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三”的经历是怎样的

文/八斤


01

星期二上午,林熙正在办公室写工作简报,办公室电话响了起来,她感觉自己的眼皮突突的跳了两下,只听见邻桌的吴姐喊道:“小林,电话!”林熙正在纳闷是不是主任在催简报,只听一个陌生的声音:“请问是林熙吗?”“对,请问有什么事?”“我们是单位纪检部门,今天早晨我们接到一个匿名电话,有人举报你生活作风不良,请您马上到3楼的会议室,我们部门人员想向您了解一些情况。”林熙感觉脑袋一片空白,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到嗓子眼,她顿了顿,不断地深呼吸,这才平静下来。“自己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生活作风不良?或许是弄错了也未可知。”她定了定神,便向3楼走去。

她一推开会议室的门,好家伙,阵仗还不小,齐码码地坐了一排,中间是分管纪检部门的领导,纪检部门的主任,副主任,工作人员,依次左右排开。她咽了咽口水,莫名地有点心慌,只听分管领导柔声地说:“林熙呀,来,坐!别紧张,我们只是找你了解下情况。”说是了解情况,分管领导都出面了,可见这件事单位还是很重视的,林熙心想。她默默地祈祷,希望这件事弄错了。

她虽然心里犯怵,但是却面带微笑,她努力支撑着,大大方方地坐在了分管领导的对面。“林熙,于洋的老婆举报你破坏她的家庭,和他老公有不轨行为! ”林熙一听,一股怒火从两肋一下子窜了上来,真想拍着桌子破口大骂,但是残存的理智把她拉回现实。“我和于洋是老乡,接触不多,仅此而已!”

于洋36岁,因工作原因,与老婆长期两地分居,因至今未子,所以单位里关于他的流言纷纷扬扬从未停止过,林熙也听说过一些,不过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于洋和林熙都是邻县的,林熙是考公务员而于洋是军转干。俩人谈不上私交,只因是老乡,见面点头的交情,有时同事聚餐,不过闲聊过几句。

“有人曾见过你俩单独一起吃过饭!”林熙快速地眨了眨眼,冷笑了一下,“绝对没有!我和于洋接触都是在单位聚餐的时候!”林熙心里哀叹着,自己真是当代版的窦娥,莫须有的罪名也是不好洗脱,尤其是与人有染的嫌疑,难道要自证是处女不成。

林熙一项一项回答着,都是些不咸不淡的问题。难道还有PS的激情照不成?直到谈话结束,林熙都没有看到有力的证据。只不过结尾分管领导对林熙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什么女孩子要洁身自爱,党员干部要注意言行,让林熙心里很不舒服。

02

第二天,林熙上班的时候发现,局里的人看她的神情都躲躲闪闪的,中午在食堂吃饭,她总能感觉有人在背后咬耳朵。她有些烦躁,本来她都没放在心上,可同事们的指指点点让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事实未明朗之前,她就是所谓的“小三”,单位里本就是无风不起浪,更何况已经被谈过话。

中午下班后,林熙无精打采地回到出租屋。林熙因家在邻县,便在单位附近租了2室一厅,方便休息。平时,林熙都是中午在出租屋休息,晚上开车回家,偶尔加班的时候,就歇脚在出租屋。出租屋本是林熙一人居住,后来,邻部门的韦阳因暂时租不到房,便同她住在一起,反正林熙平时也不在。一回来,韦阳便关心的凑上来,问东问西。韦阳知道林熙肯定在食堂没有吃饱,便给林熙端了碗鸡汤。韦阳因食堂饭菜不可口,一般都是自己下厨,林熙向来是图个方便。林熙和韦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韦阳看林熙闷闷不乐的,便劝道:“你身正不怕影子歪,怕啥,这种事都是一阵一阵的,过段时间就好了,来,喝鸡汤!”谁说同事之间都是勾心斗角,同事之间自有真情在!

下午上班,林熙心不在焉地坐在办公桌前, 主任一个电话打来让他去办公室谈话,“林熙呀,具体的事上午纪检部门的同事都跟你谈过了,来,别站着呀,坐!”“于洋的老婆闹的厉害,抓住这件事不放,县纪委也很重视这件事,在事情没有结果之前,你先休息几天。” 林熙暗吃一惊,想起了上学时候犯严重错误的同学被留校察看的处分,她叹了口气,“主任,我马上把手头的工作交接一下!”主任看了她一眼,笑笑:“清者自清,你要相信组织,局里已经成立专门的调查组,相信事情很快会大白的!”

03

林熙一回到家,林熙妈妈便问道:“咦,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林熙支支吾吾,她妈妈一看林熙神色不似往常,一顿寻根问底。林熙自知隐瞒不过,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骨脑地全都说出来了。

林熙妈妈听后,暴跳如雷,她一巴掌打在林熙的背上,“傻姑娘,人家让你回来你就回来啊?你怎么那么脓包,人家找你谈话你咋不表个态?就傻啦吧唧的嗯嗯啊啊!”林熙撅着嘴,坐在了沙发上,她妈妈仍不依不饶:“你就这样被泼了脏水,要是查不清楚,你一辈子都翻不了身!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名节,你明知自己是冤枉的,还不据理力争,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女儿!”林熙看了看盛怒的脸,心下有点后悔,自己表现的确实有点太平静了。这时林熙爸爸下班回来了,见状,也把林熙数落了一番。

这时,一个电话打来,林熙看了看号码,陌生人,“是林熙吗?”“请问您是?”“我是于洋!”“……”“林熙,不好意思,最近我和我老婆在闹离婚,她有点接受不了,所以才……”“你和你老婆离婚,关我什么事,再说你老婆怎么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了?”“我老婆听人家说咱俩在一块吃过饭!”“和你吃过饭的女的多了,怎么好好的诬陷我?”“因为她知道咱俩是老乡。”林熙彻底无语了,尼玛这是什么逻辑?“她无凭无证的,就直接举报?”“额,她现在是不想和我离婚,才这样的……”“好了,我不想听你和老婆的私事,我就问你这件是怎么解决?”“我准备明天去找局长汇报这件事,解释清楚!”“解释?哼哼……我相信你老婆出面解决比你更有说服力。”“……”“怎么有困难吗?”“除非我不离婚,她才肯出面。”“……,我给你3天时间解决,就这样,别再打电话了,省的你老婆以为咱俩真有什么事!”

“3天后你准备怎么解决?他老婆还是不出面?”林熙爸爸问。“不知道!”林熙撇撇嘴,“你怎么和他搅和在一块的?”林熙爸爸责备道,“我没有!”林熙嚎啕大哭起来,所有的委屈,无奈,气愤,羞愧都混杂在哭声里。林熙爸爸妈妈看到林熙如此,心疼不已,“哭,有用吗?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能么不让人省心,不是有爸爸在吗?你肯定背不了黑锅!”爸爸说完,就出去打电话了。林熙听到爸爸如是说,心里踏实好多,尽管她不知道爸爸有什么办法能解决。

3天过去了,除了韦阳打电话给她,陪她解闷告诉她事态的发展情况外,没有任何的电话打来。看来,于洋是没能说服她老婆。林熙心里正闷闷的,爸爸便推门进来,“熙熙,你别担心,没有的事,绝不会让你背。爸爸已经给你省纪委的叔叔打电话了,他会出派专人盯着事态的发展。”

林熙的亲叔叔,身居省纪委要职。提起他,林熙总是感觉头皮发麻,他这位叔叔,对自己和家人要求甚严,从不为家人徇私。爸爸好像看出林熙的担忧,拍拍她的肩膀,“熙熙,咱又没托你叔叔干啥,就是想让你们单位认真核查此事,总得给他们点压力呀,万一他们栽赃你怎么办?你一个刚上班的小姑娘,于洋可是个科级干部。再说你怎么知道于洋他老婆他们那边找没找人,万一事情查清楚了,他老婆那边不承认怎么办?做恶的人总得受到惩罚!法律就是用来保护咱们公民的!这件事不怕闹大,越闹大对你越有利!你也给于洋了3天时间,既然他不肯为你着想,你干嘛做他们不幸婚姻的牺牲品!”林熙听了爸爸的话后,便吃了一颗定心丸,老爸就是老爸,看事做事直击要害!

04

接下来的几天,还是很平静。本来林熙想问问韦阳调查的情况,看看老爸的方法否奏效,令林熙很纳闷的是韦阳的电话也打的很少了。林熙不好意思问别人,这种事怎么向别人开口呢?晚上,林熙给韦阳打电话,韦阳在电话中闪烁其辞的,林熙一听话风不对,便把电话挂了。难道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林熙心里有些忐忑,她打算明天去出租屋找韦阳。

第二天,林熙在出租屋等着韦阳回来。林熙在沙发上窝着看电视,她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她抬头看,不是韦阳,是韦阳部门的李琦。李琦一看见林熙,惊叫道:“林熙,你回来啦!” 林熙象征性地笑了笑,“额,你吃饭没,琦琦?韦阳呢?”“嗨,你看我,韦阳她今天中午有事不回来了,她把钥匙给我让我帮她拿工作服,下午全局要开会,统一着装!”林熙点点头。李琦还没等林熙说话,便坐在她身边,“林熙呀,我就说那个小三肯定不是你!”“啊?哈哈哈……”“听说省里面都来人了,看来事不小呀,现在调查组在全力调查呢!”“嘿,李琦呀,你咋知道不是我?”“你呀,天天深入简出的,天天晚上又回家。再说,调查组通过调查好像有了基本结论!”“嗯?”“韦阳没给你说呀?调查组联系她老婆,通过她老婆提供情况,进行了调查。说是你们这栋出租屋里的!”“什么?”

李琦看了看她,拉了拉她的手,“想不到吧!也就是说我们局里的在这栋出租屋里住的女生都有可能是于洋的情人!”看着林熙目瞪口呆的,她接着说到:“是这样,于洋的老婆,在于洋的车上装了跟踪系统,那个系统老是定位在这栋出租屋附近。”“咱们局是有几个小姑娘在这栋出租屋里住,那怎么知道不是我?”“于洋老婆给你打过电话知道不是你!”“啊?”“有一次她情人给于洋打电话,于洋老婆接的,她知道那个声音,她老婆去查过那个号码,那个号码不是实名登记的。那次以后,于洋那个情人就再也没用过那个号!”“不是,不是,于洋老婆怎么知道那个号码的主人就是于洋的情人?”“肯定是那段时间看他俩经常打电话呗!”“她也没给我打过电话呀?”林熙不解地问。“你有没有接过陌生的电话?推销的或是卖保险的?再或者是不出声的?”林熙彻底无语了,原来套路能么深?对,只有这样才能安全识别那个情人的声音。

看林熙所有所思的样子,李琦笑道:“于洋老婆的斗争经验很丰富的。”“恩,真丰富!那个我们出租屋有摄像头,把监控录像掉出来不就知道了?”“哈哈,林熙,你还真是……就是这样你才被诬陷!这个调查组能想不到吗?1至5楼的监控摄像,前几天最近一个月的都删了?”“……不会是故意的吧!”“嘿,林熙你终于开窍了。我们都猜测是故意的,可是人家老板说,本来是安排专人定期拷贝,专门把录像保存60天的,后来新来的一个伙计不小心删了。”看来于洋有意保护那个姑娘,老爸果然厉害,要是于洋再动什么手脚,她果然没有翻身的余地。

“哪有能么凑巧,是不是?早不删晚不删,调查组一来就不小心删了,不过人家确实小心,还做的不着痕迹的,”李琦叹了口气。“唉,李琦你怎么知道能么清楚呀?”林熙问道。“喔,你还不知道吧,我舅舅在县纪委,那天他来我家,还专门问你来的,怕你年纪轻轻的别受了打击!”林熙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李琦说话也能么漂亮,真是小瞧了她。她舅舅八卦就八卦,还说的能么好听!“那现在结果怎么样?”“目前还没有啥进展,于洋他们的善后工作做的不错!你看,我光顾着给你说话,都能么晚了?我得赶紧去拿衣服!”说完,李琦匆匆忙去韦阳的屋里找衣服去了。“琦琦,一起吃饭吧都能么晚了!”林熙试探性地问道。“不啦,不啦,我得赶紧回去,家里今天聚餐!”李琦边说边往外走,林熙见势也不再挽留了。

05

李琦走后,林熙一个人呆在屋子里,把事情仔仔细细过了一遍,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呀,说不准这就是场阴谋。幸好事情的原委渐渐浮出水面。听李琦叨叨了半天,林熙还真有点饿了,自己就准备吃泡面。午间的电视节目也是无聊,林熙准备边吃泡面边看电影。

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屋里的监控录像好久没有清理了。林熙以前一个人住,怕屋子里进小偷不安全,便在客厅的书架里安装了监控,由于书架的书满满当当,摄像头一般是看不见的。

自从韦阳搬来,她也就没再定期清理保存过监控录像。2个多月了的监控录像果然不好清理,林熙在清理的过程中,发现视频中有一个男人在敲韦阳的门。韦阳的男朋友吗?没听她提过呀?林熙不禁心里犯起了嘀咕。林熙看背影有点眼熟,等等,那不是于洋吗?林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她木然地坐在那里,努力使自己保持镇静,她把所有的视频录像点开,果然是于洋,录像里还有很多他俩亲昵的镜头。

此时的林熙脑袋像炸开锅一般,视频里的一幕幕涌上眼前,林熙气得浑身发抖。怪不得于洋老婆老是定位在这附近,怪不得自己被冤枉,怪不得1至5楼录像被删,怪不得最近最近和韦阳打电话,她老是支支吾吾。原来这里是于洋和韦阳的秘密基地,是他们约会的好地方,于洋经常趁自己回家的时候来找韦阳。这就是精心设计好的,林熙倒吸一口凉气,枉自己把韦阳当好朋友。现在真相已然大白,既然如此自己也没必要心慈手软了。林熙把录像拷贝到U盘里,便快递到局纪检部门,然后就开车回家了。

后来几天,林熙心里总是毛毛的,自己这么做会不会太狠了,可是一想到他俩把她瞒的好苦,就气不打一处来。从爸爸嘴里得知,后来不知谁寄了一份关键性的证据,事情便出现了大反转。于洋被撤职,他的那个情人被开除。林熙听后,默默无语,没多久就被单位叫回去上班了。

林熙回去上班的时候,看到韦阳在收拾东西。林熙呆呆地看了韦阳一眼,准备离开。韦阳叫住了林熙,“对不起啊,林熙!”林熙苦笑了一下,“你能么年轻,为什么……”韦阳叹口气,“当时我和我相处7年的男朋友分手了,于洋刚好出现,也许我是想填补我空白的心,但是后来,我发现于洋被她老婆折磨的也挺可怜,竟也惺惺相惜起来!”“但是你也不能当第三者呀?你……你这么不看重你自己的名声吗?”“我没想到他老婆闹能么厉害,本以为他俩离了婚,我俩就能顺理成章的在一起。”

林熙听过后,摇了摇头,转身离开。“林熙,我知道那份证据是你寄的!”林熙没有回头,“调查组给我看过那份录像了,我不怪你,因为事情已经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之内了。是于洋暗示她老婆,他的出轨对象是你,本以为你俩清白之身,她即使调查,也不会连累你。没想到她老婆不依不饶,省纪委的也派专人下来跟踪调查……”“所以说一开始,你们就想把我当做替罪羊?”“……”林熙听她没有再说话,就直接离开了。

后来,林熙听说于洋也辞职了。“被小三”事件发生后,林熙爸爸妈妈不放心林熙一人在外,托人把林熙调了回来。林熙有时候会想如果自己那天没有清理监控录像,结果会是什么样?或许一切都是天意,只是不知于洋和韦阳现在还在一起吗?俩人现在过的怎么样?

林熙有时候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所有的一切都湮没在静静的时光中。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4,481评论 1 30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908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710评论 0 214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372评论 0 183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216评论 1 262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949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58评论 2 27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308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83评论 7 237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75评论 0 21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416评论 2 217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57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314评论 1 33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215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82评论 3 21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65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91评论 0 17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87评论 2 2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830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