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不过悲剧一场(5)

莫北北整整失踪了五天。一百二十个小时。

第六天,她路过高二(5)班若无其事的跟项阳打招呼,“项小阳,又在刻苦学习呀!”

项阳抬起头看见嬉皮笑脸的莫北北,又惊又喜,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仿佛这五天所有的事情只是梦。一场噩梦。梦境中,他把一个姑娘弄丢了,然后,他拼命找她,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了。

他温柔的摸摸莫北北的头,感受切切实实存在的温度,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这一刻,他是如此贪恋。

莫北北一脸鄙视的打掉项阳的手,说,“大早上的,装哪门子的深沉,撤了。”然后就向高二(4)班走去。

没有责怪,没有询问,没有任何言语。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对于项阳而言,她回来了,并且一切安好,就心满意足了,就够了。

莫北北的失踪,由于校方和家长的协商,没有掀起一丁点的风波,除了杨小贝和项阳知道事情的存在,所有人只是以为莫北北因病请假了。

生活不会被一些不足为道的小人物搞得惊涛拍岸。纵使深海处,早已暗涌横流,它的表面依旧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一上午,莫北北都被杨小贝机关枪似的袭击,一会儿你这几天跑哪去了,一会班主任这次真被你气出内伤了,总之,五天来发生的点点滴滴,有的没的,自己臆测的,别人猜测的,通通复述给莫北北听。

杨小贝一本正经地说,“北北,你都不知道这几天项阳有多担心你。他每节下课都会来咱班看看你回来了没。”

“项小阳这么磨叽。至于嘛。”莫北北不以为意地回答。

“北北,你别这样说他。”杨小贝继续说道,“他知道你不见之后,旷了两天的课去找你,最后五班的老师给他家里打电话,才见他来学校,有些事,你不想说,我们也不强迫你,不过,你还是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吧,他真的挺担心你的。”

“嗯。”莫北北轻轻点一下头。

对于有些人,有些事不需要解释,对于有些事,有些人没必要解释。项阳属于前者,莫北北属于后者。

莫北北偷偷在课堂上给项阳发了条短信:晚上一块去吃麻辣烫。

不一会儿,就收到回复:嗯。

那些早已被写好的剧情,我们即使无法理解,也只能遵循剧本一幕一幕的演绎。

就如同项阳摆弄着手机不知该编辑什么话对莫北北说时,就收到莫北北的短信。

就如同明明这个城市很小,项阳和莫北北同走在一条街道上,却一次都有遇见过。

就如同偷偷隐藏在深不可测的心底的伤疤,早已被项阳偷窥到。

只是,我们选择假装不知。

冬天夜晚最热闹的地方应该就是麻辣烫小摊那里了,放学后,学生三五成群,结伴而来,吃着热气腾腾的东西,没了学校沉闷的气氛,这时他们没了眉头紧锁的愁容,不再沉默寡言,热烈的谈论着与学习无关的话题,回到了孩子般单纯的模样,无所顾忌的欢笑。简陋的小摊变成了学生们最留恋的记忆。

“你短信回的挺快啊,难道尖子班允许上课玩手机?”莫北北没有形象的继续狼吞虎咽,战斗力满分。

项阳没有动筷子,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莫北北,像心爱的玩具失而复得,眼神中写满欣喜,解释道,“正好拿手机看时间。就顺手回了。”

莫北北用筷子指着项阳,眯着眼睛,一脸怀疑地说,“骗谁呢,我记得五班墙上可挂着一个高级的钟表,那可象征着你们尖子班雷打不动的霸主地位。”

“就你知道的多。”说完瞥了一眼莫北北,开始对面前的食物一通横扫。

“下雨了。”莫北北失神的望着夜幕中纷纷落下的丝丝细雨,低声说,“多希望今晚能下一场大雪,冬天好久不下雪了。”

“小北,明年我们去北方看雪吧。”项阳说。

莫北北沉默不语,听见眼前这个男孩,对她说,小北,明年我们去北方看雪吧。我们去北方看雪吧。

莫北北忽然从项阳晶莹剔透的眼睛中,看见自己满脸悲伤,一双失去了色彩的眼睛,布满厚厚一层雾气,似乎永久散化不开。莫北北说,“项阳,你该回家了。”

项阳满是期待的眼神逐渐黯淡。莫北北不再去看项阳,她怕轻微触动,就会使她瞬间泪流满面。

不知何时,我们不敢回应任何承诺,那些承诺太遥远,我们不敢期望。

莫北北拒绝了项阳送她回家,黑雾包围世界,两个人就这样向着不同的方向走去。

莫北北转身望着项阳离开的方向,直到项阳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莫北北终于被泪水打湿了脸庞,她突然害怕,害怕有一天她依赖的男孩,会像现在这样,一点一点,走出她的世界,不再出现了。

莫北北向着项阳消失的地方走去,她只想再靠近他一点,就再靠近一点。让心不再不安。

第二天。

杨小贝把书包往桌上一扔,就对莫北北说,“我看见五班的老师在班级门口跟项阳谈话,旁边应该是他的爸妈吧。”

“为什么?五班不是一般不会请家长到学校嘛?”莫北北顿时有点疑惑。

“不是太清楚,好像是项阳最近成绩下滑特别厉害。”杨小贝也是一头雾水。

莫北北趴在窗前偷偷地把头伸出去,看见五班门口站着几个人,项阳修直的身影,显得落寞。莫北北认识隔壁班的班主任,另外两个大人背对着莫北北。

莫北北想那应该就是项阳的父母了。虽然看不见面容,却给人很舒服亲切的感觉。

项阳猛然注意到莫北北,表情自然露出微笑。其他人留意到项阳的变化,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一个扎着马尾辫,瞪着大眼睛的女孩,出神的望向这边,意识到被人发现,做个鬼脸马上躲回教室。

莫北北像做了坏事被发现似的,心怦怦直跳。一瞬间她与项妈妈眼神对视,发现了原来一个人的眼睛能够如此吸引人。让人不知不觉想去多看几眼。

项阳就应该生活在这样充满爱与温馨的家庭里,有个这样温润如玉的妈妈。

饭桌上,项妈妈边给项阳夹菜,边温柔的问道,“项阳,今天你们老师说的女同学是趴在窗前的那个小姑娘嘛?”

项阳还没来得及回答,项月就大呼小叫指着项阳问,“哥,你早恋啊?我老师可说了,早恋的人都是坏学生。”

项阳隔着饭桌,拿筷子狠狠往项月头上敲,“鬼机灵,就你话多,你一个初三的小丫头懂什么,好好吃你的饭吧。”

“妈,我哥就是典型的…做…贼…心…虚。”项月嘟囔着揉揉头,冲项妈妈撒娇道。

项妈妈一脸宠溺的笑着对项月说,“妈妈帮你教训他。”

听到妈妈的回答,项月得意的看着项阳,一脸‘你死定了’的表情,然后兴高采烈的继续吃饭。

“妈,不是小月说的那样。”项阳急忙解释道。

“好啦,你俩赶紧吃饭吧。”项妈妈示意项阳不需要解释,说,“一会儿小阳帮妈妈做刷碗吧?”

“嗯。”明白妈妈没有多想,项阳笑嘻嘻的点点头。

然后,餐桌上一如往常的嬉笑热闹。

晚饭后,家里恢复安静的氛围,厨房里,项妈妈温柔的说着,“那个小姑娘还挺可爱。”

“是的。”听见妈妈夸莫北北,项阳忍不住的窃窃自喜,似乎丑媳妇终于被公婆认可了。还沉浸在喜悦之中,项阳被妈妈的一句“你喜欢她?”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变得不知所措。

项妈妈轻轻地拍拍项阳的肩膀说,“妈妈就是想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你的事,爸妈不会过多干涉,你长大了,该有能力去面对一些事了。”

项阳一脸茫然地回答,“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上次旷课就是因为那个女孩吧。”看到项阳微微点头,项妈妈继续笑着说,“我儿子追女孩的方式真让人感动,不过眼光不错,妈看着也挺喜欢。”

“妈,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项妈妈的话使项阳有点不好意思,脸感觉稍稍变得微烫。看着项阳害羞的样子,项妈妈忍不住笑出声来,说“我跟你爸不反对早恋,不过你做事要学会懂得分寸,学习对你们来说还是重要的,妈也相信你能够平衡好两者之间的关系。”

“妈,我懂。”项阳坚定回答道。

“那就好,什么时候你成绩稳定了,请那个小姑娘来家吃顿饭吧,妈挺想认识认识她呢。”项妈妈轻柔的抚摸几下项阳的脸庞,宠爱的说道。

“好。”项阳兴奋地张开双手紧紧的拥抱着项妈妈。

我们活着就该庆幸多么幸运,自己疼惜的人,也能够被自己最亲的人喜欢。

对黑暗渐渐依赖成瘾的灵魂,在愈加黑暗的漩涡中,不再挣扎,反而自由的随之起舞。项阳任由黑暗紧紧把自己包裹住,如一个蚕茧,不露丝毫缝隙。耳边轻微分贝的声音变得更轻微,渐渐的,渐渐的,沉睡了。整个世界跟着陷入了沉睡中。

你我,不过悲剧一场(6)

http://www.jianshu.com/p/0a7b3a116a1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时间像沙漏里的一粒粒沙,时时刻刻悄无声息地遗漏,转眼间快要见底。转眼间我们又长了一岁。 气温骤然回升,新闻说,20...
    赵赵赵啊阅读 263评论 0 2
  • 有些故事不需要轰轰烈烈,反而生活中一言一行拼凑出来的故事,才更让人感动。 ...
    赵赵赵啊阅读 295评论 2 3
  • 为了阻挡冷空气的渗透,教室各个角落被严实的封闭着,较高的温度,遇见冰冷的窗户,凝结成了层层冰花。 莫北北凝视着似霜...
    赵赵赵啊阅读 306评论 0 4
  • 战火纷飞的期末考试终于告一段落。校园里到处欢呼雀跃,唯一一片净土,就是高三校区那里,他们亘古不变的传统最晚放假。 ...
    赵赵赵啊阅读 259评论 0 2
  • 由于公司要搬家,今天收拾完东西,着实闲来无事,就去老乡群里面,看看大家都在聊什么话题,果然,大家都在聊风来了,霾走...
    珂珂巫阅读 736评论 6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