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龙(续写)

奥楚蔑洛夫警官穿过市场的广场回到警局,一路上,他裹紧军大衣满脸严肃。叶尔德林跟在他身后,跟他保持大概十几米的距离。

进到办公室,奥楚蔑洛夫脱下大衣,回头看到叶尔德林端着醋栗还没走到门口,顿时叫了起来。

“嗨,叶尔德林,你的脚底是踩了铅水了吗?你看你走得比伊万警官养的乌龟还慢。你快走几步,帮我去写个拜贴,我要去席加洛夫将军家拜访他的哥哥,尊敬的乌拉吉米尔先生。那真是位令人尊敬的老爷,我上次见到他还是在五年前呢。你一定也记得,那天是阅兵日。哦,是了,你是没有资格到队伍中间去的。总之,我那次看到他就站在席加洛夫将军身边,看起来可一点都不比将军差,将军家的人自然也是不会差的。”

奥楚蔑洛夫说话的当口,叶尔德林走进办公室,把盛放醋栗的筛子放到茶几上。

“好的,长官,我这就去。”

“一点要用最好的纸,最精美的包装,最诚恳的语气。哦,对了,还要告诉他,我对他老人家的小狗受到的委屈深感不安,我会惩罚那个作弄它的家伙。”

叶尔德林出门去做这件事,奥楚蔑洛夫端起醋栗去了局长办公室。

“奥楚蔑洛夫,”局长从硕大的办公桌后抬起头来,弹了弹指间香烟的烟灰问,“有什么事吗?”然后马上看到了奥楚蔑洛夫手里端着的醋栗,“那是什么?”

奥楚蔑洛夫把醋栗放到桌上,说:“我今天去市场执行公务,看到这家的醋栗确实不错,你看这个头,这颜色,真是上好的货品,我就买了点,给您也尝尝。”

“那可真是太好了!我最喜欢吃这个,吃这个喝点啤酒实在是一种享受。对了,你确定是买的吧?不是强行没收的吧?”

“当然不是,我们是公正的警官,怎么会做那样的事。”

“不是就好,一个国家的警官,是一定要做到公平正直的。”

“那是一定的,您一直都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奥楚蔑洛夫边答应着,边跟局长说了市场上的事。

“席加洛夫将军的哥哥?乌拉吉米儿先生?天,我竟然不知道!我们可是老朋友了!”

“是的,听普洛柯尔说来的是乌拉吉米儿先生。我已经让叶尔德林递了拜贴,我决定明天去拜访他老人家。对于因为我的疏忽让他的小狗受到的委屈,我想登门致歉。”

“对,这事你可没做好,作为公正的警官,你就应该先问清缘由再处理问题。小狗也是有尊严的,说不定它的主人就是位尊贵的老爷呢。你去吧,顺便告诉将军和乌拉吉米儿先生,过几天我一定登门拜访。”

第二天,奥楚蔑洛夫去了将军家,刚到门口,就看到一条背上生有黄斑的白色小狗窜了出来,他马上就认出了它。

“哦,伶俐的小家伙,昨天吓到了吧?你能这么快恢复可真是太好了!”

“奥楚蔑洛夫警官吗?”小狗的主人――乌拉吉米儿先生跟在小狗的身后问。

“哦,是的。”奥楚蔑洛夫直起身来,满脸温和谦恭的笑容,“您是乌拉吉米儿先生吧?五年前我有幸见过您的。”

“那个我倒是忘记了,不过,我听人说,昨天你说我的小狗毛色杂乱,样子丑恶,还要当场处死它?”

“没有的事,先生!”奥楚蔑洛夫叫了起来,“是谁乱说话的?我知道,一定是昨天那帮愚蠢的家伙,他们总爱拿没影的事在贵人面前献殷勤。真的,您不常来不知道,我们这里大家都知道,他们那种人,是惯于做这种事的。”

“我不管怎么样,”乌拉吉米儿先生挥了挥手,“这小狗是我的宝贝,我可不允许别人无缘无故把它处死!”

“天啊,处死?您可真会说话,这样一条可爱的、伶俐的小狗,除了那些愚蠢的家伙,我想没有哪个体面人会舍得骂它的,更不要说处死了。”

“好了,我要陪它去兜风了。”乌拉吉米儿先生说完,没有再理会奥楚蔑洛夫,牵着小狗走了出去。

奥楚蔑洛夫站在门口,嘟哝了一句什么,对着站在门口的普洛柯尔说:“老兄,麻烦你带我去见一下将军。”

“可是,将军出门了啊!”

“他不是同意我今天来拜访的吗?”

“可是您拜贴上写的是拜访乌拉吉米儿先生,您刚刚不是见过他了吗?”

奥楚蔑洛夫脸色有点发白,紧了紧他的军大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李雨霏 奥楚蔑洛夫裹紧军大衣之后,就去到了将军家中还狗。他身后的那一个火红色头发的巡警也被他遣走了,现在只有...
    眼里的湖阅读 1,572评论 0 2
  • 将军家的厨师牵着将军家的狗走了,赫留金也尴尬的垂着头,把右手藏在袖子里。像刚刚被牵走的“凶手”一样哆嗦着走了。回到...
    尛丶阅读 550评论 0 0
  • 一觉一梦,又见花开,半夜醒来,泪流成河。 每当夜深人静时,无尽怀念失去的亲人,在渐行渐远的日子里,思念亲人更加的浓...
    胡杨公主阅读 245评论 2 7
  • 49、火大无烟,水顺无声,人之情苦至极者无语。 50、男儿腹有诗书千万斤,不及女子胸前二两肉。 51、辽东猛虎,啸...
    南冬无雪阅读 1,332评论 0 2
  • 医院大楼周围有一大片草坪。草坪上点缀着一些各色花草,几只蝴蝶时不时从上面飞过。 整个草坪被几条道路划隔开来,其中有...
    通灵半藏阅读 8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