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病了

身上大概被咬了八九个包,身体右半边不由自主地紧张,也是第二个不眠之夜。妈妈的病我终于全然了解了,在电话上听我爸爸根本没说清楚情况…妈妈的身体已经像破旧的机器,不知道修修补补那些零件,还能否回到从前那样的健康呢?哪怕是常年吃药,我也能安心啊!有一个病殃殃的妈妈,也比没娘的野草强啊!妈妈当初为了年幼的我和弟弟,作了多少难,流了多少泪!现在妈妈需要我们,我们家一定要团结起来,给妈妈坚强的后盾。妈妈现在需要高蛋白高热量的饮食,我明天要好好烹制,让她不再需要在外面吃得那么不好,不卫生…

刚刚着实大哭了一场,把这几天的心里积攒的郁闷委屈都哭出来许多…妈妈,我的妈妈,她能不能好…碘131的治疗效果会怎么样呢,我害怕妈妈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我害怕我没有能力回报深如大海的母爱…我想起了我姥姥住院时那天我去医院探视时的看到她的第一眼,姥姥那么慈祥,那么和蔼,穿着粉色的睡衣…

我想起我得知姥姥去世消息时候,我真的难以想象

今天是回来照顾妈妈的第五天吧,我的小心脏啊…这两天常去核医学科跑,做了确认甲亢的检查和碘的吸收率,但是果然,我担心的白细胞的问题还是存在,妈妈血相太差,常年的疾病和生气,使得她五十岁看着像六十多岁,每次看到她瘦得像猴子一样,我这心疼得…真的是受不了。今天下午三点多回家,买菜,

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星期,一个个人生就在我面前像是放电影快进似的,似乎一下子长大了好几岁。

同病房的十二岁小姑娘梦梦活泼可爱,聪明伶俐,但是各项指标却高得吓人,做完肝穿刺回来,她爸爸抱着她迅速撞门进来,我妈妈当时就哭了,以为小姑娘是疼晕了…小姑娘躺在床上忍不住地哭了,她的妈妈在她前方安慰着她泪水也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掉下来,她爸爸扭头就往门外走了。一个花骨朵一般的小女孩,怎么受得了…

上午走廊里刚来的那位男病人,脸色黑黄,神情呆滞,眼泡肿得老高,肚子鼓得像气球。躺在床上,一根针深深地插进肚子的左方。医生拿着胳膊粗的针管慢慢地吸,吸出来一整痰盂泛着泡沫的黄水…

昨天抬走的一位女病人,看着四十多水,脸和嘴唇都泛着可怕的黑色,一种离死亡如此近的颜色…她输血,输一袋血能从破碎的肝脏中漏出半袋。流入腹腔,变成可怕的脓水进入肠子排泄而出…

所有的这些人,老的少的,中年人。他们都受同一种病毒才受罪如此,甚至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我恨这个病毒,我恨它,它夺去了我亲爱的外婆的生命,它夺去了我母亲的健康,夺去了太多人的健康,前途和爱情。不共戴天的仇恨。

此刻,我是真的放心不下妈妈独自离开啊!担心妈妈忍不住干活累着,担心我爸爸不会照顾还吵架,担心药吃了没效果…我这担心啊,真是令人头疼!我想着九月份的时候回来,带着我妈妈去拿点中药…月亮神啊,你会保佑我妈妈吗?

临走之前我要去超市买好吃的东西,打扫干净房间,让妈妈回来以后不再那么想要劳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