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首章的海德格尔式解读

1字数 588阅读 895

原文: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解读: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

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道说和命名,是揭示天地万物的方式。这种揭示(使之现身、敞亮),总是有所揭示,又有所遮蔽。揭示和遮蔽是道说和命名的宿命,而且揭示也就是遮蔽本身,遮蔽却总也是有所道说。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无名,就是天地万物沉沦于因缘整体性中的状态,此刻它呈现的是整体性本身。万物作为现象,据其因缘整体性而现身。命名,就是据因缘整体性,为万物命名。而道说,就是揭示出具体某物的因缘结构。是命名和道说,使万物成为万物,所以说: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所以,我们把事物保持在其因缘整体性中,是为了理解和把握事物最微妙的“何所来去”,也就是它的因缘。我们把事物放置于名称和道说中,是为它设立边界以便把捉它。但置于因缘整体性,和用分类等方式把捉,它们无非是真理的两种呈现方式而已。把二者矛盾地集于一身的,就是最玄妙的道(真理)。真理既道说出又成为遮蔽的二重性,才是真理成为真理的奥妙。因为真理总是在遮蔽中试图有所道说,并以遮蔽的方式,把道说保留于未曾说出的玄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