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无声处听惊雷

天地间突然静下来了!静得那么彻底,那么老实。原来的那种景象:过年啦,涌济得像潮水般的人流,不停地穿梭在中华大地上;条条高速,车水马龙,120码奔速,帶着尘土一齐飞扬;城市大道,喇叭声响,裹卷着烟花爆竹烟雾,弥漫天空;日子浮澡的昏昏沉沉,过的像烟花爆竹的烟雾一样混沌。今天,这些景象全然没有了。空荡荡的城市,空无一人的街道,静悄悄的居民区,灰蒙蒙的天,淅沥沥的小雨,一片寂静。

2020正月初一、正月初二,马路上没有行人,没有汽车,莱市场没有商摊,所有商店商场关门打烊;不少饭店没有橱师,不少旅馆没有客人,高速公路邻省之间选择性封路,为什么?

于无声处听惊雷。只因武汉冠状病毒漫延侵害人的生命。全省、全国都进入一级卫生防疫状态。这是一场和夺命瘟疫的斗争!

钟南山院士呼吁:“解决疫情最快,成本最低的方式就是全中国人民在家隔离两周,这样对全国经济影响最小,对生命健康最有利。强烈建议全中国人民都在家过春节,不要走亲访友。不是人情淡薄,是生命第一。待春暖花开之时,我们都可以走上街头,不用口罩,繁花与共!”

老百姓说:今年过一个真正的鼠年,把吃的喝的都拖到洞里,关上门,各自在各自的洞里,慢慢的吃,慢慢的喝,互不来往。吃完了,喝完了,年也过完了。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又都出来了,在大街小巷里面串,这就是鼠年。

其实没有这么简单而潇洒。据官方报道说:瘟疫发源于武汉海鲜市场非法交易野生动物交易场所,可能是吃野生动物的人,或接触野生动物的人,动物身上寄生的病毒传给人,然后人传人。2020年1月下旬在武汉爆发,又正逢春节到来,武汉的流动人口纷纷回家过年,有人半路上病倒,有人病倒在老家医院。这些人分散到天南地北,截止到2020.1.25晚,治疗和观察的人员已涉及到9万多人。预计瘟疫爆发高潮在三月份,过五月后逐渐平息。真是大敌当前。

武汉的病房已住满,无法满足抗瘟疫需求,政府迅速砌病房应对,上海、北京及全国各地城市派出医务人员去增援。军队援助也出动。生命重要,救人为大。白衣天使舍己救人,承担着上帝的使命。

更难的是追踪450万从武汉返程过年的人,他们好多是带毒病源体,正传染着各地,要将他们及被他们所影响的人迅速隔离、观察、治疗。

国家很重视,上下齐心,全国各界共战瘟疫。

一条最新利好消息:

“中国人民解放军已接管了武汉地区担负抢救任务的15家重点医院所有防护用品和医疗器械、设备的供应 。今明两天会有几十辆军车从不同方向驶抵武汉,日前已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防化团开进武汉城区,原解放军三总部三大医院抽调100多人组成的医疗队也已分批到达武汉。再加上正在陆续出发的上海、四川、重庆等省市的医疗救援队的到来,整个形势会有明显好转。‘’

军队除了医疗系统之外,还有个(地方不具备的)特殊兵种:防化兵…其本身就是为应对“NBC War”(核生化战争);其特殊的消洗设备、隔离设备、气密设备…在应对生化危机时,具有无法替代的专业对口性。

医疗系统、防化部队带着其全套装备展开,开设野战医院、防生化隔离区…其行动方式应该是人与装备、科技合一的“体系作战”,靠“科技+装备”获胜,而非“人力+牺牲”旧模式。假如野战医院进入武汉,可以24小时内运营一家超千张病床的医院。疫情之后即可搬走,地面恢复原状。

这是个非常时期,是考验中华的非常时期。

17年前SARS萨斯瘟疫落在我中华,而今SARL沙利服瘟疫又降在我们的国度。为什么?我们的民族应该反思。敬畏大自然了吗?真的天人合一吗?最痛苦的是,面对自己的不是,还不能说不,否则,就有背叛中华的嫌疑。有人甚至将自己落后的东西硬要说成优秀,硬要坚持,别人先进的东西因为是别人的,故一概排除。好像承认了别人,就影响了自己的名声。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中华如何腾飞?

天地间静俏俏,尚有万家吹烟,万家灯火在闪光。希望上帝怜悯我们中华,引导万民在这种寂静的时光里,醒悟自己,寻找到自己光明的未来。旧俗不改,就怕有更大的灾难再来。

202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