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一段路 | 好久不见

文/霆鑫(原创文章未经允许,切勿转载)

好久不见,老祖母

一首歌,一段路 | 好久不见,老祖母

歌曲:好久不见

所属专辑:《认了吧》

发行时间:2007年

填词:施立

谱曲:陈小霞

演唱:陈奕迅

认识她,也不过两三年,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真正听懂她的歌词,没有明白她内心的故事。直到2014年2月1日,农历正月初二,早上差十分钟到七点。这是老祖母去世的时间,也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时间。

将近十天后,回了学校,魂不守舍。终于在某天晚上,独自从图书馆回宿舍,戴着耳塞听歌,突然听到了她,突然听懂了她的故事。故事直戳内心,顿时泪流满面。在后来的两三个月里,总是单曲循环,也总是泪流满面。

大概三个月后,慢慢走出了那段伤痛,从此再不敢轻易听她。虽然时常也会想起那段以泪洗面的日子,但极少再陷进去。因为渐渐明白,那只是成长的一部分,经历过后,无需再让其缠身,以便随时轻装上阵。

毕业后,从南方来到北方,开始北漂。年底公司开年会,下午去KTV唱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那天也唯独唱了她:

我来到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象着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地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喧

和你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只是寒喧

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

那是第一次在KTV唱《好久不见》,也是第一次在众多人的面前唱她。歌并不难唱,但也不是轻易就能唱出她的味道。只是没有想到,那次我竟唱得那么投入,那么陶醉,以至于完全忘了当时在场所有人的反应。

年会后第三天,坐上了回家的火车,在家呆了不到十天,要回公司上班。临行当天,生病的我莫名地跟母亲吵了起来,与其说吵,倒不如说是我的蛮横无理——发烧却不肯打点滴。一向疼我的母亲在旁边不停地认错,不停地求我去吊盐水。其实早就心软的我只是嘴硬性子倔。最后还是乖乖去了。

打完点滴,也快到上车的时间。没来得及吃口母亲做的饭菜,拿了行李,我哥便骑电动车送我去汽车站。上车后,心里特难受,车启动时,眼泪还是没忍住。一路上,车里一直播放着赵本山和范伟的小品,那是我平时极爱看的。但那晚却根本没心情。

下车后,到了我上大学的城市,从汽车站到火车站的那段路,不到二十分钟,那四年来再熟悉不过。因为火车站附近有直达我们学校的公交,上大学时,每次从家里回来,一出汽车站,便直奔火车站旁的公交站。某种意义上,那十几分钟的路程,也记载着我的大学路程。

那晚,还是那段十几分钟的路,走着走着,想起了大学四年在家与学校之间的来来往往;想起了三年前老祖母的突然而别;想起了半年前的大学毕业;想起了昨天正好是老祖母的三年忌日;想起了下午母亲在身边的不停恳求;想起了忘记给家人哪怕一个简单的拥抱••••••

于是,嘴巴竟毫无征兆、不由自主地唱起了她: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

第二天到达北京,开始北漂的第235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