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9

我的贰零壹玖

2019 年,改变了我很多。

1月5日那天,我结婚了。

记得那年冬天,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同宿舍的哥们喊我帮忙,去帮他认识的一个朋友举办一个学生团体活动,缺少男生做礼仪,便拉着我一起去。这样,就认识了那位姑娘。

我开始在qq空间关注她,看到她发qq状态就瞅上一眼,却很少主动评论。有一天晚上,难得周末没有去上课,闲下来在宿舍翻看手机,就给她发了一条消息。

“我发现你好像每个星期都出去,是回家吗?”

“是啊,去我姑家,天冷,不想动,吃完就想睡觉。”

“吃完就睡,猪也是这样生活的。”

后来她回忆说,当时听到这句话可生气了,“那个人真是很混蛋,他怎么可以这么随意的评判别人,我怎么过是我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我只是笑笑……

我们相爱了10年,在2019年初,我终于掀开了她头上的那帘红纱。婚礼当天,她跟我说,“我们就像那两颗开花的树,我们的根紧紧缠绕在一起,我们的叶依偎在云端,就让我们……”

就让我们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3月份,在公司工作了快4年的我,卯足了劲提交了离职申请。心里一直都是想着换一个环境的,体制内的工作,做的久了,人可能真的会生锈吧。不过我很庆幸,第一份工作能够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让我深刻体会到了一个大公司应有的人文关怀。出来之后,就再也很难感受到这种了。真的很感谢同事和领导对我的帮助和宽容,让我能够恣意探索和追求自己感兴趣的事物。

5月份来到杭州,气温已经见暖。在杭州,又见到了大学时期的小伙伴。时间彷佛退格到十年前,我们一起去帮学生活动做礼仪,而这次,我们一起去爬山,去看西湖断桥,踏绿树春风。当年稚气未脫的小伙,如今都已成家,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竟似换了人间。想起当年高中毕业时写在同学录上的那句话:“十年之后,什么都可能发生,什么都可能改变,唯有不变的就是记忆。”还好,时间给我们留下岁月的痕迹,却不曾磨灭我们心中原本的感情和爱情。你的那个她,还是她,而我的那个她,也还是她。

我们从老和云起出发,一路走到北高峰。山中温度略低,山风拂掠,正好消减几分爬山的疲惫,使人为之一爽。我就这样一步一步拾阶而上,匀速上山,却没有感觉到多累。朋友们都还惊奇:“为什么你连大气都不喘?”都市繁华乱欲人眼,且不曾想到,这山野田园,会让人发自肺腑的感到亲切和放松。也许我们内心深处都有一份对大自然和田园生活的向往吧。真正让我感到惊艳的,就是从北高峰走到山底的那一刻,视野陡然开阔。白墙青瓦,远处的梯田,一畦畦的茶树。不远处炊烟袅袅,有人品茶,有人吃面,悠哉游哉。我想,不管是杭州,还是其他地方,这种生活总归是让人神往的。

我一直认为一些人就是生错了地方。命运使得他们出生在特定的地方,但是他们总是对另外一个他们也没有去过的地方心驰神往。在他们家乡他们反而觉得自己只是过客。那些自他们童年时期就与他们为伴的林荫道和供他们玩耍的街区,一直就在那里,但对他们来说,只是他们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或许正是这种陌生感驱使人们远行,为的就是找寻一个永恒的安定之所。有些时候,一个人在偶然的情况下来到一个地方,冥冥之中他会觉得他就属于这个地方。这里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地方,他会在这里安定下来,被从未见过的景致包围,与不熟悉的人朝夕相处,就好象自他出生起就熟知这里一样。最终,在这里,他得以找到安宁。(毛姆)

8月份,我和媳妇去看了房,选了一处我们俩都感觉不错的小区,就定下来了。我们一起打扫,一起收拾,一起装饰,9月份,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搬进了自己的小居,总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了。

家是一个能让人安静下来的地方,能让你无拘无束,肆无忌惮的放肆自己的处所,甚至在释放硫化氢的时候,你都可以探索哪种姿势最爽,那种力道声音最小。那些小矛盾,小争吵,也会随着相互之间的包容慢慢消散。

在杭州待了两个月,我才开始找工作。7月开始,投了一份简历,拿到 offer 就去了,也没有面试其他的公司。能去这家公司,也是面试的时候聊的挺投缘,而且觉得做的事情还不错,挺好玩。到现在已经半年了,自我感觉做的事情还是挺有意思的。遇到困难大家一起解决困难,遇到难题大家一起查资料,讨论解决方案,这样的氛围我比较喜欢。作为一名 IT 人,我总是喜欢去尝试新的东西,讨厌一成不变和约束。

今天是2019年12月29日,2019年的最后一个周末,媳妇因为我在家玩游戏跟我赌气,也是怨我玩的太认真,玩了好多个小时。我们家现在开始,周末都是我负责所有的家务,我也乐得其所,所谓顶梁柱,就是对外对内都得顶(认真脸)。

一年匆匆,有些事情不能强求。过得幸福开心就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