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妖精【10】老韩的拒绝

“阿周,这个案子由你来做。”第二天云十三将蒋总办公室的设计交给公司的男设计师阿周来做。

“老韩,你协助阿周做这个项目,客户的接待沟通你来做。”云十三又和业务经理韩金鹏交待几句。

“放心吧,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帮他装修,他那人我还不知道,江湖很深的,阿拉勿会让他接触公司里的小姑娘的。”老韩底气十足。

说起这个蒋总,云十三也是通过朋友介绍才认识的。蒋总全名蒋光耀,开投资公司的,三四年间,云十三给他装修了两次办公室。换个地方,换个招牌,懂行的人都知道这种投资公司在打什么擦边球。

蒋光耀接了师父空远的任务,一直绞尽脑汁想接触到朵儿,可是云十三这边公司派来的人都是男的,就算去云十三公司也看不到朵儿人,一打听都说出去办事了。几次下来,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蒋光耀蒋总这是对新来的助理朵儿动了心思,每次来不先看设计方案,却总是打听朵儿的情况,傻子都明白这家伙在打朵儿的主意。

要说这蒋光耀也是一副好皮囊,但是顶着两个特明显的黑眼圈让人一看就明白:这人不是操劳过度就是纵欲过度!再看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结论不言而喻。

他公司办公室的设计方案以前是吴小慧做的,但经过两次接触,他道貌岸然的外衣已经被扒下。主案设计师慧姐不过三十出头,风韵迷人,蒋光耀碰壁几次无可奈何只得放弃,金钱不是万能的。所以这次慧姐直接推掉案子,不想和他接触。

洽谈室里。

“老韩,那丫头怎么总是不在,她手机号码能给我吗?”蒋光耀没有预约,直接跑到公司,结果依然没有碰到朵儿。

“那是新来的,才来不到一周,我还真没她手机号。”老韩这话不假,他真没有朵儿的号码,实际上朵儿也没有手机。就在蒋光耀突袭公司之前十分钟,云十三刚刚带着朵儿出去,正是去买手机。

“老韩,你这不够意思了,不把我当朋友。”闻听老韩的回答,蒋光耀的脸立即黑了下来。

“蒋总,咱俩谁跟谁啊,真没有,骗你我王八蛋。”老韩打着哈哈,心想别以为带着我洗了几次桑拿就想收买我,朵儿那丫头整天和十三同进同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十三对自己有恩,自己可不会出卖十三。再说,想当年爷在魔都江湖也算一号人物,区区糖衣炮弹也想攻克爷,没门。

“那丫头我看着挺顺眼,这回我是来真的,从此收手安心成家。”蒋光耀点燃一支烟,同时拿出个鼓鼓的信封放在桌上说道,“给我这丫头的信息,或者帮我约她出来,事成之后还有重谢。”

老韩看了一眼桌上的信封,笑嘻嘻道:“蒋总,不是我不帮忙,我是真不知道,那丫头刚来,而且,你听我说,那丫头和我们老板关系紧密着了,这事不能这么办。”

“他云十三算什么老板,屁大点公司,给你们生意做算是看朋友面子照顾你们,云十三,十三点,他能和我比!”蒋光耀气汹汹很是嚣张,“老韩,帮我办了这事,以后你就跟我,去我公司上班,我蒋光耀不是亏待你。”

老韩沉默片刻,依然嘻嘻道:“蒋总,这事办不了。”

蒋光耀站起身来盯着老韩,他是查过老韩的底细的,贪财好色,从前也和人合伙开过公司却破产,如今落魄不已。他没想到自己会被老韩拒绝,收买老韩这在他看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

“这个项目你们别做了!”蒋光耀扔下句威胁气冲冲走了。

下午,云十三和朵儿回到公司。朵儿坐在自己办公桌前开心玩着自己的手机,不时问旁边的喵喵如何下载软件。

老韩走进云十三的办公室。

“中午蒋光耀来过咱们公司了。”老韩笑嘻嘻的坐在云十三对面,“这项目估计黄了。”

“做不了就算了,又不是穷的揭不开锅了。”

“这老色鬼不安好心啊,看上你那小秘书了。”老韩比划着说道,“在我面前扔了这么厚的一个信封,乖乖。”

“不是秘书,是助理!”云十三纠正道。

“有区别吗?!”老韩眉毛一抬,眉飞色舞,贱兮兮道,“这几天你和那小姑娘同进同出,谁看不出来你们关系不一般。”

“这几天你爽了,那蒋光耀请你洗桑拿吃大餐。”

“嘿嘿,我老韩从来都是好处照拿,办事照推。”老韩一本正经道,“那老小子也不自己照照镜子,收买我老韩,也不出去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老韩义薄云天,光明磊落。”

云十三打开抽屉,拿出条好烟扔给老韩:“他就是出去打听了才会想收买你的。”

老韩拿着烟仔细翻看,馋馋道:“哪来的?这可是只出口的,很难搞的。”

“朋友给的,你抽烟也悠着点,这几天咳得有点频繁了。”

“没什么事,不过,就这一条烟你就把我打发了?”

“改天请你吃烧烤!”

“不要这么抠门吧,那蒋光耀可是请我去的高档餐厅!”

“把烟还我!”

老韩脚底抹油立码跑出办公室:“烧烤也不错,酒得管够。”

此时,喵喵正好推门进来,大咧咧的坐下:“你又给老韩好烟啦?他现在抽的可厉害了,老远就闻到他身上那烟味。”

“有点形象好吧,我好歹是你老板。”云十三看着眼前大咧咧的喵喵说道,“老韩烟瘾那么大,说戒烟戒了好几回都戒不掉,与其让他抽那些廉价烟还不如给他点好烟抽,你也知道他家现在情况的。”

“咱们从小学到高中同学这么多年,虽然中间分了好几次班,但都在一个学校,小时候你坐我后桌揪我辫子你忘了?让我注意形象,我在外面够累了。”喵喵说道,“我不管老韩抽烟的事,可你从哪里招来的的那个丫头,外星球吗还是原始部落?”

“怎么了?”云十三问道。

“什么什么都不会,常用的办公软件,还有那些办公设备,电脑她就会开机关机和上网页。”喵喵气鼓鼓道,“还有,她入职好几天了,手续总得办吧,身份证,还有简历,月底发工资还要办银行卡,可我现在只知道她名字,其他问她一问三不知。”

“呃,算了,你就当她来公司玩几天吧,别管她了,过几天我就让她走。”

“不会吧,这是你云碰云十三说的话,这才创业几年你就腐朽了啊?什么叫玩几天,你也太不负责了,你这是老牛吃嫩草哎。”

“怎么讲话的,这话到你嘴里怎么就变味了呢?还有,我怎么就是老牛了?我和她可没什么事,别瞎猜。”

“不对,我问过花朵儿了,她现在就和你住一起,你别告诉我不是。”喵喵,云十三的老同学,哼哼道:“你那个大学女友呢,你可别对不起人家。”

云十三分手的事公司没人知道。

“分了。”云十三扭过头看向窗外,“我那边有两个房间,那丫头没地方去我才收留她。”

“分了?怎么回事?你们可谈了很多年!”喵喵突然间对云十三分手的事产生浓厚兴趣。

“别这么八卦了,对得起你清纯可爱的形象吗?”云十三打断这个话题,“出门左拐,回到你自己的座位上去,闲的没事吗?”

“切,装老板派头。”喵喵翻翻眼出去。

看着喵喵出去,云十三在自己座位上发起呆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