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坡|你是否还在江湖中颠沛?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说江湖是一汪碧海,那么我们每个人之于这海,都不过是一粟,似蜉蝣,卑微而渺远。如果说侠客的江湖是刀光剑影、柔肠百转,那么文人的江湖便是庙堂市井、吟风弄月,是你我心心念念的那个以梦为马的诗和远方。

古往今来,多少豪杰志士曾经光芒万丈,可终究无法砥砺岁月的侵蚀,江湖的颠沛。为什么?我想多半是性情所致吧。哀而不伤,热爱多过抗拒,这才是大家风范,是一个文人的正向气场。

你会问:哪有这样的人啊?痛苦、惆怅是文人的常态啊,非痛苦不能成文是普遍规律啊!可是,自从爱上了那个叫东坡的男子,我发觉一切都跟原本的样子不一样。

他说:“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雨天难行又怎样?反正有装备,随他去吧!抱怨没有意义,顺应才是正道啊。其实,他是告诉我们要爱生活啊!

你看,他研制东坡肉、东坡肘子的做法,他酿酒,他烹茶,为何不倦?只因有兴味,是情趣罢了。栖于尘世,本来就该有些烟火气的,不然素材从哪儿来?感悟又源自哪里?

这爱亦渗透到东坡每一次的流放和贬谪之中。不抱怨,随遇而安,苦中作乐,笔下的那些词句都是明证啊,不然怎么会有“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他说:“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云人物。”气势之外,你还读出了什么?同时代风云人物盛极一时,可终归是陈年旧事;历史上的风云人物,无论当时当事多么意气风发,都有可能在谈笑间化为云烟,都不过空梦一场罢了。

悲凉吗?该是悟道之后的释然吧。明白了这尘世间走一遭的意义,反而会看淡很多东西,功名利禄转头空,爱过的人,流过的泪,写过的诗才是真切的,鲜活的,无愧于心的。

他说:“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爱一个人,无论生死都在心里。像爱自己一样爱她,那才是大爱。

也许你会说,他并不忠贞啊,她之后还有两个女子,哪一个他都很看重啊。可若是你知道他是“乱花丛中过,片叶不粘身”的苏东坡,与烟花女子交往看似不羁,可从来都是大大方方、不曾有染,你还会对他的对待情爱的态度有偏见吗?

没错,唯一是美好的,想念本身也没有错。可若是一个人在爱人离世后,因为爱,自我折磨,日渐憔悴,就真的是对曾经的爱最好的回馈吗?显然不是,走出阴影才是,超脱怨念才是。

他还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望着中秋的圆月,分离的苦痛,渴望团聚的心绪,就算是他这样凡事皆有化解之术的人也不能例外,何况子由既是手足、又是知音啊。

然而,他想了想,天宫还是凄寒得很,人间虽然“有悲欢离合”,可是恰如那月儿也“有阴晴圆缺”,这再正常不过了。

现实残酷归残酷,存着一份美好的希望总是没有坏处的,至少心里会因此洒满阳光。所以,他还是选择许愿,替自己,也替我们说出心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艾青在诗中吟咏:“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仔细一想,这爱只关乎爱本身,哪管什么故乡他乡,哪论什么美丑模样,是心中的那片天地,是有情怀便能成就的别样之美,那美就是你的诗和远方,是唯独属于你一个人的至尊之享。

武士的江湖飘忽动荡,文人的江湖明争暗抢,身处哪一方都会在心里留下难以言说的伤,若非心底无私,若非生性旷达,恐怕早已在一次次的颠沛流离中迷失了心智、跳脱了纯真,归于黯然,归于沉寂。

可东坡不同,仕途的不顺遂、亲人的离别、天气的变化、政治的风云……,无论经历了什么,即使偶尔心有波澜,最后他看起来都还是那个“定风波”,心底里纯粹得很。一门心思写他的诗,游他的园,钻研他的生活之道,绝不会因一时一事而将自己困住,甚至困死,即使错了,也不过是自嘲而已,又能怎样。

这样的人,我想,即便是今时今日,也当得起“男神”二字吧……

读书&男人装&想法&武侠江湖专题联合征文公告|男神,你是否还在江湖中颠沛?


本文内容纯属原创,如需转载请私信联系作者。未经许可转载或擅自标注原创者,将保留一切追责权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