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无根水,万滴酸菜汤

96
Ritz
2018.03.06 21:10 字数 1125

“你知道哥德尔配数吗?”

其实人生很像一部运作着的跑步机,如果被设置好了速度,无论跑带上是否有着负重,总还是得按着既定的速度默默往前走。或许幸运或许不幸,还有个什么人来设置这个速度。不过这证明自己还没有被打算用来堆放杂物。算万幸?

也不知道为什么,‘杂物’这种东西总是随着时间推进越来越多,就像随着年龄增长,细杂的琐事越来越多一样。

不过,绅士一点。大概绅士是不会喋喋不休地谈论身周要处理的琐事的。

“一阶逻辑可以被证明是完备的,但对于超过一阶的体系,我们都可以用哥德尔配数将其规则转化,进而构建一个包含多重涵义的命题,一个会让这个系统自我崩溃的命题。”

有一点我以为特别正确:有品味的人大概绝不会四处推销自己的养生秘诀。不过很明显的一点是,这句话很容易便可以修改成为各种版本。如果我想要增强说服力,还可以在后面加上——白岩松。

回想起自己跑步期间的时光,总觉得如梦似幻。如果要问自己跑步时在想些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那很接近于蒙着洁白桌布的黑色餐桌,表面上干净一片朦胧,其下却涌动着令人不安的黑暗。突然发觉,我在使用“黑暗”这个形容词时,似乎有些微自暴自弃的快意。总的来说我还是一个乐观向上的好青年吧,无论什么烦心事,走到阳光下几分钟就会冰消雪融。大概。

其实长跑并不困难,困难的只是起步时那一推。就是说,当你系好鞋带走出家门的那一瞬间,你需要一个力量。

“哥德尔通过这种方法,证明了任何强于一阶的数理逻辑都是不完备的。这个定理就叫哥德尔不完备定理。这就是说,我们人类目前的知识体系里还根本没有可以摆脱停机问题的可能。某种程度上讲,强人工智能还根本没有影子。”

我记得村上春村讲过,他每天令自己跨出家门去跑步的咒语,是想象上班族们不得不像沙丁鱼那样大汗淋漓地挤在列车里去公司做社畜,他自己当小说家自由安排时间已经很舒适了,难道连跑步这么点小小的痛苦都无法忍耐吗?

我并不讨厌这种思考方式,只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村上自己也写,难保上班族认为比起上班,每天跑这10公里更令人心烦。

而推了我一把的那个力量,大概是追求痛苦。人的很多决定其实都不是自己做出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祖先们一步步筛选出来并牢牢铭刻在我们的基因里面的。但有些选择不是——至少,主动追求痛苦,这件事,不大像是由我们的肉体选择的。也就是说——

“但人类不一样,就像我们的思维不会被罗素悖论那些诘问卡死一样,我们没有停机问题。于是我们可以肯定,至少我们脑壳儿里面那个东西,其所映射的数理结构跨过了哥德尔不完备。那,如果我们把‘意识’定义为跨过哥德尔不完备定理的结构的话,我们就可以说——”

“我们是拥有自由意志的。”

鼠没有因为我打断他而不快,反而显得眉飞色舞。他放下挥舞了半天的筷子,端起没了鱼的酸菜汤,一饮而尽。

查补世界的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