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曾相遇,想到就心酸(二)

听到那句话,我当场就石化了。

那根本就不是老大那个东北老爷们的声音好吗!!!老大,我丧尽天良的老大你出来好吗,我保证不弄死你!

我的脑袋飞速运转,开始思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因为思考的太专注,所以,所以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还紧紧地握着别人的小丁丁。

更可耻的是,更可耻的是——重要的话说两遍——那个时候,原来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没天理的突然明晃晃的照得人脸贼亮贼亮,一轮一千年难遇的大月亮哐当一声挂在了头顶上。

这事儿还没完呢,还有更丢脸的在后头。在惨白的月光下,当我们四目交接的时候,我下贱……不对,是下意识地吞了下口水。于是,他的目光就从我的脸上转到了我滑动的喉结上,再转到那只一直保持紧握动作的左手上。

哎哟,要死人啦!

这个画面太美我实在不敢继续往下想象。一把扯过床单的同时,我迅速撸起凉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踩着无数只手脚和无数张脸,火箭一样冲下来了阳台。背后是各种问候我们家各个辈分女性的声音。回头想想,真是后怕,要是被抓住,估计我至少得五马分尸了。

惊魂未定地冲进寝室,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老大猪一样打呼噜的声音。咬牙切齿地走到老大的床头,我狠狠地低声丢下一句话,大爷明天再收拾你,然后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床上。

躺在床上,我理了理头绪,推算事情的来龙去脉:半夜降温后,冻醒的老大抢了我的被单,但依然不能抵御寒潮来袭,所以果断地抛下我,冲回了寝室。然后那个空位,就被那位被我不小心非礼了的仁兄给填上了。

可是,为什么被单还在他身上?老大看他长得闭月羞花,给他留下的?不对,据我近一个月来的观察,老大应该无此癖好。那么,床单是……我猛然坐起身来,往老大床上一看,我的小浣熊床单,正被他两条毛绒绒的大腿无耻的蹂躏着。

当下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在飞奔,完了,真的完了——


夜黑风高的,我不仅猥亵了良家少男,还强抢民财,实在是罪孽深重。

说来说去,全都是老大这个贱人惹得祸。真想爬起来把他大卸八块扔出去喂狗。可是一想到老大那么大块头,就算大卸八块了我也背不动,所以还是算了。

一脸愁容地翻来覆去直到天亮,我基本上就没睡着。心里除了一直诅咒对面睡得像死猪一样的老大在梦里被恶鬼吓得屁滚尿流,一边还在考虑,手里的这条床单怎么处理?

还回去?我连别人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就算知道,还有那么让人尴尬的一件事——

一个正常的男的,在夜半三更的时候,被别人牢牢地抓了小丁丁,还被盯着猥亵地吞口水,这不就等同于一个黄瓜大闺女遇到了色狼了么?不,应该比色狼更严重,是变态色狼!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被当成变态,说不定还会被传的满城风雨,我就整个人都不好了。好歹,我横竖也算是个人物,以前高中的时候也拿过先进个人、学习进步奖等多项荣誉。要是真被传出去,我的老脸往哪搁。

所以,床单果断不能还。再说,一条床单也不值几个钱,那位仁兄也不至于报警。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将床单毁尸灭迹,来个死无对证。

我从床上一跃而起,心情豁然开朗。窗外,天光已经放亮,一轮红日冒出头来,鸟语花香扑面而来,仿佛告诉我,新生活即将到来。啊,多么美丽的晨光啊!我顶着一双熊猫眼,手里拿着来路不明的床单,正准备开门去找个地方毁灭罪证,“吱”的一声,寝室门开了一条缝~

一张人脸毫无预兆的闯入了视野。虽然不是那种一出场就引起花痴尖叫得明星脸型,但是干净明朗,深得我心。


估计是这张脸太对味,对味中又有一股熟悉,那一瞬间,我竟然忘了自己刚刚要干什么,双手羞涩地揉捏着床单一角,作死地迎了上去。

各位看官请注意,我的床位在寝室最里面,离门口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当我满心欢喜走到一半的时候,嘴里那句“帅哥,你找谁”都还没出来,就被门口那位先声夺人了。

“兄弟伙,昨晚上抢我被单的就是这个人,还抓我……”

可能忽然意识到什么,他话说到一半的就卡住了,眼睛里火势蹭蹭蹭就冒起来了。

然后,本来半掩的门砰的一声就被撞开了,四五个胸大脖子粗的硬汉黑压压的挤在门口,原本娇羞模式的我瞬间就调整成了惊吓模式。

老二老三老五老六都被强大的气场给震醒了,纷纷从床上爬起来张望,只有老大这头猪还在昏头大睡,都这个时候了闯祸精你倒是给我死起来啊。

我心慌意乱的,不知道是先解释还是先喊老大起来解释,这一恍神,一记狠拳就摔了过来,然后很不幸的,我就挂彩了,鼻血像杀猪一样喷了出来。

很多年后的早上,当我回忆起那天早晨的混战,心里居然是温热的暖意,因为,那开启以后的美好情节的一拳,是冒菜给我的。虽然,我只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局。

——刹车,拉回来

那一拳实在是太扎实了,痛得我直想哭,不过我没哭。我是一个男人,怎么能在敌人面前哭呢。可是,下一个画面却让我哭了。

接下来画面少儿和少女皆不宜,请用双手遮住自己的眼睛,但是允许有缝——

我们家平时温润斯文的老四,看见我被打还挂彩了,直接从被单里跳下来冲到我面前,帮我挡了两拳,还趁乱送了几拳出去。

然后,现场就愣住了。

因为,昨晚天气太热,我们家老四是裸睡的,现在一丝不挂,而且,马赛克部位因为早晨的生理现象而坚挺着,在风中晃来晃去。

一个流着鼻血的半身裸男,一个一丝不挂的全裸男,背后还有三个奋不顾身冲上来要拼死一战的半身裸男,在一群全副武装穿戴整齐的壮汉面前努力显示出气势汹汹的样子。

场面实在是太美,所有人都醉了。

这个时候,杀千刀的老大才醒过来,裹着被单走到我们面前,问了个傻逼看到这架势都问不出的问题:你们吃了吗?

老大你真的是二师兄转世吗,诚实地告诉我~~!


上一篇    下一篇   目录

——————————————————————————————————————

一句废话:给我鼓励,我才自信。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为我点一下红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