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可安康

他与她青梅竹马,天作之和。他们两情相悦,互通款曲。他欣赏她的贤淑尔雅,她喜欢他的精进不休。

他与她经常在一起嬉戏,谈心。她经常听他说,好男儿,应志在四方。他以后要参军当大将军。她很喜欢听他讲这些事,她看中的男人,是个胸怀大志,壮心不已的男人。而她呢,她没什么大志,也没什么壮心,她就想嫁给他,给他生个可爱的小宝宝,然后一起白头到老。

一天,他告诉她,他要走了,他要去参军,实现自己的志向。她心中五味杂陈,正值兵荒马乱的年代,她害怕、不舍却告诉自己要支持他。那一夜,她不停的擦拭一把缨枪,那是她送给他的礼物。第二天,她早早的来到他的家中,将锃亮的缨枪递到他的手中,为他披上她亲手缝制的披风。他从怀中拿出祖传的玉佩,为她戴在腰间。

他看着她的眼睛,那通红的眼睛告诉他,她不舍。他与她四目而对,不禁潸然泪下。“等我回来娶你”,他转身离去。她在后面憋住哭声,高歌送行。

他走后,她整日恍恍惚惚,没了往日的风采。她盼望收到他的信,又怕来信是告诉她,他已战死。

第一年,时常会收到他的信,在信里,他会告诉她,他又立了功,又升了一级,也会跟她说他学到的兵法。她会掩嘴轻笑,为他骄傲。时常,她会梦到他已荣归故里,抬着八抬大轿来娶她。

第二年,很少收到他的信,收到的信里不止说他立功,也会说他打了败仗。她每每读到这样的信都会提心吊胆,跑去庙里为他祈福。

第三年,没有收到他的信,她每天都会去庙里上香,祈求菩萨保佑。

第四年,没有收到信,她常常半夜因为噩梦惊醒,梦里他告诉她,他已为国捐躯,不要等他了。

第五年。她不再去庙里上香。她拜了庙里的武僧为师,每天闻鸡起舞,刻苦学习武艺。她要去找他,她也要参军。花木兰为父参军,她为夫参军。

第六年,她已化身男儿,身披戎装,来到了他曾经来过的地方。

第七年,她武艺高强,频频立功,获封宣节校尉,官从正八品上。

第八年,用从信里学到的兵法大败敌军,获封昭武副尉,官从正六品中。

第九年,获封宣威将军,官从从四品上。

第十年,她奉命驻守城池。数倍于她的敌军久攻不下,就地围城。月余后,粮草耗尽,士气低落,她准备突围。她又想起了他,参军以来,她一直在调查,但就是找不到他,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明晚或许就是他们相见的日子。摸了摸腰间温热的玉佩,对于他还活着,她已不抱任何希望。
当晚,正准备突围,忽听属下来报:援军已到,正与敌军厮杀。她立刻下令打开城门里应外合。一番厮杀后,敌军溃败逃离。她设宴招待援军首领,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她却已然愣住。缓缓的转身,那首领也楞在原地。

四目相对,他披着的还是那件她送他的披风,手中拿着的是她送的缨枪。披风已经破旧,缨枪也不再锃亮,他的面容也有些沧桑。

他看着她,两道泪痕,她身上没了少女的羞涩,多了将军才有的威严。少了裙摆,多了戎装。她的脸上少了几分柔和,多了几分凌厉。但她的眼睛还是离别时的眼睛,通红的眼睛。她腰间挂着的还是他送给她的玉佩。

灯火摇曳,她为他斟满一杯酒,说:君可安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