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

十一回家漫漫回家途,一路追尾事故,绝大部分原因出于人祸,疲劳驾驶、超速、强行变道、跟车过近,高速很多路段近乎停止,往年统计的数据都显得如此无力,窃以这样的堵堵停停,便是故事的所有,但生活总是会给人惊喜的,或者是惊吓的

被人撞了

午夜时分,从宁洛高速出解放北路,横穿淮河直达龙子湖区,素问淮河大桥之名,大桥巍然耸立、宏伟壮观,桥上左右两向双车道,中有双黄线相隔,来向车行有序,去向一片坦途,时速30-40码,一路向南
突然间,横向杀出一辆车,无视双黄线直接斜冲过来,一时为之愕然,下意识紧急避让,右向打方向盘,只听'嘭'的一声,车子被突如其来的力撞向了路边,赶紧准备起身开门,门已经打不开了,只能从右边翻出来,来不及看车本身的情况,发现身后那辆白色轿车,急忙跑过去看一下那边的情况,安全包已经弹开,左轮完全撞瘪了,司机推开气囊,慢慢走了出来

酒驾的司机

见人没事,便赶紧回去看我的小3,撞上了车的左前轮,擦着车门,轮毂已经变形,前面的几块挡盖也被撞开了,心痛不已,观察损失时,对方司机来到了桥边,隔着车,跟我说,兄弟,我跟你讲,你放心,我是一个老兵,该怎样怎样
'你为啥突然间跑出来?'
'我也有点懵,不知道啥情况,这个责任会有认定,放心'
我无语,越过双黄线,撞了正常行驶的车,幸好当时车少,如果旁边有车,绝对是连环撞
'你越过双黄线过来撞我,还不知道啥情况?'
'我当兵当了几十年,你放心,我该负的责任我一定会负'
'那好,那我们报案吧'
'别别别,我今天喝了一点,跟以前的战友,你看怎么赔我就怎么赔'

谈判以及自己的恶

突然间,新闻里面的情节发生到了自己的头上,不可思议之余,内心回想起跟同事们闲聊之余的小新闻,酒驾追尾了,对方要求私了十万,酒驾的没同意,直接关了半年,那时的焦点在于,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否愿意用十万去买半年的人生自由
我承认这个时候,自己的内心是邪恶的,想知道对方会拿出什么样的筹码,'好,你说怎么赔'
'五百,我全责,保险给你修'
我为之震惊
'我们还是报案吧'
'别别别,你说怎么赔,你说你说'
'你撞的我,你说怎么赔'
blabla,然后,他打电话让他的朋友来了

虚弱

来了3个人,这3个立马认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态度十分诚恳,套近乎,然后也说给我赔偿,并只要我说是其中的一个人开的,不给我添一点麻烦,不会对我造成任何损失,这几天给我找车开,修好了给我送到北京,并给我赔偿
想起关于保险保修的内容,基本只会给车修好,其他一概能甩则甩,我的小3不能这样。。。然后就跟对方谈了,这可能是错的开始了,在居于弱势的时候,基本完全屈从于强势者的意愿,待到局势反转,便完完全全复制强势者的样子
后面的情节似乎不用唠叨下去了,第二天对方司机开始转向另外一幅样子,那几个朋友也开始成为真正的朋友,他们不是当事人,说的不算,得跟当事人说

人性

在某些时候,每个人都是流氓,拿着双面的标准来对人来对事,很多时候,这也是一种能力,很久以前,有人告诉我处事要圆滑一些,那时我颇为赞同,只是此刻,有时候简单直接可能是处理问题的最好方式,不要考虑那么多,人都得为自己的行为买单,我现在正在为自己当时的做法买单,还将继续买单下去到事情处理完毕
有些事情看起来似乎会双赢,比如说我不说他酒驾,他安逸我还有一份赔偿,但这个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之上,均是浮沙上的高台,很多时候,我也是一个“有问题”的人,我也是一个会鄙视自己所作所为的人

回首

此刻回首整个处理过程,我从一开始就显示出了极大的不成熟,应该在司机出来前,进行拍照取证,这直接导致对方来了几个人后,我居然担心对方三人成虎,让其他人顶替,然后在陌生的地方和别人进行谈判,简直是作茧自缚,其次,当对方司机试图离开时,应该取证就好,逃逸罪加一等
可能最好的方式就是依据事实,该如何就如何,简单既是美,但现实总会有一些因素让人选择复杂,然后陷入不断挖坑填坑的轮回
现在,我还想起对方司机驾照上的照片,应该是他的孩子,十分可爱,让这么大的小女孩和小男孩的老爸去坐半年,实在有些感觉不合适,想想这些,又会觉得很可笑,别人的老爸敢喝酒开车,你不合适啥?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买单的,审判必将到来,正直是美德,给自己减少麻烦的最好途径可能就是简单直接了,事实无须粉饰,当然,事实也无需粉饰
等6号再去为自己行为买单吧,如果可以,让事实就是事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