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事件:拿镰刀的清朝男人

我的老家坐落在秦岭大山之下,紧靠着项羽刘邦争霸之地—函谷关。从我记事起这里的乡邻们就对神明有着虔诚的信仰,不论祸福,凡是遇到事情都会去找算命先生算上一挂,或者进入深山的庙宇里虔诚叩拜,以求得神明保佑。因为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村民、我的家人包括我自己对鬼神、灵异传说也是深信不疑。不怕大家笑话,虽说我研究生毕业工作于媒体单位,本应该对这些光怪陆离的事情嗤之以鼻,但是骨子里反而愈加痴迷。今天要讲的故事是我二娘曾经亲身经历的事情,虽已过去快十年的时间,但是那种真实的恐怖至今想起来还是不寒而栗。

2009年我刚参加完高考的暑假,正在呼呼大睡的我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说通知书下来了可以到学校领取,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自己要去学校取大学通知书,然后便兴奋地跑去学校了。下午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家里聚了好多好多人,原来是村儿里人知道我考上了重点大学都跑到家里祝贺了。那一天我二娘也来了,但是我差点没认出来,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我二娘体重从来没有下过180斤,但是那一天我看到将近一个月没有见到的二娘着实吓了一跳,她整个人在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一下子瘦的差不多和青春期的我一样,看着也就90斤左右,整个人的精神也不太好,头发也没怎么打理,发尾在头顶乱七八糟地翘来翘去,远看着那张蜡黄的脸和无暇顾及的发型我不但没有觉得好笑,反而有一种害怕和担心。那天晚上大家都走以后,我问我妈我二娘咋啦,是得厌食症了吗?怎么一下子瘦了那么多。

我母亲边收拾东西边说:“农村人还能得那种新鲜病,吃都吃不饱嘞。”

我说:“那到底是咋了么。”

我母亲说:“就你话多,有那闲工夫和你爸去山里捉蝎子卖钱去,一个小娃娃一天天还八卦的很嘞。”

收拾完东西已经是晚上的10点多了,我和母亲拿着凉席去房顶睡觉,同时等老爸回来。躺在房顶我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就不断地摇着老妈、求着老妈告诉我二娘到底是咋了,老妈实在是被我弄得烦躁,便向我诉说了至今让我无法忘怀的事情。

母亲说:“娃,你还记得高考前一段时间下了很大一场雨吗?那天早上你二娘去地里看菜苗,回来的时候就不对劲了。她说是那天从地里回家的时候总是看见自己后面跟着一个拿着镰刀的男人,你二娘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问他是哪家的那个人又不搭话,又因为那天雨下得太大了,只是隐隐约约地看着像个清朝男人,留着个辫子,穿着一个露肩膀的盘扣背心,就一直跟着你二娘,你二娘停下来他也停下来,你二娘跑他也跟着跑,除了下雨声就是你二娘在雨里奔跑的声音。你二娘说回到家吓得大门都没有关就喊人,当时你堂姐也真切地看到那个男人紧跟着你二娘进门然后一闪而过跑到院子旁边放杂物的房间里了。当时你堂姐还怀着娃,看见你二娘全身湿透,头发披在脸上,眼睛里都是惊恐,喊得都不知道是啥话,一头匝到地上在水里乱踢,你堂姐怀着娃又不敢过去,吓得嚎嚎大哭,那天家里这些死男人又都去赌博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还是我们这些女人家听到哭声才跑去你二娘家去看到底发生了啥,几个女人也是有力气,直接把你二娘抬进屋里,给换了身衣服,你二娘嘴一直哆嗦地连话都说不清,最后问你堂姐她才说有一个拿着镰刀的清朝男人跟着你二娘一前一后进了院子,现在躲在杂货间呢,我们几个农村女人一听直接给吓傻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嘛,哪有什么清朝男人,这不就是碰到鬼了呀,我们几个女人抄起干活的农具站在屋檐下死死地盯着杂物间,你其中一个婶儿去各家各户找你二伯你爸你两个堂哥,那天我们抄着家伙站在屋檐下,外面是大雨声,里面是吓傻的你二娘和你堂姐,剩下什么声音也没有……”

我说:“那你们不怕啊。”

我妈说:“能不怕吗?咱也就是在电视里见过清朝人,在现实里哪里有见过这种“人”,男人们一时半伙又回不来,别提有多吓人了,就怕那个“人”从里面跑出来拿镰刀把我们给杀了。最后你二伯你爸还有村里的男人回来的时候把杂物间的门打开发现里面什么人也没有,但是看到你二娘和你堂姐吓成那个样子也都没心思打牌了,全坐在屋里抽烟聊天,邻居们都说可能是撞邪了,得去庙里拜拜。

但还没等到去庙里,那天晚上又出事了。你二娘说自己睡的迷迷糊糊一睁眼又看见那个清朝男人全身湿透、拿着镰刀站在床边一声不吭,你二娘吓得想叫叫不出来,想动又动不了,那个清朝男人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黑夜里只听到你二伯的呼噜声和那个清朝男人身上的水滴到地上的声音一直到天亮,你二伯醒来的时候看见你二娘睁着瞪得大大的眼睛一动不动,还以为你二娘死了呢,吓得赶紧把你爸叫来立马把你大娘送到了医院,但是经过医生检查,你二娘身体一切正常,突然好像没事儿人了一样和大家有说有笑的,最后你二伯还骂骂咧咧地说你二娘纯是浪费钱,败家娘们儿。我们也以为没事了就把你二娘接回家了。

但没想到接回家的那天晚上又出事了,而且事情是有预兆的,只是大家没有仔细想,你二娘回去后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40多岁的人了,不知道为什么变的像20多岁的人讲话一样,以前特别爱开玩笑,但一下子变的十分的害羞。你也知道你二娘那人从来都不打扮的,但你二伯说那天晚上睡觉前你二娘还梳起头发来了,把头发盘的可好看了。你二伯觉得他身体不舒服也就随她了,但是没想到睡到半夜你二伯夜起的时候却发现你二娘不见了,厕所、房间、里里外外都找了遍也没找到,正要出去叫人的时候你堂姐尖叫了一声大哭起来,你二伯回头一看,发现四合院的瓦房顶上站着两个人,一个是你二娘,一个那个拿着镰刀的清朝男人。农村没有什么路灯,那晚的月亮把地面照的煞白,你二娘和那个拿着镰刀的清朝男人就站在屋顶一动不动,空气里弥漫着诡异的气氛。你爸赶过去的时候也吓傻了,还没有等大家回过神来,你二娘和那个拿着镰刀的清朝男人从瓦房上一跃而下,所有人吓得大叫起来,赶紧跑到屋后去找你二娘,幸好四合院的后面是一大片用来生火的小麦秆,你二娘直接摔在了上面也没事,但是那个拿着镰刀的男人却死活也找不到了。

第二天你二娘便被送去了医院,很多人都说你二娘被鬼缠身了、疯了,你二伯听着也不舒服还真把你二娘送到咱们镇上的白马寺精神病院了,最后被你爸骂了一顿,又把你二娘接了回来。回来之后你二娘就开始发高烧,吃了什么药也不管用。最后只能请来一个神汉给瞧瞧,而神汉也是神奇,拿出一双黑的发亮的筷子一把夹住了你二娘的中指大声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你二娘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而眼睛也由呆滞满满地似乎有了生机,很是妩媚,那妩媚中又带有一丝伤心,此时你二娘的声音也完全变了,一个20多岁的女人的声音从你二娘身体里发出:“我生于1887年,18岁那年与咱们村子的牛娃拜堂成亲,婚后这牛蛙不是人,牛也不放还沾染上了大烟,家里被牛娃弄得一贫如洗,没钱就打我和娃,有一次烟瘾犯了失手用割牛草的镰刀打死了我的娃,还要把我卖到窑子里换钱,我实在是忍无可忍,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用镰刀对着牛娃的脸连砍了几十刀,杀死了牛娃,我自己因为孩子去世又怕牛娃亲人找我算账,在把牛娃扔到水库之后我也跳河自尽了。本是以为死了可以解脱,但是依旧受到牛娃叨扰,所以只能寻一女子作为代替品。”而你二娘的那块苹果园就刚好靠着一条河,那可能就是女子自杀的地方。所以准是你二娘那天去地里的时候被人家给盯上了。”

神汉叹了一口气说:“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啊,我会找一个女子代替你,然后你呢就不要在留恋凡尘,抓紧去投胎吧。”

说完,神汉取出一支一看就上了年头的毛笔然后又拿出一张黄纸写下一道符,点燃符咒放进酒里给你二娘灌了进去,不一会儿你二娘整个人像一滩水一样摊在床上,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当天夜里你二伯和你爸以及两个堂哥、堂姐夫拿着神汉给的纸人儿去到村里唯一一个十字路口按照神汉说的时间烧了纸人儿,然后一路叫着你二娘的名字直到回到家里。神奇的是第二天你二娘便回过神来,但整个人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身体也慢慢消瘦了。

随着故事的结束,我老爸也从山里捉蝎子回来了,母亲便下楼迎了上去。而我一个人躺在房顶,看着繁星满天的夜色,又望向这片整个家族世世代代生存的黄土高原,心里又不由得升起一丝敬畏和恐怖,敬畏的是这片土地赠与我们的信仰和时光里神秘;恐惧的是岁月长河里那些发生的悲剧和苦果终将又一次降临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身上。

其实对于自己而言我为什么称这件事为故事,即使从母亲的口里得知,可能是出于媒体人的敏感吧。但那个时候听老妈讲还是着实吓到我了。虽然并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但是依旧想把自己小时候在那片故土上听到的一切故事将给大家听,因为职业的原因,我把所有的故事都录制成了有声版本。有兴趣的朋友想要收听更多的灵异故事,也可关注本人的微信公众号:零时一分,欢迎交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