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436,10-6-4,万章章句下6-4》

《金文诚〈孟子〉学习笔记436,10-6-4,万章章句下6-4》

【曰:“敢问国君欲养君子,如何斯可谓养矣?”
曰:“以君命将之,再拜稽首而受。其后廪人继粟,庖人继肉,不以君命将之。子思以为鼎肉使己仆仆尔亟拜也,非养君子之道也。"】

今天是丁酉年己酉月甲寅日,八月初五,2017年9月24日星期日。

亟,是频数的意思。

上一节讲解了子思回绝鲁缪公的供养,其道理就在于鲁缪公采取的形式未能领会本质。鲁穆公虽然有养贤之心,却未掌握养贤的形式,即一个根本之道和一个合理之度。离开了本质的形式,就是胡乱作为,越搞越乱。所以,好心若想有好报,不能盯死在好心上,必须升华,必须超越,从低层次的思想焦点直抵本质的领域。

这一章,万章就这个升华问题进一步请教孟子,他问,国君想要供养君子,怎么做才算是符合根本之道和合理之度的呢?

孟子在这节讲解合理之度的做法。

孟子说,养贤分为开始和随后两个阶段处理,如果开始时不以国君的名义送去救济物品,则过于简慢了,所以,开始时,无论是粮食还是肉食,都以国君的名义送过去,这样做,把诚意表达到位,那么,君子接受这些礼物时,也乐于表达感激之情并施礼接受,这是开头。但从这儿以后,国君就不要再出面了,而是换做安排相关部门和官员负责供养的工作。随后,粮食部门送来粮食,副食部门送来肉食,都不再以国君的名义,避免频繁施礼回礼,这是随后该有的方式。鲁缪公的错误就出在这里,没有区分开始和随后的做法,频繁地以自己的名义送来物品,子思认为,那点儿肉,使自己一次一次地跪拜行礼,这不是供养君子的恰当做法,所以把鲁缪公派来的人给赶了出去,不再接受鲁缪公的供养。

可见,国君供养君子的礼节,并不在于殷勤频繁,而在于体恤周到,这是养贤的合理之度。

【学习参考书目】
《四书章句集注》朱熹著
《张居正讲解<孟子>》张居正著
《资治通鉴直解》张居正著
《读四书大全说》王夫之著
《孟子正义》焦循著
《孟子与万章》南怀瑾讲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