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尘里的星空|对话创作

故事背景:三年前,上海明丽娱乐周刊编辑尘星被迫离职离开上海,后出国深造归来担任纽约华尚周刊华人区执行总监,这次她的归来目的是什么?重新找回生活亦或者是那失去的东西,还是那不为人知的真相?所有的宁静,都在后来的一个黑夜里被划破。

主要人物:展贤,尘星,夏明俊,媚拉

场景:2017年,纽约机场,展贤陪着尘星准备回国

展贤:别看了。

尘星:没事,在纽约华人频道,他的报道我都看腻了。

展贤:你打算怎么办,下周的执行会议上,他会来参加。

尘星:嗯,是时候会会老朋友了。

展贤: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想着他看到你的时候,会是怎样的表情。

尘星(将手中的酒一饮而下):你会看到的。

国内,某明星秀化妆间内

媚拉:夏明俊,你不要不识好歹,现在的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夏明俊:我受够了你,你爱炒作是的你事情,我现在只想跟你撇开关系!

媚拉:说到底,你是知道了那个人要回来了吧?

夏明俊:(握紧着拳头)你住嘴!都是因为你,尘星才会离开我!

媚拉:我可不管什么星,在我成名的路上,不可以有绊脚石。

夏明俊:我警告你,不要动她的主意!

媚拉(摔门而出):走着瞧!

场景:上海外滩

展贤:很久没有吸到上海的空气了,还是那么的潮。

尘星(感慨万千):我,尘星!回来啦!

展贤:哈哈哈哈,你饿了吗?

尘星(孩子般地点了点头):嗯,非常想念这里的小笼包。

展贤:走吧,我早跟程叔交代好了。

尘星:好棒!好久没见程叔了。不知道他手艺可还在呀。

场景过度:展贤一边开着车,一边看着身边的女子,回想三年前,带着满身伤痕只身飞往纽约深造,这些年,很多东西在变,他们之间的关系,比朋友多一点,却一直恋人未满。她好像习惯了身边有他,而他已经将自己融入,立誓成为她生命的守护。

尘星:程叔!我回来啦!你想我没有!

程叔(兴奋):哇,尘星!我们的美少女现在都成这个模样啦!让我看看,哟,你别说,这异国的水土就是不一样,你脸色比以前好多了。还是我们展贤少爷把你照顾得好吧!

展贤:程叔,你赶紧做小笼包吧,这丫头,一下飞机就在念叨你的小笼包,吵死了。

尘星与他,相视一笑。

程叔:对对对,咱们吃包子,你们等着,已经蒸上了!

场景:展贤家餐厅

尘星(满足状):哇,程叔,吃完您的小笼包,我觉得人生已经满足了!

程叔:有那么夸张吗!哈哈,亏你老惦记着。我给你再打包一些,你回去冰冻着,想吃可以继续吃。

尘星(开心):那我就恭谨不如从命啦!谢谢程叔!

展贤:你明天要开会呢,别吃太多,脸肿起来那就不好看了!

尘星:遵命,大人。

展贤:我送你回去。

尘星:好的,走吧,程叔,再见啦。

程叔:好的,再见,有空来玩啊!

场景:尘星小区楼下

展贤:我就不上去了,你自己小心点,别熬夜看资料,该面对还是要面对。

尘星(淡淡地):我知道的,你回去吧。

场景:楼梯转角处,有人正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尘星正准备上楼。

蒙面人(一把捂住尘星的嘴):别声张,不然有你好看。

尘星(异常冷静):钱在包里,有一万多,你自己拿,卡证还我就行。

蒙面人:你以为你回国来有两个破钱就可以改变什么吗?我告诉你,有人让我给你捎句话,老实做你的华人区总监,其他的事情你别插手,不然要你得不偿失!

尘星(坚决从容):那你也转告那个人,我就是回来查明真相的,谁都无法阻止我!

蒙面人:敬酒不吃吃罚酒,好,你有种!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一刀刺向尘星)

尘星:你······

场景:凌晨2点,上海某医院急救室

医生:快,病人失血过多,赶快安排手术!

展贤:尘星,你怎么了,告诉我,是哪个王八蛋谁干的!

护士:谁是病人家属,赶快来签字!

夏明俊:我是!

展贤(一把推开夏明俊):你也有资格站在这里!尘星的事情!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护士:你们究竟谁是家属,快点,那边等着安排手术呢!

展贤(指着夏明俊):这里不需要你,你走,有我在,你们谁也别想伤害她。

夏明俊:我,我只是想来看看她,远远看着也好的。

展贤(一拳朝夏明俊挥去):你给我滚!

程叔一把抱住展贤,生怕他再控制不住自己。夏明俊望了一眼病床上等待急救的尘星,转身落寞地走了。

夏明俊(心里说着):尘星,你等我,我会给你一个真相的。

旁白:第二天报纸娱乐板块出现头条,明娱机构华人区执行总监尘星于凌晨遭遇不明袭击,目前在院治疗,新一季的纽约华尚周刊代言人选再次成迷!

场景:媚拉住处

媚拉:你说什么?尘星遭到袭击?

夏明俊:你别装了,你不就是怕你的那点事情被人家知道吗?你为了自己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媚拉:夏明俊你是不是有病?我堂堂大明星,去做这种事情,我的前途还要不要了?

夏明俊(一把扯住媚拉):我不管你是不是在演戏,如果尘星出什么事,我就把你三年前对她做的事情都说出来。我也不当什么明星,我们两一块玩完!

媚拉:夏明俊!你个疯子!说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跟她都回不去的!

夏明俊:如果,还有下次,你就等着开记者会退出娱乐圈吧!

媚拉:夏明俊!你不得好死!

夏明俊:谁先死还不知道呢!

媚拉(拿着花瓶砸向夏,几乎咆哮着):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场景:上海某医院病房内

尘星:哎呀,我不是小孩子了,我自己吃。

展贤:什么你自己吃,你那里的伤口不能拉扯到,必须我喂你!

尘星(投降):好好,坳不过你。

展贤:尘星,那晚你看清楚人长什么样了吗?

尘星:没有,太暗,但是他身上有股香水味,很熟悉,但是又说不出在哪里闻过,你知道,我的鼻子一向很敏感。

展贤:都到那个关头了,你还顾着闻香水?你真是不怕死吗?

尘星:做我们这行的,不是嗅觉都要很敏锐吗?

展贤:不跟你贫嘴,来张嘴,喝汤。

(门口,夏明俊正想敲门进去,却看到门缝开着,看到了那一幕)

展贤(透过门缝看到了一双男人的鞋,冲着门口说道):你来干什么!

尘星(好奇望过去):谁啊,进来吧?

夏明俊(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是我,尘星。

展贤: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夏明俊:我就只跟尘星说一句话就好。

尘星(瞬间变得冷淡):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夏明俊:我知道我以前对不起你,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解释道歉,这次虽然我不知道谁干的,但我会查出来。你信我!

尘星():信你?好呀。反正,这种话已经很久没听过了呢。

夏明俊:尘星,你以前不是这个口气跟我说话的。

尘星(冷冷地看着他):人,是会变的,你认识的那个尘星,早在三年前就死了。

展贤:说够了没有,夏明俊,她现在需要休息,你马上滚!

场景:黑色的林肯加长车里,有双眼睛正通过病房的监视器,目睹着这一切,嘴角处有些上扬,他知道,好戏正在开始,但是,为了儿子,一切都值得。

司机:老爷,我们去哪?

老者:市场逛逛,展贤好久没回来了,多买点菜。

司机:好的,老爷。

老者:嗯,记得别穿帮,做好你的本职工作,我不会亏待你。

司机:明白。

场景:深夜,Kara酒吧

夏明俊:再给我一杯!

酒保:先生,这已经是第7杯了,我们快打烊了,你确定不用给你叫车吗?或者是帮你叫朋友来?

夏明俊:朋友?哈哈哈,我这种人,怎么会有朋友?我啊,儿时最好的朋友跟我最爱的人在一起,我一无所有,你知道吗?哈哈哈,朋友,我身边都是一群小人,呵呵,我也是小人·······

酒保(拍着倒下去的夏明俊):先生,先生,你醒醒!哎呀,老板,你快来看看你这个大明星,又倒下去了。

老板:来了,唉,真是没办法。总是这样,喂,老冯,你家明俊又喝醉啦,嗯,是啊,在Kara,你快过来吧。

老冯:夏明俊,你个神经病,不能喝酒就不要喝,每次都叫老子过来给你收尸!

夏明俊:尘星啊,你过得好不好啊,尘星,你原谅我好不好啊·······

老冯(好不容易拖到家里):好好好,好个P,累死老子了。还好你们家是电梯,不然我肯定把你扔花圃里,喂老鼠。

夏明俊(拉着老冯的衣角):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我也看不起我自己,可是你不知道······

老冯(拖着毛毯轻轻盖上):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是为了尘星,只是,她知道又如何?你们回不去。

场景:展世私人公馆

老者:你来了,坐吧。

媚拉:老爷,您说的,我都照做了,你要我怎么样?现在夏明俊又在怀疑我,您不是说三年前的事情,不会有人再追究了吗!这次这个尘星一回来,我就觉得不对劲。

老者:你还是照样当你的明星就好了,只要你跟明俊结婚,我就保证你可以全身而退。

媚拉:那,你们不会伤害明俊吧?

老者:怎么?你不会对他真动感情了吧?

媚拉:哼,他那么不堪一击的模样,看着就烦。

老者:我看,你是嫉妒吧,看着他为尘星的事情那么发狂。

媚拉:老爷,你还是管好你儿子吧。别再让人抓住把柄,害人致死的事情,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兜得住的。

老者:我说过了,那是意外,你给住嘴!你还没有威胁我的资格!

场景:上海纽约华尚周刊总部,尘星出院归来,进行第一次会议。

公关部总监Lisa:我提议让尘星负责夏明俊的案子,毕竟尘星以前在上海呆过,对国内的明星也比较熟悉,可以进一步进行了解跟进。

副总裁:那很好,毕竟夏明俊现在风头正劲,他的女友媚拉也是我们周刊下一度女星封面的候选人,如果能把夏明俊签下了,那媚拉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尘星(很淡定):我,没意见。我们小组就负责夏明俊。

公关部总监Lisa:查理,你去负责下季度媚拉的签约,跟她的经纪人打好关系,最好能争取到他们婚礼的独家。

查理:ok,交给我

展贤(在办公室等着尘星):怎么样,还是得负责他的案子?

尘星(一脸疲惫):不出所料。

展贤:那你什么时候跟他见面?

尘星:今晚。

展贤:我陪你去。

尘星:不用了,我单独见他,对我,他还是不敢怎么样的。

展贤:那怎么行,你出事没多久,又要去见这个烂人!

尘星(拿着咖啡不停地搅拌):嗯,我要看看,烂人已经烂到什么程度了。

展贤:我不同意!那起码你约在我的公馆!

尘星:好,听你的。

展贤不禁拉起尘星的手,叹了口气。

场景:展贤家餐厅

程叔:展贤少爷,吃饭了。

展贤:来了。

程叔:怎么最近没带尘星来吃饭啊。

展贤:她忙着负责夏明俊跟周刊的签约事情,得过阵子才来。

程叔(手里的汤勺顿了顿):哦,原来是工作忙,还以为你们吵架了呢。

展贤:程叔,你瞎担心什么呢,我宠她还来不及,怎么会跟她吵架。她现在还没正式答应我,等她忙完这些事情,我就要跟她求婚啦。

程叔:对对对,我可等着这杯喜酒呐。唉,少爷,老爷跟太太走得早,把你托付给我,我就等着你娶媳妇这天,我死也就瞑目啦!

展贤:程叔,你又瞎说了,你会长命百岁的!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亲人。

程叔(眼眶湿润了):来,我给你盛汤,多喝点。

场景:展世私人公馆——雪岚厅

夏明俊:尘星,你终于肯见我了。

尘星(冷漠):夏先生,你别误会,我们之间只谈工作。

夏明俊:你别这么冷淡。

尘星:打住,我这次回来负责接手你的案子,只是想跟你多做沟通,毕竟我们周刊在圈内的影响也是数一数二的,跟你约谈是想了解下你的想法。

夏明俊:好吧,那就谈工作吧。

尘星:嗯,后面我还会再约谈其他人,你目前是我们总裁看中的候选人之一,希望你好好表现。

夏明俊:好的,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也会叫经纪人跟你约谈。

尘星:可以。

夏明俊:你现在跟展贤在一起了吗?

尘星(开始烦躁):夏先生,这超出我们的谈话范围了。

夏明俊:哦,抱歉,我只是想以朋友的身份关心下你?

尘星:朋友?一个三年前和我撇清关系的人,现在坐在我面前跟我说是我朋友?一个让我以为可以托付一生的人,却不敢承认我们的关系,让我受那么多委屈,你居然还是我朋友?

夏明俊:尘星,你不要激动。我不说就是了。

尘星(狠狠地看着他):你,夏明俊,跟我,尘星,现在就是路人,仅此而已。

夏明俊:你怎么这么残忍,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尘星(冷笑):残忍?有你们对待我残忍吗?虽然最后死的人不是我,但我情愿那个人是我,我一瞬间失去了爱人,工作,名誉,你有没有为我想过我那时候的处境?你只会推开我,让一个人去面对那些流言蜚语,你知道我都是怎么过的吗?要不是展贤在我身边,估计现在我都没命站在你面前!

夏明俊:尘星,你不知道,你······

尘星(愤怒):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解释,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我接下来跟你的经纪人谈。我不想再见到你!

夏明俊(突然拉住尘星的手):尘星!你别走,你听我说完!

尘星:你放开我!

展贤:夏明俊,你放开她!

夏明俊:怎么又有你的事情!你就不能让我跟尘星好好说次话吗?

展贤:不能,我这个人很自私。她现在是我未婚妻,我看不得她跟别的男人说话,

夏明俊:你个变态!

展贤:愧不如你。

尘星(突然烦躁):展贤,我们走吧,别跟他说了。

夏明俊:尘星······

场景:展贤车里,尘星望着车窗外,一言不发

展贤:还在生气吗?

尘星(眼里噙着泪水):你看那两颗星星很亮吧,可黑幕般的夜空隐藏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即使两颗星星看起来很近很近,可是中间却隔了几亿光年不止,这个距离是不能改变的,对吧。

展贤:星星一直都很亮,你只要忽略黑夜就可以了 。

尘星(将手伸到车窗外):可我们总是被眼前的黑暗遮蔽了双眼。

展贤:一边是残酷的现实,一边是美丽的谎言,只看你自己想相信什么。很多人其实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可从不去问自己的心。

尘星(试探着):所以,你也觉得夏明俊有隐情?

展贤:不是我相信,而是你自己也开始相信。

尘星:我不知道,我很乱,我以为我已经恢复得很好,可是他一见面就提起三年前的事情,我就浑身不舒服,我觉得透不过气。

展贤(拉过尘星的手,显得很不安):我明白,我理解你的感受,毕竟那种煎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那时候,你不是媚拉的对手。可不像现在的你,对谁都有招。

尘星:伤痛令人成长罢了,无它。

尘星紧闭着嘴唇,不想再回忆,只是仿佛三年前的情景又在重现。

场景过度:2014年,冯蔚儿公寓

冯蔚儿:展贤,你不能这么狠心,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的呀!

展贤:蔚儿,我一直当你是妹妹,你我父辈是世交,我不可能对你有感情。我只喜欢尘星一个人,就算她跟夏明俊在一起,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冯蔚儿:那个贱女人有什么好,一个小编辑,你们一个明星,一个商业巨子都围着她转,她是给你们吃了什么药!

展贤:不许你侮辱她!

冯蔚儿:我就说:贱女人!臭不要脸,勾引男人的妖精·······

啪,一声耳光响亮。冯蔚儿一个踉跄碰到身后酒柜的一角,晕倒在地。展贤一时不知所措,落荒而逃。

旁白:约摸两小时后,冯蔚儿逐渐苏醒,一气之下,吃光了那瓶安眠药。趁着药力未发作,用仅有的意志,给尘星打了电话,准备嫁祸给尘星。可她,也只是想嫁祸而已,并没想到要死。而这一切,早就被跟踪展贤的媚拉看在眼里,偷偷录了下来,她准备将计就计,顺便给自己以后一个保障。

看准尘星进入冯蔚儿的屋子后,媚拉一把把尘星推进屋子,开始拉扯。而此时,冯蔚儿早已身亡。

媚拉(一边报警一边喊):快来人啊,救救我!我在京美豪庭3栋01,这里发生了命案!

尘星:媚拉小姐,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媚拉:你就自求多福吧,有谁会相信你个小编辑说的话!

警察:媚拉小姐,你没事吧!不过这里怎么有点煤气味?

媚拉(佯装害怕):没事,我是受了惊吓,这个女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我不知道冯蔚儿怎么了,一进门她就躺在那里了!味道我没注意。

尘星(惊慌失措):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冯蔚儿说她的有本笔记落在我们周刊那里,叫我送过来的。

媚拉:我看你是故意的,借口来接近冯蔚儿,谁不知道,你最恨她,冯蔚儿最近跟你的夏明俊走得那么近!

警察(挠挠头):这位小姐,看来你得跟我们走一趟了。

尘星(几乎哭泣):不是的,不是我干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警官。

警察:你可以请律师,我们会给你安排时间见面,但是你现在得跟我们回去做笔录,案发现场只有你,你有重大嫌疑。

尘星(绝望):好的,我跟你们走。

场景:媚拉车内

媚拉:我可什么都没做啊,但是有人要你配合,如果你不,你的小女友会被折磨得很惨。

夏明俊(怒不可解):你不要欺人太甚,你要我做什么?

媚拉:两件事,第一,承认与冯蔚儿已经交往中,第二,跟尘星撇开关系。

夏明俊(双手抱头):不行,我做不到!

媚拉:你做不到的话,下次死的就是你的小女友啦。

夏明俊:你这个贱人!尘星要是出事我不会放过你!

媚拉: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嘛,我这是在教你救人呢。

夏明俊(咬着牙):好,我答应你!你要记住你说的话,我要她平平安安回来,一天牢都不准坐!

场景:新闻发布会现场

记者甲:夏明俊先生,听说你跟冯蔚儿是假戏真做吗?你们同居多久了?

夏明俊:很抱歉,我们才交往两个月,但是我们没有同居,请你尊重死者。

记者甲:那传闻说的那个女编辑跟你是什么关系?

夏明俊(攥紧了拳头):她,可能是粉丝吧。

老冯(拍了他一下,示意他尽量放松):来,下一个。

记者乙:夏明俊先生,那你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出来澄清关系?是为了新戏的宣传吗?

老冯:这个朋友,没有人会拿死者的事情开玩笑,我们夏先生跟冯小姐也是属于低调的人,没必要去做这种事情。

记者乙:有传言说媚拉小姐在现场目睹了女编辑杀人的过程,请问是真的吗?

老冯:这个警官已经澄清了,冯蔚儿是安眠药服过量而不幸走的,不是什么他杀,跟那个女编辑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她已经被释放了。

夏明俊:请大家,放过一个普通人吧。有什么话,问我就好。

记者乙:对了,我们有看到警方发布最新案情,说冯蔚儿生前与人发生过争执,头上有被推搡的撞伤,是不是与那个女编辑发生过争执,是因为那个女编辑也爱慕你吗?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老冯:好了,好了,今天的发布会就到此为止了。我们的新电影《夜空之城》下个月初上映,到时候发布会再通知大家召开时间,感谢各位朋友的到来,等下有准备点心,让助理们拿过来给各位品尝解乏。

场景:警察局,尘星已经被审讯了一天一夜,没有合眼,很是疲惫。早上刚得到无罪释放的通知,就被家人接回去了,一路上,尘星的母亲看着女儿红肿的双眼,也跟着哭了起来。

展贤:陈警官,这是尘星的辩护律师。我们要求跟她见一面。

陈警官:哦,你们还不知道吗?尘星无罪释放了。她已经回去了。

展贤:谁做的保释?

陈警官:喏,你们看刚结束的新闻发布会,昨晚法医送来鉴定报告,没有明显的他杀迹象,确认为安眠药服用过量而亡,唉,吃那么多药,应该是压力很大吧,啧啧,现在的明星也不好当啊。至于尘星小姐,今早就有个人过来做保释了,带着他们一家离开了。

展贤:好的,谢谢陈警官。

陈警官:不客气。

场景:尘星回到家,看着今早的新闻发布会,看着上面的夏明俊一脸倦容,却好像从来不认识他一样,这个跟他交往了5年的男人,从他默默无闻到他成为万人瞩目的明星,她一直选择做着他身后的女人。来到尘星家吃饭也是遮遮掩掩,而他们五年的地下情,还未见天日,就已被扼杀在那个夜晚。

尘星(假装没事):妈,别哭了,有什么好看的,别看了。

星妈:怎么能不哭,你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委屈,都是那个夏明俊的王八蛋始乱终弃。

尘星:算了,不提他了,我跟着这个人再没有关系了。

星妈:真是造孽啊,你说你跟了他5年,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我真是难受死了。我比你还难受啊,闺女。

尘星:妈,有小笼包吗?我饿了。

星妈:啊?有,有,上次展贤拿过来的,还在冰箱里冻着,我去做给你吃,我这脑子,一伤心都了你吃饭没有。

尘星:嗯,您去忙,我去屋子里躺会儿。

星妈:诶,好,好。

场景:一阵门铃响。

展贤:阿姨,我过来看看尘星。

星妈:是小展啊,快快进屋。

展贤:阿姨,她还好吧。

星妈:好什么呀,回来后,吃完你的包子就在屋里躺到现在,已经快一天了,怎么叫都不出来。

展贤(轻轻敲着门):尘星,你起来了吗?我来看看你,还带来程叔做的小笼包。

星妈看着紧闭的房门摇了摇头,走开了。许久,里面传来一把略带哭腔的声音。

尘星:你走吧,我不想见任何人。

展贤:可以,我可以走,但我看不得你受这种委屈!你要振作起来。我会带你查清楚真相的!

尘星(心如死灰):你走吧,我想一个人呆着。

场景:一周后,某篮球场。

展贤:夏明俊,我今天不把你打死,我不姓展!

夏明俊(衣衫不整地哭泣着):你早就喜欢尘星了吧,你这回满意了吗?

展贤:你个王八蛋,亏尘星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你!你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夏明俊:你根本不知道这个圈子有多复杂,我已经尽力保护了我所爱的人,你还要怎样!你打死我啊,没有她,我也不想苟活!

展贤(在地上与他扭打):你······个叛徒!你不配!你不配!

夏明俊(痛哭):是的,我不配,我早就失去她了。我还说我要娶她,叫她等我······呵呵,痴人说梦,呵呵······我不配·······

展贤挥动的拳头渐渐放了下来,坐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展贤:对,你不配,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兄弟,尘星就是我的人。我,看不起你!

旁白:夏明俊躺在地上,没有回答,没有再望展贤一眼,他望着天空,泪水早已控制不住,一瞬间,爱情,友情都离他而去······

一个月后,尘星以身体不适辞职,离开上海赴纽约深造,一周后,展贤赴美追随尘星,夏明俊电影如期上映,并与剧中女主角媚拉确定恋情。

场景:2017年,展世私人公馆

老者:安排你办的事情办妥了吗?

司机:办好了,老爷。

老者:确保万无一失。

司机:您放心。

老者:媚拉来了吗?

司机:她在晨兰亭候着。

老者:好,叫她进来吧。

司机:是。

旁白:媚拉跟着司机,一袭红色低胸紧身裙,朝公馆的最深处款款走来,此刻的她,心情如同衣服的颜色般瑰丽。就在几天前,夏明俊喝得酩酊大醉后,跟她求婚了。婚期在即,自然是心里充满着做新娘的欢喜。

媚拉:老爷,您找我。

老者:这件事,你完成的很好。

媚拉:只不过各取所需罢了,我需要一个成功的男人,而你要给儿子一个完整的爱情。

老者:我就欣赏你这么聪明的女人。对了,那部手机带来了吗?

媚拉:什么手机?

老者:录到我儿子的那部手机,三年前,冯蔚儿的公寓。

媚拉:它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老者:我对它的安全表示怀疑。

媚拉:是吗,那你大可放心,我交代在一个很可靠的人手里。只要我一天活着,他就会为我保密一天。

老者:哦,是吗?那我倒要看看,你们的友谊是否真的如此牢靠。

媚拉:呵呵,那结婚请柬我就不送过来了,毕竟你这种人,始终是不能见人的。你的那段往事,还是别让你儿子知道的好,不然他都羞愧有你这么个爹!

司机:你放肆!

媚拉:哼,我放肆,也轮不到你教训我!

老者(略带颤抖):你给滚出去!

司机:老爷,要我马上办掉她吗?

老者:来日方长,我们慢慢玩。

场景:展贤家餐桌上,程叔刚做好新鲜的馄饨,尘星开心地吃着。

程叔:哎呀,我就喜欢看尘星吃东西,多可爱。

展贤:程叔,她又不是阿猫阿狗的,什么可爱,有什么好看。

尘星:喂,展贤,你最近是不是吃了豹子胆,怎么拿我跟阿猫阿狗相提并论?

展贤:看你还有心情吃,我就开你玩笑呗。

尘星:怎么会没心情,只要是程叔做的,我都有心情!

程叔:看看看,还是你这丫头会说话,要不然你怎么回来就能做执行总监!展贤,你学着点儿。

展贤:程叔,你就惯着她吧,等她嫁过来,有你受的!

尘星:咳咳咳,喂,吃你们家一碗馄饨我就把自己卖了,你是不是做收购做傻了,我可不是那些个濒临破产的企业,看见你我就眼冒金星的!

程叔:哈哈哈,好啦,好啦,我们展贤对你,又不是不知道的啦,哎呦。

尘星看了展贤一眼,不说话,继续默默地吃着。

场景:次日傍晚,展贤开完收购会议后,早早地穿戴整齐,开着新买的跑车在纽约华尚周刊办公楼下等着尘星下班,他望着大楼对面的LED灯闪,心里一阵激动。今日的放映已经被他包了下来,而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尘星:展贤,你怎么过来了,也不打声招呼.

展贤:嗯,尘星,我要跟你说件事。

尘星(不安地):怎么了,这么严肃?

展贤(单膝跪地,拿着全球限量款的French Kiss钻戒):尘星,嫁给我吧,我会用一辈子保护你的。

旁边路过的男男女女开始起哄:嫁给他!嫁给他!

对面的大楼也早已打出“尘星,你愿意嫁给我吗”的字样,羡煞了周围好些人。

Lisa在楼上感慨:尘星这回算是跟对了人。

看着对面忽闪地LED灯,那放大的字幕,还有眼前陪伴了自己三年的男人,尘星说不出拒绝的话,于是伸出右手,任由展贤为她戴上戒指。人群一阵欢呼,为这眼前的一对璧人祝福。

旁白:夜空突然绽放出烟花,这是尘星第一次在上海看到烟花,距离上一次看,已经有8年了,那时候,她跟着夏明俊去在跨年,也是在那时候,夏明俊吻了她。而这一次,吻她的,是展贤,一个真正值得托付的男人。

场景:上海某高级定制婚纱店

店员甲:媚拉小姐,您气质真好,这套婚纱可是巴黎那边空运过来的新款,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穿出这个效果的呢。

媚拉(假装羞涩):哪有,哪有。对了,明俊,你看好看吗?

夏明俊(没有抬头):嗯,可以。

媚拉:那就它了。对了,明俊,你的礼服选好了吗?

店员乙:夏先生的那套在这里,跟您是同个品牌的定制款,别说多般配了。

媚拉:快去穿上试试,明俊。

夏明俊:嗯,不用试了,你说好就好。

媚拉:你什么时候这么迁就我了。

店员甲:媚拉小姐真是好福气,夏先生什么都听你的。

店员乙:真是让人羡慕啊。

媚拉(心里翻着白眼):呵呵,谢谢。你们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夏明俊:你试完了吗?我有点饿了。我到车上等你。

媚拉:嗯,那你去吧,我等下就过来。

场景:上海某米其林三星餐厅

展贤:怎么不吃啦?一副心不在焉的感觉。

尘星:没有,我就是觉得最近眼皮老跳,心里老觉着什么事情要发生。

展贤:估计是你这阵子太累了,夏明俊的签约也定下来了。对了,你知道吧,他也订婚了,就在上周,他跟媚拉求婚了。

尘星:嗯,很好。

展贤:嗯,确实,他们这一丘之貉在一起,也算是般配。

尘星(挤兑):瞧你,一副比我还酸的模样。

展贤:我不管什么人说什么,我只要你就好,答应我。

尘星(轻轻地握着展贤):嗯,我答应你。

场景过度:此刻,媚拉正手挽着夏明俊走向窗边的位置。

媚拉:喂,夏明俊你怎么不走啦,傻啦?哟,我当是谁呢,现在怎么什么人都能来这地方吃饭了,真是倒胃口。

展贤:真是的,我也觉得这餐厅宾客的档次也是越来越低了呢,什么货色都往里凑!

夏明俊:你少说几句,媚拉。

展贤:哟,这媚拉媚拉的叫着,还真是听着不习惯。

尘星(不失优雅):展贤,我吃饱了,我们走吧。

展贤:好的,老婆。

尘星白了展贤一眼,表示抗议。

夏明俊:老婆?

展贤:是啊,尘星答应我的求婚了,下周,我们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婚礼,只是,你们没有在受邀之列。

媚拉:哼,臭不要脸的,得意什么劲!现在的世道啊,什么货色都可以嫁入豪门了,真是令人作呕!

尘星(安然自若):是呀,你是什么货色?恐怕我比你更清楚,但,问题是有人自己拎不清。

媚拉:你!你个贱人!

尘星(转向明俊):夏先生,请你管好你的宠物,别总是乱咬人。展贤,我们走。

展贤拉着尘星,越过夏明俊,双双离开。

媚拉(发狂):总有一天我要你好看!要不是有人给他撑着, 你会这么得意!

夏明俊:你说什么?你知道些什么?

媚拉:啊,你抓疼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只是听说展贤的势力很大嘛,像他们这些商界二代,有势力很正常啊。要女人,什么手段没有!对吧?

夏明俊:你最好不要骗我!

媚拉:好啦,好啦,我们吃饭吧,你看那个位置,靠窗呢。

场景:展世私人公馆

老者:证据找到了吗?

司机:老爷,对不起,找不到。

老者:那就想办法找到,这种事情不要我再提醒第二次。对了,那个女人在现场的证据呢?

司机:已经在做了,时机到了就交给警方。

老者:要请最顶尖的团队做,不要出叉子。

司机:好的,老爷。

场景:展贤车内

展贤:尘星,我问你件事情,如果我有事隐瞒着你,你会不会怪我?

尘星:怎么突然这么说,你对我有什么可隐瞒的?

展贤(小心翼翼):这件事,我犹豫了很久,在想我怎么跟说才好,但是又怕你误会我。

尘星(认真):你看着我,你相信我吗?

展贤:这个世界上,除了程叔,我只信你。

尘星:那就好,你相信我,无论你做了什么事情,我都愿意跟你一起承担。

展贤:其实,冯蔚儿的死,我有责任。

尘星(惊诧):你说什么?

展贤:那晚你去之前,我已经提前跟冯蔚儿吵过架,但是她骂你,我一气之下,扇了她一巴掌,然后我就走了,我真的不知道她会去死,我真的不知道啊。你信我。

尘星(强装镇定):嗯,我信你。可是,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展贤(激动):因为我爱你啊!我不想欺骗你过一辈子,不想你每天都担惊受怕的啊!我发誓我没有杀她,更没有想去伤害你!从你跟夏明俊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喜欢你,我就恨我自己为什么不能早点认识你!我太怕失去你!

尘星(觉得头疼):好了,不要说了,我知道了,你送我回家吧。

场景:尘星小区楼下,有一个身影已经在这里晃荡了很久,像一只困兽,无法走出这个门口。

尘星:你,怎么在这里?

夏明俊:我想要见见你。

尘星(向他摆摆手):我不知道我们以什么身份相见,被别人看见了不好。

夏明俊:我不管,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真的要嫁给展贤了吗?

尘星(猛地抬头):跟你有关吗?

夏明俊:我只是想听你亲口承认。我才死心。

尘星:我今天很累了,不想再跟你扯这些没用的。

夏明俊(向前握住尘星的手):你哭过了?是不是展贤那个混蛋欺负你?

尘星(佯装搓眼睛):没有,我只是刚才路上迷了眼睛。

夏明俊(把尘星拉入自己的怀里):这么多年了,你依旧不会撒谎。你一撒谎就低头。

尘星:你放开我。

夏明俊:不,我再也不放。我放弃得已经够多了。

尘星(一把推开夏明俊):你走吧,我们回不去的。

夏明俊:你再给我次机会,我会找出杀冯蔚儿的凶手。

尘星:如果我说,我没有推她,你信吗?

夏明俊:你说什么我都信。你不是那种人。我知道。真凶肯定另有其人。

尘星:那就好,你什么都不要说了。

夏明俊(痛苦):不行!我要说!那时候,你在警察局当晚,我就被媚拉威胁,只有承认与冯蔚儿的关系才能将你完全分离出这件事,代价就是我必须离开你。我不知道事件的始作俑者是谁!可我,就这么傻傻地隐瞒着,想着只要你过的好,我就好了,我也会跟着好的,可是今天我看着展贤说你们要结婚的时候,我发现我放不下,我真的放不下!

尘星(边哭边捶打夏明俊):你明明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坦白,你可以跟警察坦白,可以跟周围的人坦白,可以跟我坦白!但是你为什么要选择我跟展贤要结婚的时候坦白!你告诉我!为什么啊!

夏明俊:因为,我还爱着你。

尘星(摇摇头):你回去吧,现在,我求求你,回去吧。我什么也不要追究了,过去的事情就一笔勾销吧。对你我都好。你跟媚拉,我跟展贤,我们这样都能幸福。

夏明俊:可我·······

尘星(冲着他大喊):你走啊,走啊,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夏明俊从没见过如此狼狈的尘星,心疼得厉害,转身离开。

旁白:尘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间就释怀了,知道真相又怎样呢?真相就是她现在的未婚夫推了冯蔚儿,导致她间接的死亡,而她又因为这件事又恨了夏明俊三年。现在,老天又告诉她,夏明俊才是无辜的,为她承担一切的人,她又在这个事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现在谁对她来说才是更重要的呢?

场景;尘星家小区外,停着一辆黑色轿车,里面的人神情凝重。

老者:媚拉,只要让夏明俊离开尘星,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媚拉:你也看到了,夏明俊对她余情未了,我们的婚礼我觉得很有悬念。

老者:尽你所能。

媚拉:好,那你答应我,结婚后,安排我跟夏明俊到国外隐居,必须跟我断绝一切来往。

老者:可以。

媚拉:那好,放我下车。

司机:请。

眼看着媚拉走远,老者向司机使了个眼色。

老者:后天,就行动吧,我等不了了。

司机:是,老爷。

场景:某拍摄基地,停车场外,一对看似情侣模样的男女正在争执。

媚拉:我坚决不同意!我已经把请柬都发出去了。你叫我把脸往哪里搁?

夏明俊(开始哀求):就当我求你,我不能没有尘星。

媚拉:你个大男人,怎么说跪就跪啊!也算我求你好不好!我的家人到现在都在那个人手上,我一天不跟你结婚,他们就一天回不来!我就见不到他们。

夏明俊(一脸天真):那个人是谁!实在不行,我们就报警吧!

媚拉:夏明俊,说白了,我们都是艺人而已,这个产业链里看似光鲜的角色,身后那么多大佬,岂是报警能够解决的?你真的以为冯蔚儿那件事是偶然吗?

夏明俊:上车,跟我去警察局说出你知道的一切!

媚拉:我不去!不去!

夏明俊(连拖硬拽):没有你拒绝的份!

距离失去警察局还有15公里,夏明俊不要命一样,在拍摄基地上的山路加速,媚拉莫名地害怕起来。

媚拉(恐惧):夏明俊,你不要命啦!为了那个贱人,你居然这么对我!

夏明俊(加速油门):你,才是卑鄙无耻的女人,你没资格说她!

突然一阵急刹车,但,已经于事无补,夏明俊与媚拉连车带人一起掉入山崖,据后来报纸报道,雨天路面打滑,刹车失灵,导致一车两命。但由于山崖陡峭,警方多次搜查都只找到媚拉的尸体,而夏明俊下落不明,但已确定无生还条件,凶多吉少。多日后,夏家终于发出讣告,宣布夏明俊死亡的消息。

场景:上海纽约华尚周刊总部

尘星颤抖地看着报纸: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公关部总监Lisa:世事难料,我们现在要开始想公关对策了,原本的采访都安排好了,现在可好,两个人都没了,我们下半年的档期要怎么去填补才好啊。

尘星(心乱如麻,哆哆嗦嗦地打着夏明俊的电话):你呼叫的用户忙,请稍后再拨。

场景:警察局刑侦科

警察小李:陈警官,外面有个婚纱店的女孩说要找你。

陈警官:婚纱店?找我?

警察小李:是啊,蛮漂亮的,你顺便帮我打听她的微信啊。

陈警官:没那闲工夫!

婚纱店店员甲:警官好,这是媚拉小姐那天来试婚纱的时候,拉下的,里面有个信封,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我们没拆开,原本想着给她经纪公司打电话,都没人接,估计现在因为媚拉小姐的事情乱成一锅粥了吧。

陈警官:哦,哦,好,没事,交给我吧。我替他们保管。

婚纱店店员甲:好的,谢谢警官,那我走了。

场景:夏明俊出事第二天,尘星约了展贤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店见面

尘星:展贤,告诉我,这件事与你无关,对不对?

展贤:你怎么能怀疑我?你都答应我求婚了,我犯得着去伤害谁吗?

尘星: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是谁在做?

展贤:你想太多了,这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而且交警那边也查了,报纸也登了。

尘星: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很难受。

展贤(握着尘星的手):说实话,我虽然不待见这小子,但我也不希望他出事。毕竟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兄弟,要不是因为······

尘星:要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反目成仇,对不对?

展贤:我没这个意思,人是会变得,没有一成不变的事情,他伤害你,就是他不对。

尘星(眼睛红肿):我,想去送送他。

展贤:我陪你。

场景:夏明俊追悼会上,除了里里外外站满了手捧着星状烛灯的粉丝们,来的也就是几拨夏明俊生前的老友,至交,亲戚站在旁边,一边与来访者握手,一边安慰着夏明俊那对年迈的的父母,还有一个尚在读高中的妹妹。场面,甚是凄凉。

尘星(流着泪):阿姨,叔叔,您节哀。

明俊父亲:好孩子,我们家明俊生前最对不住的人就是你了。

明俊母亲:尘星啊,我们一直当你是我们家的儿媳妇,是我们明俊没有这个福气啊。

尘星:叔叔阿姨,你们言重了。我跟明俊还是好朋友,过去的事情早就过去了。

展贤:叔叔阿姨,节哀。这是我的心意,望您们收下,以后明俊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我会资助她上学,直到她大学毕业,找到工作为止。

明俊母亲:这哪行啊!

展贤:阿姨,这也是我能为明俊做得的最后的事情了。

明俊父亲:来,笙儿,过来谢谢你展贤哥。

明俊妹妹:谢谢展贤哥。

展贤(摸了摸笙儿的头):好好读书,我会帮你的。

场景:警察局刑侦科

陈警官: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老爷?哦,不,应该叫程叔。

程叔:我要见律师。

陈警官:你给我坐下!你以为你不承认,我们就拿你没办法吗?媚拉生前的录音带都存着呢,婚纱店的小妹把她拉下的重要证据都带过了,你不会以为这是巧合吧?

程叔:我的司机呢?

陈警官:隔壁审着呢,你们一个也别想逃!

程叔:那好,我等着。

警察小李:陈警官,经过DNA比对,展贤的DNA与录音里的老者,也就是程叔的高度吻合,鉴定结果是,直系亲属关系。

陈警官: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程叔:这能说明什么呢?我杀人了,还是防火了?

陈警官:录音里有你指使媚拉参与冯蔚儿死亡案件做的伪证!

程叔:录音这种东西是可以合成的,你们玩够了没有?

场景:警察局接待处

展贤(不敢相信):你们肯定是抓错人了。

尘星(着急):就是,程叔怎么可能是教唆杀人呢?

展贤:警官,我们要给他请律师。

警察小李:可以的,不过,他自己早就请好了。对了,展先生,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问,程先生跟你是什么关系?

展贤:他是我父母走后,唯一的亲人,虽然说他只是个管家,但是他待我犹如儿子一样的疼爱,他一辈子都没有再娶,也没有找别人的女人。

警察小李:那就不难解释了。

尘星:警察先生,你的意思我们不是很懂。

警察小李:没事,没事,我们懂就可以了。你们等消息吧哈。

陈警官:现在司机也招了,人证,物证都在,你告诉我你还想抵赖到什么时候?

程叔:现场的煤气,是媚拉放的,这一点,她脱不了干系。她事后一直拿展贤在现场打过冯蔚儿耳光的视频威胁我,我岂会在意这种女人的威胁。

陈警官:展贤先生只是打了冯蔚儿耳光,冯蔚儿却自己吃了过量的药,但不至于死,后来,媚拉去开煤气才是死因所在,但当时现场的警员一进屋就关了煤气,因为炉上熬着汤药,没有人去注意到,而且就算有人故意开煤气,待煤气散去了,也就没有再写入现场笔录。

程叔(伸了懒腰):媚拉这个女人,手段还是有的。

陈警官:你严肃点!那悬崖坠车案件,你指使司机的事情,跑不掉了吧?

程叔: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展贤的妈妈林语,不能给她想要的生活,害得她有了展贤后还得嫁个展贤的老爸,可那个男人对林语不是拳脚相加就是恶言相对,都是我害了她。当展贤三岁的时候,我应聘了当展氏的管家,一做就是31年。我做牛做马,服侍着他们夫妇去世后,我又把展贤当亲儿子来看待。哦,不,他本来就是我亲儿子!他要的,我都会满足他。直到他遇到尘星,那个女孩,我看得出是个好女孩,也值得展贤去付出。所以,我必须替他斩除后患。

陈警官:那你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去教唆杀人?你怎么会有这么扭曲的思想!

程叔:陈警官,你也是做父亲的人了吧。

陈警官:这个跟案件有什么关系吗?

程叔:我只是在做一个父亲该付出的爱,我只想他快乐,谁让他不快乐,我就让他不快乐,仅此而已。

陈警官:你的爱是自私又狭隘的。

程叔(苦笑):谁又不是呢?

场景:警察局接待处

警察小李:展先生,尘小姐,真相你们都知道了。

展贤:我想见他最后一面。

警察小李:我跟陈警官申请下。

尘星:展贤,你挺住,你还有我。

陈警官:程先生,你儿子要见你。

程叔(眼里有什么在闪烁):不见。

警察小李:很抱歉,展先生,那个人不想见你。

尘星:那他有留什么话吗?

警察小李:有,他说什么小笼包的配方,放在他房间书桌的第二个抽屉里,想吃了就自己做吧。

展贤(仰头流泪道):爸·······你回来。

尘星(小声抽泣):程叔······您这是何苦呢。

旁白:三个月后,尘星与展贤在拉斯维加斯完婚,狱中的程叔,看着照片中的那对新人,心里一直在说,林语,咱们儿子多帅气,就像星星一样的帅气。而此刻,在某山村的一家农户里,有个男人正在梦中呼喊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尘星。

村妇:老伴,他在喊啥?

村长:好像是什么星?

村妇:喂,喂,孩子,你叫啥名字?

男子:夏······夏明俊······

(剧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67days 看着妳拉粑粑拉得红筋都出来了… 第二次拉完还继续睡了,抱妳都不醒~ 叫我如何是好呢?
    sueva阅读 59评论 0 0
  • 三星堆,三角恋 三叉路口下三滥 三条三筒和三万 三只松鼠三鲜面 三生三世脑残片 三更半夜才发现 三月一切都再见
    野渡ing阅读 103评论 0 1
  • 2.14情人节是年轻情侣专属的欢庆日,朋友圈比平时聒噪很多,好像在举办一场秀恩爱大赛。但是我们也知道即使在这个物质...
    美丽张张阅读 201评论 0 0
  • 有人说,当你觉得自己很惨的时候就去看书吧,书里的那些人儿一定会刷新你对“惨”的认知,你自以为的惨,永远都是坐井观天...
    Dali王阅读 8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