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你真的努力到我想哭

96
傲娇小太阳
2016.03.03 17:32* 字数 3568

文/傲娇小太阳

身体的劳累都比不上心累


序:

微信里有很多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在简书群里看到一些,打着沟通实际上在道德绑架,甚至抨击简书的所谓作者。一边不停的说如今首页文章质量的下降,一面抨击拒稿官。指责别人,抬高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甚至还打着言论自由的响亮招牌。

在那些人忙着去嘴碎的时候,我看到另外几个打卡群的作者已经默默的又发布了文章,余下的人也把更新的公众号内容发了上来。

有读者和作者私下问过太阳是否从文多年,我只是那个和大家一样从零起步的人罢了。被拒绝是常态,所以我也爱调侃简书是我的小三。我见不得别人欺负它,就算它偶尔调皮拒绝我,我还是觉得它是我的真爱。

何况,真心努力的人。不用你多说,他总是一声不响的把事情给做了。

我不会和你深究对错是非,我只想提出一个疑问。

到底是别人对你限制太多,还是你对你自己要求太少?

(一)你真的在努力?

我要装逼了

我没有主动拉黑人的习惯,但是我的确有看了消息就不回的习惯。熟悉太阳的人都知道太阳是个作死狂魔,没回复的时候肯定一头扎在某件事情上沉迷了。

什么时候开始放弃无效社交,大约是失望累计到一定次数的时候。你有试过每天睡眠时间不足6个小时,只是为了你自己所喜欢的事情吗?一天两天能够坚持,成月上年呢。

你坚持与否,有心的人都能够看出来。成功的人为什么是小部分群体,不是因为他们只有聪明。很多经验都是自己咬牙硬撑,走过很多常人更难坚持的路。当机缘来临时,能够靠着最近勾着搞定的平凡人一样。你没努力过,就算你想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也会被淹没。人人皆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还没上大学前,为了练习画速写。我把我的床铺垫,直接放在了客厅正中央。这样晚上十点半下课之后就可以直接去火车站买站票,进去找陌生人画速写。从开始等待我凌晨回家,到后期家里只留客厅一盏灯。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夹雪,按照我们老板的话来说就是下刀子都要去坚持。每天到家,画板一放,就直接穿着衣服倒在了床上。有时候还是父母半夜起来,把我放进被窝里盖上被子。

有次下雨天,开电车打滑,车飞了出去,我的脚也跌的肿青。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我抹了药还是一瘸一拐的去画了速写。情节感人到画画的时候,有人从口袋掏钱出来要给我劳务费。我父母顶着各种客人来家里要解释半天的压力,等我高考结束才把床铺放回房间。

我试过最累的那段苦逼时间,是每天眼睁睁看着天黑到天亮。大学的时候,除了忙碌专业。为了参加设计比赛,我直接把凉席带到了教室里在连续熬夜通宵。叼着牙刷在刷牙,头发油腻到自己都浑身不舒服。一转头看到了来上课的同学,我那满脸的痘和通宵之后的憔悴感甚至吓到了别人。那份尴尬感直到比赛获奖证书,拿到手上的时候才消除。

那段时间的状态毫不夸张的就是,突然之间反胃,好不容易找到厕所就吐了个稀里哗啦。有时候走路要搀扶着我的闺蜜,不然低血压的我可能下一刻就要挺不住满眼的金花,瞬间倒下。

有很多人找我聊天,问我怎么学习,怎么坚持。我看着他们就是想问我怎么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捷径去成功。所谓的捷径只不过在你所知范围内,花费更多的时间去坚持。抱歉,我知道的话,我就不会一直那么努力了。我做事有时候很急,可是我也从没期待我刚刚学会跑,我就开始要飞。

何况很多人问了我半天,说了和没说没啥区别。我讨厌打着奋斗的招牌,但是不舍得对自己下狠心去追求的人。推荐的书单每天那么多,你还是一本没看。想坚持的习惯那么多,真的做的时候一概没有。和这样的人聊天就像是自己减肥的时候,逼着自己每天只吃几个苹果那样的难受。

所以,当我分清楚,这是无效社交之后,我再也不会过多的回复。

(二)没有捷径可以走

我只对我喜欢的人耍无赖

很多不熟的人会说我高冷,不合群。抱歉,我平时逗逼起来和傻逼也没多大的区别。我不是不合群,是不合你们这群。善于找借口、站着说话不腰疼,甚至喜欢限制自己格局,满足现状的人,我都不会搭理。

有读者私下联系过太阳,问如果一直等待的那个人没有出现,又到了该结婚年纪。真的要和一个没有感觉的人结婚吗?

合适的遇不见,遇见的不合适。她问我,能不能等到那个人。她明白等一个未知的人,是需要时间的。可是她又怕最终没有等到,最后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读者问我,自己也很喜欢写文,可是怕没人会看自己的文章。如果写不好怎么办,怎么写会好。

也有男生问我,自己对自己的女朋友已经完全没有底线了。可是没有感受到女朋友对自己的喜欢。甚至有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女生问太阳,想直接找个结婚的,不想随便恋爱怎么办。

最让我担心的莫过于有个女生问我,有个男生说自己是gay,可是却喜欢上她了,想和她试试谈恋爱。

我都认真的一一回复了,在我看到消息的第一时间。我可以在我有限的理解内给对方意见,这是我仅仅能做到的微小帮助。一定要说有什么问题,就是我们不能什么都想要。可是,我还是会担心。

因为世界之大,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替你走完属于自己的一生。我们要学会的最基本的一个条件,就是对自己负责。还有不急不躁,不够坚持的努力都是没办法坚持到最后的。我从来没有忘记我是怎么开始的,因为不忘初衷,才能不愧于心。让自己骄傲,第一件事情就是活着自我。

我曾经很痛恨穿高跟鞋,它给不了我要到舒适。甚至就是一种变相的束缚,美丽却要付出代价。

我讨厌我穿起来走路姿势变扭,甚至找到一双完全贴切自己脚尺寸的鞋都很难。我是36.5的尺寸,选36码的鞋,挤到了没办法走路。选37的鞋,又要垫鞋垫,贴后跟帖。甚至还要再悄悄的塞点餐巾纸,才勉强合适。

走路时间久了,几个水泡破了,穿拖鞋走路都难受。更别提那被磨着破皮的脚踝,洗澡时水冲的时候疼的抽拉。可是我还是要骚气的穿着,因为它搭着我那艳红的长裙,会让我自己觉得自己和天仙一样的美丽。

谁不在努力呢

就像开始写文,看的人都是我最贴心的朋友。废话太多,没有逻辑。点击不过百,甚至连朋友都不乐意专心看完。就算每天都是被编辑拒绝,可是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着。我相信,不被认可,只是能力不够。我会假装崩溃说着不再沉迷写文,还是一边嬉皮笑脸的坚持着。

不是我不服输,而是认识了那么多优秀的人。只有软弱无力,不愿意坚持的人才会不停的把责任推脱到别人身上。而我,不愿意成为这样的人。现在会有作者和读者私下问太阳是否中文专业或者写文专业户。我一边私下窃喜,表面上诚恳的说自己只是文字的打字工。

了解的他们都知道,为了写出这样的文字。我默默的看了多少书,写下过多少当时只有自己才懂的字字句句。我写过的文字,现在回头看还是能够挑出很多问题和逻辑缺失。就像我每次写文,都会遇到抨击。我不知道那些键盘侠,是否有认真了解我想表达的观点。我曾经极力反击过,却像跳栏小丑一样的多余。

可是现在想来,面对质疑最大的回击,就是坚持写下去。

只要你看到太阳还在写文,我就没有倒下。

(三)只有自己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

我只想让认识我的人都骄傲自豪

我们说妈宝是什么情况,就是做事的原则就是家庭,而不是自己。基本上这样的都是强势的家长带来的苦果,都来自于太过爱。太阳也曾一直迷茫,很自卑,甚至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因为被强制管制之下,会造成几个不好的后遗症。

我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人生在我面前好像只有方案A。我放弃了思路,我的脑袋像被灌了水的水桶。可以在里面养鱼,因为是空的。

我与人相处的方式,都是在继承和模仿父母对我的方式。简单粗暴,甚至做事不会考虑后果。曾经被孤立过,甚至连最亲近的朋友都不可控制的吵架。我很孤独,只有书是我唯一的伙伴。可是书里的世界都是虚构的,现实和幻想总是有差别。

直到现在我才会明白一个道理,什么时候都好。如果不是自己最想要做的事情,做什么都是白瞎。

就像我懵懂时期就看着橱窗柜的婚纱裙,我想着和白马王子一起走向婚姻的殿堂。时间过去了,我长大了。我明明知道我最想穿的就是那条S码的修身鱼尾款长裙。可是我还没有瘦到85斤,我也没有赚够钱去买下它。难道为了穿上婚纱,我要勉强自己去减低标准穿上那条L码的公主裙。我怕我会后悔,对幻想的美好不再期待。

更怕连一直追求的梦想我都可以割舍,那是不是我的人生已经给自己的间接打了折扣。

说到这里肯定有人觉得哎呦,太阳太矫情了。别误会,我也会爱喝鸡汤。虽然我更喜欢,用一碗加料的黑鸡汤来让人清醒。

我可以教你怎么去挽回一个不爱你的人,甚至你想讨论用啪啪啪技术留住一个人我都能够说。可是不爱的人就是不爱,不认真坚持的梦想就不能够叫梦想。只能是无法坚持的人生计划,你不对自己苛刻,以后自然会有更多的人来苛求你。

可是,抱歉,就像我现在不会因为别人说我写文烂、三观不正,我就放弃写作一样。没有人能够决定你,改变你。因为就算再感同身受的文章,也不能换来一样的人生。

就像我现在的文章,想看的人自然会看,别人要走我也拦不住一样。如果你没走,谢谢你。我会接着努力。

时间会告诉我一切值不值得,也会告诉我,我的选择到底是否正确。

谢谢你们,我还在坚持。等我变得更好的那天,一起努力好吗?

太阳的大学生活:

大学,不只是一个人的狂欢

——今天主打矫情的太阳

就是爱吐槽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