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日·南岛篇012】汉默斯普林斯,用温泉温暖你的心

抵达环绕在风蚀山脉之间的汉默斯普林斯已是下午三四点,在背包客栈check in之后便奔过去温泉馆买票,走到温泉馆才发现连浴巾和泳衣都没有带,真是马大哈的三个人,不得不折返回去,再多看这个城市几眼。


到了温泉区,一进更衣室就感觉一股热流涌过来,更衣室只是一排隔间,并没有门,随处可见座椅上更换衣服的赤身裸体的女人。换完衣服匆匆放好衣物要奔去桑拿房,随知走错地方,哈哈笑又出来去找隔壁的桑拿房,将手中的票递给工作人员,他微笑地告诉我们最后5分钟他会敲门提醒,口渴了附近有饮水机。


第一次蒸桑拿,经陈一说才知道蒸桑拿分为干蒸和湿蒸,相比来说干蒸比较好。三个人进了一间只有十平方不到的狭窄屋子,一碰到木板上就觉得发烫,不小心靠到后面的板更是烫,没一会儿就觉得手心都是汗了。然后背部,腿,手臂,汗都跑出来了,头发也开始渗汗,整个身体的汗液似乎都被呼叫出来了,凝结成一颗颗汗珠从发根开始慢慢地滑落,滑落。穿的泳衣是露背装,手一摸,便满手心都是汗水。这种感觉让我忽然想到大学的军训,在烈日曝晒之下站军姿汗水从头顶滑过脖子,滑过背部,滑过腿,然后渗入衣服,一点点地磨着你的忍耐度。忽然看到墙上的计时沙漏,将它翻倒过来,越是盯着沙漏看,越是觉得三十分钟实在太过漫长,漫长到以为自己将近热晕过去。最初进来陈说,“怎么也得把三十分钟给蒸完呀。”没几分钟后就变成了,“我们要不要出去了,哎呀受不了了。我要出去喝个冰水。”

屋子里那盏橘黄色的灯像是更加增加了内心的灼热,胖妹不时地把水盆里的水往炭盆里加,水一碰到滚烫的炭火“呲”的一声,温度骤热起来,湿度表上的针倾向了0,我们终究还是提前跑出了桑拿房。

汗蒸原本是中国北方搓澡前的举动,汗蒸完再去搓澡就很容易将身上的污垢搓下来。而这也让我想起来三毛写过的关于沙漠里的人洗澡的情节。因为沙漠缺水,许多人一年都很少机会洗澡。某次三毛知道有个洗澡处便去参观,去了看到那些人用竹片或者石头把身上厚厚的污垢刮下来,浴池里的水立刻变成黑泥一般。光是看文字就让人十分作呕了,不得不感叹一句还好我们没生活在沙漠里。

汗蒸后出来冲了下水就跑去温泉区了,大大小小的温泉池十分多,我们仨几乎每个地方都试试,试过不同水温的温泉池之后在一个36度的温泉池停下来,把身体浸泡在温泉池里,在喷水处玩水,一边观看周边的洋人一边嬉戏。


饥肠辘辘的时候便赶紧从温泉池出来,简单冲洗之后更换衣服出来。走到鱼薯店打包一份鱼薯,天空下了点小雨,风也大,拿了东西随即披着浴巾在街上奔跑起来,一到旅店就在桌子上摊开鱼薯的包装,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吃起来,等吃完后才意识到我们刚刚连水都没喝一口。轮流洗漱完才去厨房煮辛拉面,陈把所有的调料包都下了,弄得小小厨房很呛,坐在餐桌上聊天的外国人都被呛走,有人忍不住问“spicy noodles?so spicy。”我们哈哈大笑。

回到屋子喝了点啤酒花的酒,我就坐下来写日记,陈和胖妹一直在床上打闹,折腾了一段时间才洗漱,三个人躺在一张双人床抢被子互相挠痒,玩闹到深夜才睡去。浴室的灯开着,门外的树影落到窗帘上来,摇摇晃晃看的有些可怕,又闹了会大家都睡过去了。隔日醒来,有些清冷的清晨,风大的很,三个人在床上挣扎着不起来,后来把我这个睡中间的人推出床去刷牙洗脸,随后听见她们两个在床上打闹,嘻嘻哈哈的声音溢满了整个房间。那一刻觉得真的很神奇,本是陌生的三个人因为相处久了,竟能如此亲密,同睡一张床,玩闹如姐妹一般。



磨蹭到九点多,念及十点需要退房,她们也起身来洗漱换衣服了,然后把摆满整个桌子地上的东西整理到袋子里去,瓶瓶罐罐塞成满满一袋。窗外又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风呼呼的吹,穿上长袖还是觉得有些冷。拎了东西去厨房吃早餐,把面包烤好,微波炉捣鼓了一会儿才知道怎么用,把牛角包放进去烤,然后拿出来切开塞巧克力酱在中间,夹着吃更美味了些。切开一袋奇异果把果肉挖出来,又冲泡了黑加仑茶。看起来很丰盛的早餐便是新的一天的开始。

吃罢去了趟洗手间却是被周遭的木制品惊喜到,木制的门、马桶盖、洗脸盆下的柜子……连门栓也是木头,让人心喜。阳光一照到这些有些朱红色,光影交错,甚是好看。客栈里最喜二楼的一处角落,摆放着书柜和沙发,柔和的灯光下可以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看书读报,想想便是一种小确幸。

这个小镇真的是小,步行就可以逛完。街上有许多高耸的树木,还看到一棵特别像圣诞树的树,一个男子坐在树下十分悠闲的坐着。生活节奏缓慢,行人稀少,漂亮的小屋子有着尖尖的屋顶,屋顶颜色多彩,橙色、灰色等,富有童话色彩又有一些小资情调。

汉默斯普林斯处在南岛,即便在夏季依旧觉得有些凉意,而那温暖的温泉,是这座城市赐予你的最真挚的温暖。泡进温泉里,忘却烦恼吧。

小贴士:

汉默斯普林斯温泉池Hanmer Springs Thermal Pools,地址:42 Amuri Ave

根据毛利传说,温泉是北岛瑙鲁赫伊山(MT Ngauruhoe)喷发的余烬从天空坠落形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