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少年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对某样东西期待太久,便容易失望。还好在我屡次受挫之后,终于有所成长。所以对“邪不压正”这部电影看了太多相关宣传,却始终压抑着期待,因此有幸获得了更为具体和丰富的观影体验。

开始喜欢姜文电影从“让子弹飞”开始,“一步之遥”是看不懂了的,但仍旧喜欢。“邪不压正”和“一步之遥”的优缺点有些相似,坏的仍然是缺乏故事性和整体结构感,好的是细节的琢磨和讲究局气的风格。

电影开头是极其惊艳的,可以媲美“杀死比尔”的干脆利索的暴力血腥、还有特效制作下雪后的老北京城风貌、把饺子吃出精致吃出高级的仪式感、京骂与英文之间随意切换的幽默风趣、还有华尔兹圆舞曲的悠扬与各种绚丽色彩的碰撞……姜文将所有他擅长的、他爱的东西一股脑抛给观众,看的过程中我忍不住鼓起掌来。(当然,只有我鼓掌了,有点尴尬。)

一开始以为是复仇的故事,后来成了找爸爸的故事,再后来成了一个大家都失败了的局面,故事发展到后面变得支离破碎,我所以为的剧情发展莫名被抛到九霄云外。当我看完电影重新思考时,我想,这部电影给我呈现出来一个少年的梦。

电影中六个主要角色。

首先说蓝青峰、朱潜龙和根本一郎。蓝青峰有些亦正亦邪,后两者则是彻头彻尾的反面角色,但他们三个更令我喜欢一点。因为两个字:“真实”。朱潜龙和根本一郎虽然坏事做尽,但他们每一次行动,有目标,有原因,作为观众你清楚的知道他站在什么角度,他什么性格,他为何这样做。蓝青峰,自以为下了一盘大棋,也确实有资源有手段,他也有目标,只是长远目标不够清晰。但电影最后明确了他当前的目标就是保护张将军。而他为此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实现这个目标,虽然蓝青峰这个人未免有点傲慢自大,故意拿腔拿调,最后把自己差点搭进去,当张将军体体面面的走进六国饭店,镜头转向蓝青峰,他鼻青眼肿,几乎要奄奄一息,仍然敬了一个礼,那时候我便觉得蓝青峰也还是招人喜爱的。

另外三个角色,李天然、关巧红和唐凤仪,这三个角色我觉得太飘忽不定了。他们三个每一步的行动都难以琢磨,更无法理解。李天然开始喊着要报仇,又迟迟不动手,反而捉弄起两个目标敌人,后来被关巧红解释为恐惧。而他轻易的认爸爸、找爸爸,也更让人觉得这个人物太浅太浮,不像一个真正的人类。关巧红和唐凤仪这两位女性;一个如红玫瑰般艳丽夺目,一个如白玫瑰般淡雅坚定,两个女性虽然都和李天然发生了两性关系,但更像是李天然的母亲,教给他爱,让他坚强成长。蓝青峰,被赋予了李天然父亲的身份,但身为人父却只能提供丰厚的物质资源,而且自私自利,全程再利用李天然,因此他最后落得个被朱潜龙打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半惨不惨的结局,想起来真是戏谑。

整部电影看起来就像是李天然的梦,一个中二少年的梦,一个中二少年的成长过程。自己有着盖世武功而且还有报仇雪恨这一终极目标。物质父亲蓝青峰虽然提供了资源,却是坏的,利用自己的,所以最后要被打成鼻青脸肿的猪头模样。而朱潜龙和根本一郎,故事中虽然是无恶不做的坏人,但他们更像社会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行事,所以少年的李天然要反抗,要除掉他们。在少年的梦里女性总是兼具着母亲和情人的双重角色,是善良的、温柔的、同时也是教育他成长的美好形象。而这场梦中的主角,李天然,是幸存者,是幸运儿,却又觉得自己受到百般阻挠,遇到各种阻碍,但他终究会所向披靡,因为这是他的梦,他是自己梦的主人公。

这场梦里还有少年记忆里被美化了几十倍的故乡北平,既有银装素裹的北平风光,也有山清水秀的北郊风景,还有骑着毛驴散着步就能走到的长城,更有可以骑着自行车的屋顶……景物虽美,但终究,是梦啊。

梦里,以为这一切都是真的,有情感,有情绪,全部感官调动起来倾其所有的投入进这场梦里。可因为是梦,所以美的不够真实,苦难也不足以毁灭自己,运气也来的莫名其妙。

而且这场梦很长,一个少年对抗了整个世界真实的狡诈邪恶,也接收了整个宇宙的爱与温泉,终于少年长大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