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为子君,为自己。

对于文章,确实不同时段读会有不同的感悟。初见这篇时很早,直到大学语文中有这篇,而那时神奇的老师也是大力推荐,才零零碎碎地读完。但那时的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何懂得通篇的空虚与悲哀呢?前日里为了找一本能够花个把时间就能够看完的,又正好看到有人问周氏兄弟终如参商之事,就想到了这篇。躺在逼仄的旅馆里,房外是破旧脏乱的火车站旧楼,一圈围住的筒楼一般,望去是颓败而乌烟瘴气的网吧,想到第二天令人不安的考试,结合自己一直忧虑过重的心境,终于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将身心都投入地看完了。

子君和涓生只是过得了富贵过不得贫,过得了激情而过不得琐碎。爱情在贫穷和琐碎中被消磨,被剥离成碎片。直到涓生追悔莫及而收不回话,直到子君的逝去而戛然而止。

在之前,我也曾感于几本喜欢的言情,全身心的投进去后就是如此。逝去之殇,是满腔的情怀都被一下抽空了,空着那一张嘴,急于呐喊,却已经失声;不同于被浇灭的火,而是恍惚间什么都没了。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我从前不知,但幸而终有一天深深找到了那一番被抽空的感觉,想睡而不得,闭眼而不得,见着“那匹小小的、瘦弱的、半死的满身灰土的”阿随,心跳一停,再直跳起来……行事也觉无味,食甘如嚼蜡,美好的色彩也不过被泼了灰,四望,我只如局外人一般的存在于这世界,我自有广大的虚空,四面是死的寂静,低头看的是不断不断被侵蚀的灵魂。原本的希望、欢欣、爱、生活的,全都黯淡了,逝去了,留有的虚空,填而不满,虽盈却亏。

明晃晃的灯光照的眩晕,我长叹了一口气,不知所以,冲了一个澡,算是过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