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构】 牵了手的手(52)

》》衔接上一篇51:接风宴徒生事端

205

“婵娟公主要赌什么?”江飞羽生的本就高挑,站在那似是有说不出的气势,丹玉婵娟看着她的时候,忽然有些怯懦,但是想到自己是一国公主,又是所谓的天命之女,挺了挺胸,“我若赢了,你把太子妃的位子,让给我。”说完还不忘对着白云墨眨了眨眼睛,仿佛这个男子马上就是自己的一样。

可惜白云墨只是深情的看了一眼江飞羽,便接着摇晃自己手中的酒杯了,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

丹玉婵娟见状跺了跺脚,却也不再纠结于此,便问,“红衣郡主是不敢么?”

“有何所惧?只是,换一个筹码,我白莲国皇帝赐婚,不是儿戏。”江飞羽皱了皱眉头,却端起了酒杯对着婵娟公主举起杯子,“公主觉得呢?”

“本宫一国公主,比不得你这个小小郡主?可笑,”丹玉婵娟的声音有一些尖利,“既然如此,那,若是你输了,你就自请下堂,如何?”妖媚的小女子,说出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以。”    “不行。”江飞羽和白云墨同时出声。

“放心。”江飞羽给了白云墨一个安心的眼神,又回过头对婵娟公主说,“不知公主可想好了比什么?”

“既然要赌,不如五局三胜,琴棋书画,六艺都可。”婵娟公主毕竟是一国公主,自小受到的教养,非寻常人家可以比拟,此时的自信,让她光彩照人。

206

“公主想先比什么?”江飞羽仍然一脸淡定,檀口微启,问道,“公主远来是客,请公主先定题目。”

“既然如此,那我们先比琴。”婵娟公主话音刚落,就有侍女抱了长琴走来,皇宫内侍很有眼色的去抬了琴桌,摆好之后,众人都吃了一惊,“焦尾琴!”得意的婵娟公主拿眼扫了一下江飞羽,便素手轻抚,琴音缓缓流出,“的确好琴。”江飞羽专心的听着,眼中无波。

婵娟公主所奏琴曲为《凤求凰》,只是女子弹奏,多了一份柔肠百结在里面,听来很是感人。

“好曲,婵娟公主不愧为莲花大陆第一才女,红莲国第一美人之称。”白莲国皇帝假假的称赞,笑意不达眼底,婵娟公主却是羞涩一笑,朝着江飞羽,“郡主,该你了。”

“皇后,叫人把绿绮取来。”白恒一转脸,对着自己心爱的皇后说,马上就有人应声。国宴之上,自然是要称“皇后”的,“皇上,你看,臣妾还没应,他们倒是听话。”皇后对着皇上娇嗔了一句。

素手轻扬,拨弄琴弦,宫商角徵,尽付指尖。同是红衣,端坐的江飞羽,手指微动,薄唇微张,琴曲和着歌声,在大殿上回响,

墨已入水 渡一池青花

揽五分红霞 采竹回家

悠悠风来 埋一地桑麻

一身袈裟 把相思放下

十里桃花 待嫁的年华

凤冠的珍珠 挽进头发

檀香拂过 玉镯弄轻纱

空留一盏 芽色的清茶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 你眼中都看到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 岁月催人老

风月花鸟 一笑尘缘了

大殿上,包括婵娟公主,都醉在了这美妙的歌里,唯独两个人,白云墨一脸惊喜的望着那沉浸在曲中的江飞羽,心荷城城主心淇涟愉带着笑,似是怀念,看着那个红衣包裹,墨发轻飘的女子。

207

“这一局,我输了。”婵娟公主听完,径自站了起来,“你这曲子,叫什么名字?”

“公主承让,曲名叫《半壶纱》。”江飞羽站起身,福了福身,便退回自己的座位,立刻有人收走了绿绮。再度恢复平静的大殿,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只有殿外花开。

“听说飞羽郡主的祖父是戍守边疆的武穆王,想来飞羽郡主也一定是武艺惊人咯?不如,下一场,咱们比箭法?”婵娟公主在一片静谧之中再次发声。

“嗯,可以。”江飞羽应了。

“剩下的赌局就明天再比,今天是花朝节,所谓百花良辰,万紫千红,这般辜负,总是不好的。”白云和甩了甩自己的扇子,“皇伯伯,您说对吧?”

“云和说得对,等一会儿还要祭花神,各位使臣远道而来,歇息片刻便参加典礼吧。”终于有人堵了这个公主的口,皇帝立马接了,一国皇帝总不好跟小女子一般见识赌气,忍到现在,的确不容易。

“遵旨。”礼部人员听旨去准备,北辰笑天也赶紧跟上去。后来,他却是后悔的不行,错过了心上人的表演。

“众位小姐公子倒是可以一展才艺,”皇帝一声令下,大殿热闹了起来,北辰家的三位小姐都各自表演了书,画,棋艺,得到皇后的大加赞赏和赏赐。慕容清洛赋诗一首贺花朝节,“卯月红梅谢,春风杏蕊香。蜂围蝶舞罢,粉袖点娇妆。”慕容暖春则献上剑舞一段,一身白衣,宽袖随风,出如雷霆,收若江海,似游龙,走惊凤,亮花人眼。

208

“慕容大将军果然言传身教,这剑舞,真是美啊,绝了。”众人都对慕容暖春的剑舞表示很惊艳,也有人说女孩子都应该如北辰家三位小姐和慕容清洛一样,各自都有自己的理由,随着进来的通报人员,讨论暂时被压下。

“皇上,祭礼准备完毕,请移驾。”

“走吧。”白恒牵起皇后的手,率先走了出去,“皇上皇后起驾。”

祭台搭在御花园,不算大,御花园有个较大的梯台,是不准人上去的,四周皆是各色的花,此时大多开了,一眼望去,竟然不显得石台的萧条,花红柳绿,尽是春色,平台上被风吹得花瓣满地,煞是好看。皇上携皇后走上去,立着的北辰笑天马上递上了香柱,太子和江飞羽在后面,随着礼部尚书唱词,“暖阳初生,风和景明,四时花卉,竞相开放,至此良辰,莲花大陆,众生来贺,告敬花神,岁岁平安,年年红颜。”

众人皆俯身叩首,“岁岁平安,年年红颜。”

“ 一叩首,春日宴会,美酒敬苍生。” “兴。”

“再叩首,花开满枝,群芳赠花神。”“兴。”

“三叩首,莲花大陆,少年有壮志。”“兴。”

“众人各饮酒一杯,自念祝祷词。”礼部侍郎念了最后一句,只见众人口中念念有词,却并无声音。

“沐花雨。”抬头看去,空中,庄梦昶一袭白衣,轻身飞来,在石台上方一个旋转,各色花瓣随着他飘过去,落到众人的发丝上,衣服上,有的姑娘还用手去接,拈在手中,也有人轻启薄唇,尝其味道,然后嘴角上扬,仿佛味道不错,这个尝了花瓣的,就是墨莲国皇帝,墨予云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