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明朝当种马(十一)审鞑虏时事诡异,马自铎妙计横生

此花名价别,开艳益皇都。香遍苓菱死,红烧踯躅枯。

——王建《赏牡丹》

其实马自铎是个好男人。

不论什么时候都是。

在临时开辟作为审讯室的一间石屋里,一群人马围着一匹被捆在一张屠宰凳上的一人一马,空气之中,除了战马身上的汗臭味、马粪味和人身上的汗臭味、屎尿味外,就只有那一股真正的凝重的气息了。

尽管作为一个理科男,马自铎也大致的了解这个时代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仅仅是这个秃驴和秃马,也让他感觉到了事情有点奇怪了。

秃驴是这群鞑子骑兵的头目,在马自铎示意下,其他的鞑子都被拖到了各个小黑屋接受马儿们惨无人道的凌辱,此时四处传来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杀了马儿们敬爱的厂长,这些鞑子,必然是不会有什么全尸了。

“我从来不知道鞑子连战马都要剃头……”马自铎说了一句,用前蹄去拨弄着那匹被绑住的马的脑袋。

过着渔猎生活的鞑虏的习俗异于中原,发型便是一大最为醒目的标志。自关外来的这些个鞑虏发型,是要把满头头发剃光,只在脑后留那么一撮小尾巴打成小辫子。而此时马自铎所见到的这匹马,也是被剃了个光头,在马脖子上留了那么一小撮的毛,就这一小撮毛,还被精心装扮了起来,绑了二尺红头绳。

“人家闺女有花戴……”陈丽红不由得哼了起来,但立即发现不太适宜当下的这个环境,连忙又止了口。

“看来,历史发生了变化……”马自铎沉思后叹道。

“什么变化……变成什么了……”李晓强问道。

马自铎摇摇头:“不知道,但肯定不会是变好。鞑子进攻的速度,比之前厂长预测的快太多了。我们看看能不能从这几个鞑子嘴里撬点什么出来……”

“说吧,你们有多少人,多少马。”马自铎问道。

“算了,他听不懂通灵语,我来问吧,说吧,你们有多少人,多少马。”李晓强道。

那秃子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李晓强。

“看来他也听不懂汉语,不是有几匹马这两天发情嘛,把他交给它们好了……”马自铎道。

“既然你听不懂,那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后面有几匹发情的种马,正好让你给它们去去火。”李晓强作势要拉那鞑子去。

“大爷饶命……别杀我,我都招,什么都招……”那秃头鞑子喊道。

“你会说官话?你不是真鞑子?”李晓强道。

那秃头鞑子此时方才连连点头:“我本来是大同左卫的把总……上官降了大清……阿不,降了鞑子……我们这才……本来我也……”

厂长止住了他:“差不多了,我对你的心路历程没兴趣,你就说说,你们这回来浦江城有多少人,多少马,还有兵马的分布。”

秃头鞑子道:“来了大概一千多……大概一千三,马应该有一千左右……带我们来的千总叫温其汉,也是以前大同左卫的。温大人说……让我们兄弟们自己去快活快活……城里大概留了三四百的人和两三百匹马,其他人都五十人一队出去……快活了……”

“擦,伪军……”马自铎暗暗骂了一句。所谓“快活”,马自铎自然知道,这是任由士兵烧杀掳掠的意思。

“为什么你们的战马也剃了毛?”马自铎问道。

秃头鞑子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以前我们只要人剃头就行了的……就是半个月前有命令下来,说让所有的马也剃头。”

秃头鞑子被拖下去了,马自铎的表情愈发的凝重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林晓强低声道。

“进攻浦江!灭了这群假鞑子!”马自铎皱眉道。

林晓强一听,有些担忧:“但是……我们才四个人,八十多匹马,虽然城里只有三四百人,但是……”

“不能强攻,只能智取!”马自铎低声道:“我已经有了一个主意。”

“讲!”林晓强道。

马自铎笑道,“刚刚我们俘虏的十三匹战马都是母马,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部队的马,应该都是母马。”

李晓强点点头:“不过……这和进攻浦江有什么关系?”

“你刚才不是说到我那些发情的马儿了嘛。”马自铎道,“让我的马儿们混进城去。然后……”

“搞大所有母马的肚子!让假鞑子骑兵变成步兵!”李晓强惊道。

“然后里应外合!”马车道,“趁乱拿下浦江城。”

“英雄!”被绑住的母马突然说,“我路熟,可以带路!我可以带你们混进鞑子马厩。”

听不懂马语的人类纷纷把目光投向马自铎。

“她说可以带路。”马自铎说道,“我觉得可以相信她。传令明日午时全体集合!”

马自铎挑选了马刀队中的五匹精锐马儿,分别是马金、马木、马水、马火、马土。这五人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平常训练之中配合极好。而实行这样的秘密行动,这五马也极为合适。马金擅长舞刀弄剑,继承了它父亲马兵的刀法;马木皮糙肉厚,专司修炼铁布衫;马水则是师承马家城第一医师马相,已经是一位合格的兽医;马火热衷于化学,尤其是高能化学,擅长进行爆破作业;而马土擅长长跑,常年是马家城长跑亚军。

“你们几个,跟着她……你叫什么来着?”马自铎说着回过头问那秃母马。

“沈文碧。”母马说道。

马自铎被这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人类名字吓了一跳。在他印象之中,马儿多半是会被叫“阿黑”、“阿黄”,或者“闪电”、“霹雳”之类的傻逼名字,就算马兰花也已是很夸张的马名了,而这匹母马,居然叫沈文碧。这背后,又是否有一番故事?

但军事要紧,马自铎立即将自己的注意力拉回来道:“你们几个就跟着沈文碧去到浦江城鞑子大营。假装是被她勾引来的民间马匹,让她带你们进马厩。”然后附在马金耳边,如此这班地说了一番。

“谨遵长着号令!”五匹马儿接了命令,同沈文碧一同出了马家城。

“全体马儿听令!”高台上马自铎用马语高声道,“虽然我们消灭了一支鞑子的骑兵,但是,在浦江城里,还有更多的鞑子盘踞着,他们用不了多久,就会拍更多的人马杀到这来。我们马家城民,虽然都是马儿,但是天下兴亡匹马有责,我们一定要把这群鞑子,彻彻底底地,踩死在浦江城!”

“踩死在浦江城!!”下面的马儿们发出了震耳欲聩的喊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