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

很抱歉这么烂俗的标题可能会让你嗤之以鼻,但是你以为我会关心啊?
5.20号锤子手机发布会,晚上七点半开始,可惜我们一直上班到九点,没能看成,倒是微博上很多人严阵以待,有的看这个死胖子出丑,有的为这个自称理想主义的死胖子喝彩,我倒是纯粹被吊起了胃口。相信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对于老罗这个人,如雷贯耳,看过几个演讲片段,偶尔在某个深夜登过牛博,单挑方舟子和西门子二子,喊出做手机的口号之后便语不惊人死不休。每个人都有吹牛逼的权利,但不是每个人都这么认真的在吹牛逼。
晚上十点多回到家,我重拾起好久不用的优酷账号,直播真的就剩下个尾巴:最后定格在那句发布会上流传最广、弄湿了好多男人眼眶的话“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结束了。其实这个手机卖的好不好已经不重要了,老罗已然站在高山之上仙风道骨,看着芸芸众生对着锤子手机喋喋不休——老罗的本事从来不在于追逐胜负,而在于“胜负的彼岸”。
在地球上,生在平原上的我最喜欢的景观就是雪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受什么感染。去年终于得以偿愿,而且还是那么漂亮的梅里雪山。记得辞职之后,我先规划好去了趟上海和广东找同学,想起在昆明还有朋友,便径直来到了昆明;既然都来到了云南,突然觉得离雪山那么近,于是心里痒痒,那就去看看吧。记得那天我呆在在朋友的小房子里,外面下着雨,到处都是潮湿的味道,我却看着雪山的照片两眼放光。但是我从没有去过高原,听朋友介绍对高反心有忌惮,而且当时是梅雨季节,去了也不一定能看到雪山。我心里开始推诿:跑了那么远,颠簸了那么久,还不一定能看到雪山,到底要不要去?那种感觉就像一个穷人在追求自己的女神时候的惴惴不安:我就是想得到她;得不到她,之前所做的努力只是苦力,付之东流。
在大理没有赶上去香格里拉的车,于是先转车去丽江然后直接奔德钦。之间也曾犹豫过,我从那边回来的朋友打听信息,看看拍的照片,掂量路途的艰辛,等等。后来咬咬牙,“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不信请看我嘴唇,还留有当年梦想的血迹。
等到上了长达八个小时的大巴之后,我的心情反而愉悦起来,滇藏线简直太漂亮了,虽然这个季节看不到玉龙雪山的积雪,但是周遭的高山流水,蓝天白云,让一个天天被黑锅底似的天空笼罩起来的帝都打工仔来讲,再欢喜不过了。尤其连连翻越几座大山,缓慢攀上高原,那种一望无际的、熟悉的天际线又出现在眼前,而且我的身体竟然一点异样也没有,唯一感知到高原的便是带过来的饼干已经鼓包。我突然爱上了这次旅行。
以后的故事再简单不过,太阳将要落山的时候我看到了梅里雪山,光芒万丈。然后,我在小小的飞来寺待了两天,沿着国道走来走去,在雪山脚下的“守望6740”喝酥油茶听故事,其他地方哪也没去,我就很满足了。因为上天对我太好,我用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式在追逐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而恰巧这件事情就成功,你说多么巧;如果失败了,也是快乐的,只是没那么快乐而已。
同样,老罗无论出书、演讲、建牛博网、开英语培训机构、做手机,一直在追逐自己喜欢的事情;当他祭出“我不是为了输赢,我就是认真”的口号时,已经给了自己一个漂亮的转身,快乐就好。我们不能因为自己贫瘠就指责别人跨界太多,也不能因为某一个产品的瑕疵而否认他的下一个产品。
中国古有“枪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今有“nuo zuo no die”;如果老罗把做手机的消息隐忍不发,然后每天悬梁刺股、卧薪尝胆,发布之日必是满堂喝彩;失败了也是个悲情英雄,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与乔布斯的墓碑比邻而立。我特别佩服老罗的高调和认真,至于情怀嘛,呵呵。
所以,说出你的梦想吧,让那些没有梦想的笨蛋们尽情的笑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