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心

      办公室有一盆绿萝,搬过来之前缺乏护理,叶黄干瘪,无精打采,页面布满灰尘,说是奄奄一息也不为过。搬过来后说不上悉心护理,也会定时浇水施肥,每次洗手后会用擦手纸一片叶子一片叶子的慢慢擦拭上面的灰尘浮土,也就每次擦三两片这样子。有一次正在擦叶片时同事问在做什么,随口就说,我在擦心。

     到远离家乡2000多公里的这个城市已经半年有余,的确是在沉淀和反思,也想擦拭这40多年蒙尘的心,但是发现就如绿萝蒙尘的叶片一样,今天仔细擦拭觉得干净了,却原来也只是看起来干净而已,第二天再看时,也只是擦掉了叶片上的浮土,而叶脉因灰尘的关系清晰显现了出来,于是再擦,每天擦,每次洗手擦,直至整盆叶片都擦拭过一遍,却悲哀的发现,最早擦拭的叶片又蒙上了新的灰尘,就如我的心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