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喝一杯暗恋的苦酒,写两首爱情的毒药

诗人又叫骚人,原因是最早的大诗人屈原的代表作起名离骚,骚是忧郁的意思,(离骚就是离别的忧郁)以此类推诗人该是忧郁的文人。

在这一点,李商隐是最典型的,李哥因为暗恋的事儿一辈子上火,写的诗句如情感毒药,极具杀伤力,表达暖昧感情他最到位,含蓄到需要猜的份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商隐:喝一杯暗恋的苦酒,写两首爱情的毒药

看他的东西,每个人都联想到自己的隐私,却又觉得似是而非。写了那么多情诗,后人考证一千多年愣说不明白是写给谁的,这在唐朝诗人大哥里是独一份。然而也正因为参不透,所以看不够。

我的直觉是他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一个身份特殊的女子,有过几次社交场合的接触,达到目的偷情最多一两次,所以一辈子绝大部分时间在臆想,臆想形诸于诗是最美的。在雨夜遥望着人家亮灯的窗户——“红楼隔雨相望冷,珠箔飘灯独自归”;想象人家的卧室——“凤尾香罗薄几重,碧纹圆顶夜深缝” ;想人家在床上辗转难眠——“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想象自个儿能孙悟空那样变成一缕轻烟从门缝混进去——“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进回”;半道上碰到她也不敢打个招呼——“扇裁玉魄羞难掩,车走雷声语未通”;想了也白想“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商隐:喝一杯暗恋的苦酒,写两首爱情的毒药

关于李哥的绯闻有三种说法,一是说他可能爱上了一个道士,二是说他爱上了自己的小姨子,三是爱上了高官的小妾。都沾点边,反正不是良家小姑娘,因为那样的话他就可以理直气壮地娶回来,那个年代是允许男人一夫多妻的。

在上面三种说法里我觉得靠谱的是爱上了高官显贵的小妾,好像是令狐大人(当时的丞相)的小妾,可能他俩你有情我有意,但是这事一旦泄漏,谁也别想扛着脑袋混了。有个反面教材: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商隐:喝一杯暗恋的苦酒,写两首爱情的毒药

当时有个叫步非烟的女子,河南功曹武公业妾也(注意她的身份)。邻生赵象以诗诱之(文学青年拿诗勾引人是拿手),非烟答以诗,象因逾垣相从(人急跳墙)。事露,笞死(拿大竹板子活活拍死)。——知道李商隐不敢张狂的原因了吧?

再多说两句,步非烟当时怀春怀得也是够呛,她的诗还留下来了, (可能是被武大马棒作为物证吧)

答赵子

绿惨双蛾不自持,只缘幽恨在新诗。

郎心应似琴心怨,脉脉春情更泥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商隐:喝一杯暗恋的苦酒,写两首爱情的毒药

接着说李商隐。有这类前车之鉴,所以李哥加倍在意,写得特虚,那女人的高矮胖瘦出身学历特长爱好在诗里根本捕捉不到。从“车走雷声语未通”这句看更象是大官的家属,怎么可能是道士、小姨子之类的呢,或许有人说他的情诗也许写给好几个情人的,但从他无题诗的内容风格上看更像是写给一个人,再者他能把情诗写到这么销魂蚀骨的份上,不太可能是个滥情的人,拿不起也放不下。他哪有杜牧那么潇洒。看看这首诗: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商隐:喝一杯暗恋的苦酒,写两首爱情的毒药

这是“筵前偷欢”的典型例子,送钩,古代宴会中的一种游戏,把钩在暗中传递,让人猜在谁手中,猜不中就罚酒。估计李商隐在送钩的时候摸了人家的手。

这算有迹可寻的了,更玄的像“不辞鶗鴂妒年芳,但惜流尘暗烛房。昨夜西池凉露满,桂花吹断月中香”,诗名《昨夜》,根本看不出啥意思,连个人都没提到。还有“阶下青苔与红树,雨中寥落月中愁”、“一春梦雨常飘瓦,尽日灵风不满旗”等等。这样的句子在李哥的诗集里很多见,它们像雾一样把读诗的人罩在里面,不知不觉间把你的灵魂打湿。

在精神恋爱方面,李商隐绝对大师级水平,一辈子那么多诗从没有一句写到美女的肉体。后来有诗人写男欢女爱如“向人微露丁香颗”“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这种露骨的东西在李哥的诗里想也不要想。

再单独说下李商隐那首最著名的诗《锦瑟》,尽管好多人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仍被他华美的词句和凄迷的意境所倾倒。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图片发自简书App

李商隐:喝一杯暗恋的苦酒,写两首爱情的毒药

李商隐:喝一杯暗恋的苦酒,写两首爱情的毒药

其实看过前头对李商隐暖昧感情的分析,应该不会觉得它有什么难懂的吧,“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这两句,我觉得是借喻了李商隐一冷一暖的两种心境,蓝田日暖玉生烟应该是温馨的意思。有一首歌,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的人都会唱,谭咏麟的《半梦半醒之间》,用它给锦瑟作注脚挺合适: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们越过时空相见,每一分钟幻成一年,究竟能有多少缠绵……爱你,似梦似真,转眼改变,梦已不相连”

最后说说李商隐的个人简历:当时朝廷上姓牛、姓李两派斗得正狠,李商隐是一直给牛派当秘书,后来却鬼使神差娶了李派的女儿做老婆,注定了要受夹板气,两头不讨好。一辈子最大官当到秘书省正字,也就是个高级校对,后来一直做幕僚,在人屋檐下过活。死的时候才四十五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