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传习录》第二十五天

字数 553阅读 96

            今日,我读《传习录》之黄修易录。

              黄修易,即黄勉叔,字勉叔。

初下手用功,如何腔子里便得光明?譬如奔流浊水,才贮在缸里,初然虽定,也只是昏浊的。须矣澄定既久,自然渣滓尽去,复得清来。汝只要在良知上用功,良知久存,黑窣窣自能光明也。今便要责效,却是助长,不成功夫。

          先生认为只要在良知上下功夫,良知存养时间长了,自然就会使心里获得光明。想要一下子就做到是不可能的。

人若着实用功,随人毁谤,随人欺慢,处处得益,处处是进德之资。若不用功,只是魔也,终被累倒。

        人必须实实在在下功夫,才能不为外在的事物所扰,黑窣窣自能光明,静亦定,动亦定。如果不用功,最终只能为外于所扰,不堪其忧!

        人大都是自私的,我们更容易看到别人身上的缺点,就像先生说的“只见得人不是,不见自己非”。如果能反身要求自己,才能看到自己有很多不当之处,哪还有时间责备别人?凡是要责备别人时,就把别人的缺点当成自己的大私心去克服。努力!     

一友常易动气责人。先生警之曰:“学须反己。若徒责人,只见得人不是,不见自已非;若能反己,方见自己有许多未尽处,奚瑕责人?舜能化得象的傲,其机括只是不见象的不是。若舜只要正他的奸恶,就见得象的不是矣。象是傲人,必不肯相下,如同感化得他?”

是友感悔。

曰:“你今后只不要去论人之是非,凡当责辨人时,就把做一件大己私克去,方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