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婷之死

文|乐乐

图|来自网络


90后演员徐婷,在花一样的年纪得了癌症,痛苦的失去年轻的生命,她没有大红大紫过,却因为自己的死,而一下子被我们所熟知。

我想不仅仅是一个年轻演员生命的终结,能够被人们这么的被关注,也是反映了社会中的很大一部分的,社会人群和徐婷相似的命运。

出生在农村,父母没文化没能力,家里很多兄弟姐妹,靠着自己独自打拼,将家里变好的责任统统都压到自己的身上,将家人的幸福当做自己最大的满足,优质的凤凰男/凤凰女。

事实上真的有太多的人,就是用自己的一己之力去承担肩负起家族的兴旺使命,因为他们不行,那么自己就必须行,要很强大很强大,在苦在累只要看到家人开心,自己就开心了。

因为天生长得美丽,自己也够努力学了表演,上了大学,因为要让家里过的更好,要北漂要拼命的演戏,攒钱并给家里寄钱,一个无形的吸血洞因为亲情的关系,不断的吸着,能靠的上就会有人去想着,又上演了欢乐颂里,类似于樊胜美身上相似的情节。


有些事情有能力承担的最好,可是更多的是无尽的承担,一种无力与被绑架的束缚,不能止息,不能懈怠,用生命去拼金钱,生命也会给予最深刻的回馈,抵抗力下降,疾病的出现。

美好的祈祷又有什么用,事情既然发生了,必然还是有本质引起的原因。

为什么一家人住在新房里都没事,就她出了事儿。

为什么一个小姑娘家的就要承担起一家兴衰的重任。

为什么一个人就要去承担所有人的责任。

就是因为孝顺与亲情吗?

在中国亲情至上的传统,都是父母养了孩子,孩子就要养着父母,父债子还,我把你养大你就应该养着我,在很多人看来就是无可厚非,也对。

讲到这里又使得我想到了关于,我不行你就要行的问题,我那个时候没有完成的事情,你就要来实现,没有任何理由,因为你是我的孩子,因为你是我的希望,因为我养了你。更多的因为自己的逃避,就要加到能够加到的人身上。以亲情之名来要求,以爱之名来要挟,有一种无奈,叫做无可奈何也不过如此吧。


这真是中国这种关系伦常的一种病,我更喜欢的是中西结合的关系处理方法,如果纯西式的未免有些过于冷漠,中式的未免也有太多无奈,中西结合的这种关系处理的方式,一方面是来自于自身的自我成长独立,另一面也是来自于真正的尊重、爱与帮助。

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西方发达国家的人早早的就教孩子,独立独立,十八岁以后管的就很少很少了,都是自己要去打工养活自己的,当然人家的各项福利保障制度也要比中国的健全,可是这一面真的很赞,每个人到成年以后都是独立的个体,成年不仅仅意味着离开父母,成立自己独自的家庭,也意味着经济、人格、情感的独立,能够自己去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自己为自己做主,享受自己承担责任以后应该享受到的回馈。

而爱是什么,尊重又是什么,因为成年人是独立的人,所以不要过多的去干预他的生活,让他自我成长,不要过多的将自己的想法加在对方的身上,感同身受对方的情绪就是尊重,能够狠下心来,让对方独立成长,只有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帮助,就是一种帮助,不要拖对方后腿,管好自己的事情,就是一种爱。

彼此独立又彼此依赖,爱从未消失,换一种爱的方式,各自去承担各自该去承担的东西,授人予鱼,真的不如受人与渔。

或许那些从贫苦山区出来的孩子,有了一点点起色,又不得不管不顾家里的父母亲戚,这些天理伦常关系,可是管和管也有不同,孝和孝也能有区别,有界限的去爱,做好自己最大程度能做到的已经够了,拼尽全力消耗自己,不见得就会有更好的结果。

能够使得每个人自己去自我成长,鼓励与支持,引导与潜移默化,这真的比赤裸裸的给予,更加科学与理性。

END


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

喜欢就点个赞呗,或者打赏一下,让乐乐明天吃个肉,嘿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