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斯特梅的雨季

01

又是一个雨季,空气潮湿沉闷,我正在翻看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本来想跟大家聊聊凡尔纳和他的《海底两万里》,突然脑子里冒出来《卡斯特梅的雨季》这首歌的旋律。

《权力的游戏》这部神剧已经播完了,虽然后面几季在脱离了原著以后,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最后一季也更是被人们广为吐槽,但它仍然是剧迷们心中的一部经典之作。除了剧情之外,片头曲和插曲也是这部剧的一大特色。

原著中,《卡斯特梅的雨季》这首歌经常被提起,也在好些场合中出现。在剧中,著名的“血色婚礼”以及乔佛里的“紫色婚礼”中,都演奏过这首曲子,以至于大家觉得这首歌是婚礼必点歌曲。我有同事一度还说准备在婚礼中播放这首歌。

其实这首歌气质本身就是很悲伤的,而无论“血色婚礼”还是“紫色婚礼”我们知道结局都是非常糟糕,所以在婚礼上放这个歌,还是算了。

但作为维斯特洛第一名曲,在这样一个沉闷的雨季中,我觉得聊一聊他的故事,还是很应景的。

歌词如下:

And who are you, the proud lord said,

that I must bow so low?

Only a cat of a different coat,

that’s all the truth I know

In a coat of gold or a coat of red,

a lion still has claws,

And mine are long and sharp, my lord,

as long and sharp as yours.

And so he spoke, and so he spoke,

that lord of Castamere,

But now the rains weep o’er his hall,

with no one there to hear.

Yes now the rains weep o’er his hall,

and not a soul to hear.

02

我们来讲讲歌曲中两方主角,金狮子和红狮子。

金狮子就是兰尼斯特家族,兰尼斯特家族给人的印象就是老谋深算,还有就是有钱。当然这也是泰温公爵给人的印象。

关于兰尼斯特最有名的一句话是“兰尼斯特有债必还”,这句话的意思一方面是说兰尼斯特作为有钱的奸商比较有信用,另一方面也是说别得罪兰尼斯特,不然它睚眦必报。

而《卡斯特梅的雨季》大概就是“兰尼斯特有债必还”的最好佐证。

红狮子是指兰尼斯特辖下的雷耶斯家族,一个靠挖矿发财的家族,西境第二富,仅次于兰尼斯特家。

第一个兰尼斯特“狮王”娶的就是雷耶斯家的女儿,雷耶斯家的效忠历史有几千年了,可以说两家关系渊远流长。

本来好端端的两家人,多少也是亲戚关系,而且几千年下来,估计都快通婚成一家人了,为什么雷耶斯家就这么被兰尼斯特家从地图上给抹去了呢?

03

故事要从艾莲·雷耶斯这个女人说起。

艾莲·雷耶斯是雷耶斯家的女儿,嫁到兰尼斯特家,作为长子的老婆,这种曲线救国的政治套路,维斯特洛世界比比皆是,我们在《权力的游戏》中也见到很多了。

当时的长子就是泰温的爸爸泰妥思的大哥,没多久,大哥不幸战死了,这个艾莲大嫂本是奔着嫁给凯岩城继承人去的,没想到马上守了寡,当然很郁闷。

不过她也很厉害,大哥死了,马上勾引了二哥,也就是当下的第一继承人。从大嫂变成了二嫂。不过这个艾莲嫂子大概是克夫命,二哥很快也死了。死的时候,也没生下一男半女。

这时候,继承人变成了泰温的爸爸,也就是后来称为“笑狮”的泰妥思。

泰妥思是老三啊,从来没想过要当继承人,本来也就是混日子的小K,人也很和气,所以被称为“笑狮”。这时候艾莲嫂子果然把爪子伸向了泰妥思,企图勾引他。泰妥思这时已经结婚了,虽然泰妥思不怎么样,可是她老婆厉害啊,不厉害怎么能生出泰温这么厉害的儿子。

在泰温妈妈的张罗下,二次守寡的艾莲被嫁到了塔贝克家族。

艾莲可是个厉害角色,马上,塔贝克家族就在她的掌控之下,联合她的娘家雷耶斯家族,她不断欺负那个不怎么行的金狮子泰妥思。

用的方法是最西境特色的欺负——借钱。

艾莲嫂子从凯岩城借了大笔的金钱不还,借的钱一部分用来修城堡,一部分给娘家雷耶斯带回去发展军队,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更可恨的是,在兰尼斯特家老生不出孩子的嫂子,在塔贝克见一撇腿一个,一撇腿一个,接连生了两儿一女,得意洋洋的到处宣扬说不是自己不行,是黄狮子家的男人不行,根本没种~ 还把孩子都用泰妥思死去两个哥哥的名字命名,赤裸裸的打脸啊。

泰妥思的老婆一看说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啊,一怒之下自己扑通扑通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算是为兰尼斯特家的男人正了名~

这一回合,史称”子宫战争“——这是真的。

04

泰妥思的老婆最厉害的,当然就是生了泰温。故事到这里,泰温要出场了。

泰温很快长大成人,参加了九铜板王之战,回来后已经是一个厉害人物了。

泰温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找艾莲老嫂子,不对,应该是艾莲老伯母还钱。

这时候凯岩城被他老爹泰妥思搞得毫无威严,实力也大不如前。艾莲老伯母哪那么好相与,一拍桌子就把要债的使者赶回去了。要她还钱,不可能。

泰温一看对方居然摆明了要赖账,暴脾气来了要动刀,被老爹泰妥思,生生按下,说自己就想安逸混混晚年,别闹。还大手一挥,把之前的债全免了。

泰温忍了一年,把老爹权力架空,同时整合了除塔贝克和雷耶斯家之外西境其他家族的势力,然后,他发出通告,让雷耶斯和塔贝克,到凯岩城认怂领罪,还钱伏法。

艾莲老伯母和雷耶斯家自觉当时实力强劲,哪里会服,就有《卡斯特梅的雨季》这歌词开头中的回复:

And who are you?that I must bow so low?Only a cat of a different coat,that's all the truth I know.In a coat of gold or a coat of red,a lion still has claws,And mine are long and sharp, my lord,as long and sharp as yours.

翻译过来就是:

你是谁啊? 

我凭啥给你低头啊?

不过是穿着衣服的小猫儿而已。

你是黄狮子,我是红狮子。

你有利爪,我也有利爪。

而且小样别忘了。

我的爪子更长啊,我的爪子更利。

05

然后泰温就开始打了。

塔贝克用兰尼斯特家的钱修的城堡,坚持了不到一时候,就被泰温攻陷,一把火,把塔贝克连同艾莲老伯母一块儿烧成了渣渣。

然后大军继续打到雷耶斯家的居城——卡斯特梅。

雷耶斯家族是挖金矿起家的,卡斯特梅城也是一座很有特点的城——他的大部分都建在地下,是一座矿坑里的地下世界。玩过魔兽世界的都知道铁炉堡,还有魔戒里的莫利亚矿坑以及孤山史矛革盘踞的矮人宫殿,可以大概想象一下。

特殊的地形注定了卡斯特梅易守难攻,仅存的雷耶斯家族,连同整个卡斯特梅的居民,都在地下死守。若要下此城,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雷耶斯家可能是嚣张的太久了,以为自己手握很大优势,想据此跟泰温谈和,还要求泰温把弟弟妹妹送到卡斯特梅做人质,保证以后大家和睦相处。 

从来不笑的泰温公爵此时应该连冷笑也省了,他直接把卡斯特梅的几个出口都封了。

然后,筑坝掘河,往里灌水。

一整个卡斯特梅的人,全都被活活淹死了。

四处的游吟歌手,把整个故事变成了一首歌谣。泰温之名随着此歌响彻全境,可止小儿夜啼。

多年以后,仙女城的法曼家族不服管制时,泰温公爵没有多说,只派去一名竖琴手。当城堡大厅里奏响此曲,法曼家族立刻乖乖俯首归顺。

这就是维斯特洛第一名曲——《卡斯特梅的雨季》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