国基建的超高效率。

平日里,米哥虽然和蔼可亲,但除了工作,鲜少开金口,尤其喜爱独处,因而总给人沉默寡言、个性独特的印象。然而,若是有幸和米哥多加接触,一段时日下来,却有可能会对他产生截然不同的感观。这是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外,有着为他人着想的细致与周到,还拥有一颗罕见的赤子之心,只可惜公司里的绝大多数还未意识到这一点,直到这一天的下午。

圆满的牧场

吃罢午餐的白领们,陆陆续续地回到办公室,撑着脑满肠肥的身体,打着哈欠,冲咖啡的冲咖啡,泡茶的泡茶,整理妆容的自去卫生间二次整改,而这一切前奏,不过是开启下午工作前的例行措施,每间公司大抵都是如此。

正当大家各自忙碌之时,不知是谁咒骂了一句:‘’物管搞什么呢,大中午的还允许装修施工!‘’这一嗓子不大不小,倒是提醒了众人的耳朵,隔墙处果然传来了阵阵嗡嗡嗡的闷响,扰人清净。

大家还来不及对此做出回应,突然,桌上的笔记本电脑开始跳舞,圆珠笔、文件夹眨眼间就被弹到了地板上,而复印机此刻也是摇摆不定,天花板上的吊顶更是摇摇欲坠、好像随时准备着表演自由落体,这一边,站着的众人倏地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掀翻在地,一下子还起不来。

就在此时此刻,整栋大楼好似风雨飘摇中的浮萍,旋即左右大幅度地晃荡开来,让人不禁头晕目眩、眼花缭乱。而这一系列变化,不过电光火石之间,快得不会超过半分钟。

众人都被吓傻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几个女生由于惊吓过度,不自觉地小声抽泣了起来。男人们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都略微有些泛白,慌乱的神色一望便知。有人尝试着给家人打电话,却惶恐地发现通讯被切断了。这一下,恐惧的气氛越发肆无忌惮地漫延开来,渲染得大伙儿恨不能缩成一团,抱着头拼命逃离当场。

就在大家不知所措之际,米哥身为公司领导层的一员,第一个冲到中央办公区域,说是冲,其实不过是半蹲着身子,一路小心扶着墙,尽量快速地小步挪移前来。尽管如此,米哥的及时出现,无疑还是给茫然惊恐的同僚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大家不要慌!是发生地震了。成都肯定不是震中,因为我们都还在。余震会接二连三地不断到来,不要害怕,听我统一安排,会安全的‘’。天使般的声音,从米哥的嘴里发出。听到此言,那几个小声啜泣的女生,不知是感觉心安了,还是被地震这一结论彻底秒杀了,总之,她们急需释放情绪,于是,姐妹们干脆放开嗓门,嚎啕大哭了起来。

见此情景,米哥颇为无奈,因为现在没有多余时间来安抚人心,最要紧的是將人撤离到安全地带。余震果然如期而至,来得又频繁又猛烈,好在都不及前一波那般效果惊人。

在米哥有条不紊地指挥下,男士打头、压阵,中间是女士。按照米哥的提示,大家记住了自己前后的同事,无暇顾及私人物品,都微微斜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相互扶持着,亦步亦趋地沿着逃生通道,从楼梯一步一步地往下撤退。

而米哥做为真正意义上的断后之人,忍着余震带来的阵阵侵袭,冒着潜在的生命危险---晚一秒踏上地面,就会加重一分危机,再次检查并确定办公室里再无置留人员以后,这才顺着楼梯,跟随其他楼层的人一起,慢慢地下到了一楼。

随后,他召集好本公司的人,迅速撤到了写字楼外几十米处的空地上。清点了人数之后,米哥欣慰地发现全体人员都安全到达了地面,直到这时,他紧绷的神经才舒展开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米哥的嘴角不自觉地挂上了些许笑意,环顾四周,他不禁暗自感叹,终于,大家都安全了。

这一事件,就是举世震惊的汶川大地震;而这一天,也成为了米哥毕生难忘的日子。

圆满的牧场

如果说米哥的贡献止步于此,那么,之前对他的评价就未免就有些小题大做、言过其实。而我们的米哥显然并非如此,他虽为人低调,但也讲究实事求是、客观公正。而身为笔者,力所能及之事,不过就是如实书写、记录米哥这一小段生命历程的点点滴滴。

地震过后,米哥基于对汶川人民的深厚情意,以及对成都的热爱,还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原来,成都是米哥造访过的第一座中国城市。长期生活在新西兰及欧美国家,让米哥对中国完全没有概念,只知道它是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无法与发达国家的生活水平相提并论。于是,在这个认知的基础上,米哥在到成都之前,托运了一个集装箱的家居用品,包括锅碗瓢盆、小家电、家具、床上用品等等,安置在公司为他准备的别墅里。

待米哥在成都转悠了半年多,就发现自己托运来的绝大部分东西当地不仅有售,而且还更物美价廉。

此番汶川地震了,他就琢磨着虽然成都人民可能用不上这些东西,兴许汶川人民需要呢---听说汶川是山区。想到这里,他让公司的司机帮忙租了辆货车---当然是自掏腰包,在震后第三天把头天收拾出来的自家东西(除了必需用品,其他都打包了)装上货车,一早送到了红十字会门口。

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当时正忙得脚不沾地,听说门口来了个老外,遂赶紧出来接待。可是,当他们看到货车上的东西,却是傻眼了。锅碗瓢盆?小家电?小家具?这些东西长远来看,肯定是有用的。然而,目前最急需的却是帐篷、水、方便食品这些物资。并且目前灾区的道路垮塌,救援的车辆都拥堵在外围,更惶论其他车辆了。就算红十字会愿意运送,恐怕现在的情况也不允许。思及此,工作人员也不便打击老外的积极性,只好向随行的翻译委婉表达了歉意。

在了解了红十字会的诉求之后,米哥连声致歉并称自己考虑不周。只是,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继续解释说自己原本是打算来捐款的,捐赠日用品只是顺便。既然暂时用不上,他就先拉走,等日后需要时再来捐助。

另外,他还提到这次捐款仅代表他个人,并且,公司内部已经根据他的提议开始募捐,很快就会有专人将筹款送来。说罢,米哥掏出一个大信封,交到工作人员手上,并申明是不记名捐款,共计八万元人民币。

那天在场的所有人,见到此情此景,都不约而同地流下了热泪,也许是出于对米哥的感激,更多的也许是善良这一特质于那一刻发酵在空气中,触动了每个人心底深处的那一抹柔软,自然而然产生的化学反应吧。而米哥貌似也在人们的泪眼婆娑中,找到了他认为的人生意义与价值。

灾后的成都,平静依然,悠然依旧。与以往并无不同的是,有一位金发碧眼的中年老外,戴着宽边帽,穿着破洞牛仔裤,背着单反相机,常常游走在这座城市的四面八方,好像当地人那般,吃串串、喝坝坝茶、坐摩的、看川剧。。。这个看着有点眼熟的老外,就是我们最亲爱的米哥。

圆满的牧场

有时会想想,人和人之间的情谊除却时间的沉淀以外,还少不了共同经历的调剂。就好像一杯奶茶,若要香浓可口,奶和茶一样也少不得。一个人和一座城的感情也是如此。米哥和成都共同度过了地震的艰难时刻,就此架起了互融互通的桥梁,使成都成为了米哥的第二故乡,米哥当然也爱极了成都。

震后第三年,米哥被调回了新西兰。同事们自米哥那天使般的声音在地震的当口响起之时,就纷纷改变了初衷,对他逐渐亲近起来。加之米哥后续的闪亮表现,实在让人感动又骄傲。对于他的离开,大伙儿均是恋恋不舍,都直嚷嚷着要去米哥的牧场做客。

米哥的家族在新西兰有个硕大的牧场,伺养着几百头绵羊,同时还有一个种植猕猴桃的果园及一个养马场,风景怡人,休闲娱乐均适宜,因而每年吸引不少观光客前来观光。

就这样,好像顺理成章般似的,时不时就有成都的同事组团去新西兰参观米哥家的牧场,顺便看望米哥,和他把酒言欢,互诉衷肠,好生快活。

‘’Jan她们的飞机应该落地了‘’!正想到此处的米哥,被两头奔过来咩咩叫的肥羊惊得回过神来,笑着对那两只啐道:‘’一边玩儿去‘’!,遂站起身,缓缓朝屋内走去。

‘’得准备些烤肉、沙拉、水果,对了,还得烤两个批萨‘’。恩,必须让Jan她们看看,老米家的出品可不是盖的,这可是附近最圆满的牧场产出来的东西呢。

圆满

文字之光专题】秉持“为好文找读者、为读者找好文”的价值理念,目前不接受投稿。

金色梧桐】是其优选专题,欢迎投稿荐稿。

主编韩涵微语携全体编委人员恭候你带着优秀的文字找到我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