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经历!十年老司机警告:千万不要坐最后一班公交车..(02)

  我连忙问:什么事?

说到了这里,周炳坤的脸上浮现出忏悔之色,他叹了口气,拍着我的肩膀说:那只高跟鞋,千万别乱扔,那个金戒指千万别带,至于那个项链,你更不要带。

   这给我说懵了,见我脸上疑惑不解,他举起自己的左手,对我说: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当初有个老先生坐我的公交车,曾经告诫过我,但我贪财,还是忍不住带了金戒指。

   我追问道:也就是说,你左手上的无名指,是带了戒指之后意外碰断的?

   话刚问到这里,压抑了许久的周炳坤眼角含泪,忽然颤抖着自己的左手,暴喊一声:这根手指是我自己咬掉的!

   我浑身一哆嗦,再次看了一眼他左手上的无名指,怪不得断裂处结疤,伤口不像是被利器所伤,原来是被自己硬生生咬断的。

   “周师傅,这…你能详细给我说一下吗?”我不是傻蛋,事情发展到这一刻,我觉得不对劲了。

   周炳坤叹了口气,此刻左手插兜,我赶紧递上一支烟,点燃后,他说:小伙啊,有些事就算告诉你,你也不会信,看你人不孬,听我一句话,赶紧辞职吧。

   “信!我信!叔你都知道什么事,都告诉我吧!”

   “黄师傅五十多岁,身体硬朗,仅仅是开了一个月的14路公交车就忽然猝死?正常吗?”

   我摇头。

   “两年前,14路公交车在魅力城撞死一个孕妇,你知道吗?”

   我还是摇头。

   周炳坤叹了口气,说:那个孕妇是第一任14路公交司机撞死的,说出来恐怕你不信,我前两年去号子里探望过他,他始终说自己冤枉,说14路公交车忽然失灵,在等红灯的时候忽然冲出去,撞死孕妇之后又停了下来,技术人员检查车辆,发现没有问题。他住监狱没多久就疯了,前一段时间我又去看过他一次,不过去的不是号子,而是火葬场。

   我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第一任司机开车的时候,公交车失灵撞死人,然后住监狱疯掉,最后死亡。

   第二任司机,也就是面前的周炳坤,在开了14路公交车后,咬断了自己的手指。

   第三任司机,黄师傅,在开了一个月14路公交车之后,忽然猝死。

   他们三人的结局,一个比一个悲惨,我就是第四个,如果我一直开下去,会怎样?

图片发自简书App


   “周师傅,冒昧的问一下,你方便告诉我,你的手指是怎么回事吗?”我忍了许久,最终还是问了出来,我很想不明白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咬掉自己的手指,先不说有多疼,这种勇气和毅力,常人不会有。

   周炳坤叹了口气,又举起了自己的左手,说:手指,是我自己的嘴巴咬掉的,但却不是我咬的,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摇头。

   “当时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慢慢的塞进自己的嘴里,我的牙齿用力的咬断了我的无名指,然后从嘴里吐出了无名指上的那枚金戒指。这就是贪财的后果,不是你的东西,你别要。”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周炳坤师傅一直告诫我,让我千万不要戴那枚金戒指!

   “周师傅,你不要伤心了,相比另外两位司机师傅,你现在的结局还算不错了。”我原本想安慰一下周炳坤,谁知,这句话可捅了马蜂窝。

   周炳坤忽然大声怒道:我的结局还算不错?你是看我没死,对吗?但是你知不知道我老婆是怎么死的!她仅仅是带了一天珍珠项链,就出了车祸,整个脑袋都被撞了下来!你知道么!你知道吗!!!

   我吓的连连后退,周炳坤吼完,蹲在了地上,就像是一个小孩子放声大哭了起来,他哽咽着说:你知道我活的有多难受吗?随后,他像是癔症一样,喃喃自语道:老婆,是我对不住你,咱结婚的时候我穷,没钱给你买项链,是我害了你,下辈子我一定给你买一条最好看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哭累了,我站在他旁边默然不语,他用衣袖抹了一下眼角,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回去吧,尽快辞职。

   我点了点头,又给周师傅买了一条好烟,临走时,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我说:对了,驾驶座你千万别打开,不管你坐的多难受,都不能打开,黄师傅就是打开了驾驶座所以意外猝死,你千万要记住了!

   我还想再问问为什么,可周炳坤已经转头走回了五金厂,仔细回想一番,我开车的时候总感觉驾驶座凹凸不平,像是在座椅皮垫的下边藏有什么东西…

   现在我是不会打开看了,好奇是会出人命的,这前三任司机,看似周炳坤没死,其实他的结局才是最悲的,原本该死的应该是他,可他疼爱老婆,让来历不明的珍珠项链给了自己的老婆,结果他老婆当了他的替死鬼。

   照这么推算的话,只要开过14路公交车的司机,注定的结局都是死!

   幸好我没结婚,也没女朋友,自己虽然穷,但不贪财,发现了莫名财物都是保留了下来,等待失主,如若不然,可能我已经没命来找周师傅了。

   在回去的车上,我一直在想,到底用什么借口去跟赵广辞职,想着想着,手机忽然响了。

   刚一接通,听到的第一句话,我就僵硬在了原地。

   “小伟,你赶紧来中心医院一趟,你奶奶突发心肌梗塞,这一次可能挺不过去了。”电话是我爸打的,语气不急,但却很悲。

   我心头一颤,手臂都开始哆嗦起来了,我甚至感觉脊梁骨都发凉。

   奶奶突发心肌梗塞,会不会跟我有关系?

   我赶紧下了公交车,直接打了一辆出租,来到中心医院,在重病房看到了奶奶,她眯着眼,脸上盖着氧气罩,她已经不能呼吸了,必须借助呼吸器来维持生命。

   病房里的父母亲戚都红着眼走了出去,我妈说:你奶奶想单独跟你聊聊。

   我两腮发疼,想哭,走到奶奶的床前,她颤巍巍的举起手,我赶紧握住她枯槁的手掌,她挤出一丝笑容,说:小伟啊,啥时候谈了个对象?

   我一愣,刚开始没明白,以为奶奶是问我有没有谈对象,她一直很关心这事。

   没等我回话,奶奶竟然歪着头,看着我的左边说:闺女啊,今年多大了?

   “22啊?哦,俺们家小伟子26,呵呵,女大三抱金砖,男大四生贵子。挺配的。”

   “闺女啊,俺们家小伟子,从小就是脾气倔,以后你们过两口子,你多听着点他。”

   奶奶对着我的左边,时不时的说话,时不时的点头微笑,最后还伸出左手,在虚空中抓了一下,然后又伸出右手抓住了我的手,随后两个手合并在了一起。

   “小伟啊,人家闺女从小命不好,想跟你好好过日子,你可得对人家好点。”

   我都傻了,见我发愣,奶奶严厉的说:小伟,你咋了?不高兴啊?人家闺女浓眉大眼的多好看,愿意跟着你这穷小子,你还不高兴啊?

   奶奶语气很严厉,但其实很高兴,我以为奶奶回光返照,人已经糊涂了,就赶忙点头:嗯,是啊,我会对她好的。

   “好了,你让他们喊进来吧,我吩咐一下后事。”奶奶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左边一眼。

   我走出病房,父母亲戚没人注意我,他们涌进病房之后,快速办理了离院手续,回到家里。

   奶奶走了。据说她是笑着走的,父母亲戚不知道奶奶为什么很高兴。

   我给赵广打了一个电话,简短的说明了一下事情,没等他安慰我,就直接挂了电话,父母亲戚都在安置奶奶的后事,而我则是独自一人来到了漫无边际的田野里。

   我对着空旷的田野大声吼:你他妈到底是谁,有种你出来搞我啊!对一个老太太下手,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不知骂了多久,我蹲在田野边上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奶奶的死跟我有没有关系,听奶奶所说的话,我感觉她临走前并没有糊涂。

   小时候听老人讲,人在临死之前,阳气最弱,是会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很无助,很惊恐,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在家守孝了一个星期之后,过了奶奶的头七,我这才重新去上班。

   心情好转了许多,也想明白了许多,佛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奶奶走了,其实是去享福了。

   坐车回到了黑子店,我几乎连一口水都没喝,直奔赵广的办公室,他正在填发车表,见我急急忙忙的冲进来,抬头问:小张,急啥呢?家里的事办妥了吗?

   我点头,说:赵哥,那个…我想辞职。我支支吾吾了一会,最终也找不到什么借口,索性开门见山。

   赵广一愣,问:干的好好的,干嘛辞职啊?不会是因为家里的事吧?

   我说不是,这几天有点别的事,抽不开身,所以就想辞职。

   赵广哑然失笑道:有点事就要辞职?至于嘛?要是有急事的话,我再批你几天假。

   我还没说话,赵广又是一顿说,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带理,最后又神秘的笑道: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不定期福利发放?

   我点头,他说:做够半年,公司给配私家车,做够一年,公司给配一套一百平的房子,这可不是瞎说啊。

   我脸上略显欣喜,心里却在咒骂,做够半年给配私人飞机也不干,细数前三位司机师傅,哪一个有好下场的?

   而且自从我应聘14路公交司机之后,奶奶也忽然心肌梗塞离去,我不知道这跟14路公交车有没有关系,我尽力说服自己,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

   我脸上阴晴不定,赵广拍着我的肩膀说:累的话再放你三天假,好好玩玩,要不赵哥带你去夜总会里转转?那一水的妹子,啧啧,胸前揣着俩炸弹,一个比一个正点。

   “不了,我自己转转吧。”我走出了赵广的办公室。这一刻我感觉赵广这个人很不靠谱。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我开始收拾东西,心说赵广要是不放我走,我就直接不要工资走人了。

   看了一眼抽屉里的女人身份证,高跟鞋,戒指,项链,我心说这几样东西,一会都放到14路公交车上,就来一招高挂金印直接走人吧。

   正收拾着,眼角余光瞥见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张A4纸,这张纸对折了一下,就放在桌子的正中间,我一愣,左右四看,心想这张纸不是我放这的啊。

   打开一看,上边写着这样一段话:

   14路公交车,你必须开下去,如果你的肉体走了,就由你的灵魂来开…

   我手一哆嗦,纸条掉落在了地上,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心想这张纸条是谁放我桌子上的?细数整个客运站,能进我宿舍的只有赵广,他是主管,有宿舍钥匙,难不成这是赵广看我想走,故意吓我的?

   这么想也不对,因为我奶奶走的时候,我只是给赵广打电话说请假,而辞职这件事,我是今天才说的,也就是十分钟前才告诉赵广的,这期间,我俩一直在一起,这纸条绝对不是他放的。

   我又看了一眼纸条,上边的字迹娟秀非凡,而赵广的字迹则潦草的很,肯定不是赵广写的。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我不知道这究竟是鬼魂留下的,还是别人的恶作剧,因为杀人方法多种多样,比如黄师傅猝死,或许是仇人暗中下药,比如周师傅的老婆,或许是人为的,故意的车祸,至于第一任司机,或许有可能是他犯困,一不小心踩了油门,撞死孕妇后想开脱,所以咬牙说14路公交车失灵。

   而至于14路公交车的待遇为什么这么高,或许不是因为闹鬼,而是因为现在已经没人会驾驶这种老式公交了,人才难求,所以待遇才好。

   内心中不停的斗争,我极力劝诫自己,告诉自己只要没用肉眼看到所谓的鬼魂,我说什么也不信!

   可我前几天亲眼看到的黄师傅呢?一个月前他死了,但我却在他死后见到了他,这又该如何解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