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刚才开始的人生(3)

8。太阳慢慢落山了,黑夜又如期而至。他的心里的落寞又开始松动了。他开了门想到外面的夜的世界去走一走。

门开了。他刚想出去,母亲似乎早已经料到了他要出去,早已经把衣服穿好了,等候在门口:你不去啊?

他点点头,母亲说,带我出去玩玩。

9。万达商场。一个烧钱的地方。装修豪华,纸醉金迷。平日里就是以奢华著称,此时春节里的装饰更显奢靡。

商场的人很多。他和母亲徘徊在人流里。

母亲说,我给你说一件事。

他说,行行,不过你也不能站着说,得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说才行。

虽然商场里灯火灿烂,春意盎然,但是他和母亲依然感觉不到这节日的快乐。

终于,到了三楼找了一个地方,商家门口有两把椅子,他和母亲坐了过去。

母亲说,儿子,过完年,你就搬家吧,不是我赶你,实在是我不想看到那个骚货。这个骚货当然指的就是他老婆。

母亲说,那晚要不是你朝她喊,你动动她试试,那个骚货早已经把被子砸到我的头上了。小啊,不是你妈赶你走,是实在没有办法啊。你知道当年你把赶你走的时候,是我乞求你爸才把你留下的。我给你爸说,就算我和你离婚,这个家产还有我的一半呢,看在我的那一半上,就把他留下吧。

10。在母亲的话语里,他的回忆已经离开了这个繁华的世界,一下子又回到了当初那个黑白的记忆里。

时间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他已经想不起来了。那时也是家里爆发了一场家庭危机,父亲赶他走,他已经结婚了,而且还已经有了孩子,可是他还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他感到人生的无奈。没有房子离开父母能到哪里去呢?没有办法,他屈尊于父亲的压力,沉默下去了。

其实是他不想好好过日子,制造家庭矛盾吗?

不是。原因其实都是那个从小体弱多病的孩子。孩子几乎每天都要在医院里,他老婆没有工作。只有他一个人的工资,供一家三口吃喝,给孩子看病占去了工资的大部分。他的心里能不着急吗?所以,一着急,他就朝孩子发脾气。可是,一朝孩子发脾气,父母就不干了,一场混战就开始了,结果,到最后只能以他的失败向父母道歉告终。

又一次家庭混战。

他又被赶了。他这次终于鼓起勇气喊了一句,养的起儿,就得买的起房,你想让我走,除非你先给我买房才行,买了房我立马就走。

这一次,父亲觉得颜面扫地了,没有再直接的赶他走。这次的家庭大战,没想到是这样压下去的。

自从这一次之后,他住在父母家,已经没有了当初原来的羞耻感,他反而觉得父母在他结婚时也没有给他买房子,他和父母住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11。万达商场。

母亲说,小儿,过年了,你赶紧搬走吧,以前没有房子,现在也早自己给你买房子了。

他在脑海里是这样考虑这个问题的。他的母亲身体不太好,他不忍心离开母亲,就害怕离开母亲说不定那一天,母亲突然犯病,没有人能救得了母亲。要不是考虑到这里,他是能很痛快的答应母亲的。

他笑了笑说,妈,过了年,我搬走吧,如果没有我也许你们会过得更好些。过了年,我辞职。

他没有说谎,他说的都是心里话。对于他目前的这一份工作,他已经做了20几年了,常年的熬夜夜班已经使他的身体没有了活力,他已经厌恶了夜班。他好想一下子就辞职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可是,他走不了,走不出心里渴望的那种潇洒。最现实的还是铁一般的生活。

母亲说,你走什么,你该上班上班,我只是要把那个骚货赶出去,我一辈子也不要见到她。她这个骚货,真的是伤透了我的心。

他的嘴里没有任何语言,他只是用装饰的表情来回答母亲所有的话。

母亲说,以前你不走也就算了,但是这次你要是想让你娘多过两年,你就把她赶走,你要是平时回家就回家。

他笑了笑,以掩饰心中的尴尬,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如果离开父母独自去生活的话,他将损失一大部分房租。

几年前,他老婆的哥哥,也就是他的大舅哥,因为因为要买房,可是手头缺少现金,于是就提出把自己的一套楼房卖给他。

当他听说要卖给他的那座楼房时,他连想也没有想就痛快的答应了。当初他和他老婆拉对象时,曾经在这里吃饭。里面的家具一应俱全,当时他的心里就有了这种感觉,如果他也能拥有一个这样的家该多好啊。可是,他的手头没有那么好的积蓄,只能借钱。

他没有哥哥姐姐,只有一个妹妹,但是妹妹结婚没有几年,家里的积蓄也是可想而知。因此,只能朝父母张口了。他也害怕,父亲不借给他,他还是先把事情给母亲说了,母亲说,家里现在就四万多块钱,你有多少钱?

他说,他只有四万多块钱。母亲说,没事,咱们把钱一块都凑上,不够的再找你二姨借点。

12。钱的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当他把钱交到他大舅哥的手里的时候,他大舅哥却说,哪一天咱们到公证处办理一下公证,房子就是你的了。

公证?他心里想,为什么你把房子卖给我,不是到房管局,而是要到公证处呢?他再网上查阅了,赠与房产和买卖房产的区别,此时此刻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不祥的念头,原来他老婆的哥不是真心卖这所房子啊。他只是想暂时把房子借给他使使啊,没有真心的卖给他。根据赠与房产的规定,赠与方是时刻有权将房产收回的,而买卖房产才能真正的把房产权属于自己的。

所以当他和他大舅哥来到房管局办理房屋买卖手续时,他大舅哥就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不高兴了。

办完手续,房管局门外,他给了他大舅哥200元现金说,大哥,这二百块算是我请你客了。当初,他听说他大舅哥要把房子卖给他时,他就高兴的说了句,那他谢谢哥了,手续办完之后,我请哥吃饭。没有想到挺好的一件事最后弄到了一个双方都不愉快的地步,最后他也没有请客吃饭的打算了,只能给他大舅哥200块钱,他大舅哥也没有客气,把钱往上衣口袋里一搁就扬长而去了。他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无论怎样,房子是自己的了。但是这个代价是否有点太大了?

13。房子确实是自己的了。但是后面的问题接二连三的却来。因为他想搬进去住,却无论如何也住不进去啊。

卖房之前,他大舅哥说,咱这个房可好了,按照抗震级别来说能够抗震12级。当时,汶川大地震刚刚过去,他大舅哥是个卖猪肉的,有一套江湖经验很会见人说话。他的这句话,对他没有太大作用,因为打动他买房的动机不是他大舅哥说的好听,而是他在和他老婆拉对象时就已经相中了那座房子。

他大舅哥又说,好几个人要买我这房子,出价12万,可是我看你两口子这些年连个房子也没有,和老人住在一起,怪不方便的还是便宜不到外家,把房卖给他你两口子吧。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他当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他知道他大舅哥说的那个房值12万,可是他在房管局办手续房产估价单,却看到是八万多,而他大舅哥却找他要了九万多,接近十万。他的心里有一种被宰了感觉。

不管怎么说,房子是自己的了,可是真要想住进去,麻烦事来了。

这房子的水费太贵了,贵的惊人。一方水要40块钱,这真的比吃肉还要贵啊。可是收水费的是一个地痞流氓。整了楼的人,都敢怒不敢言。他的孩子花销那么大,这样的贵族楼房他怎么能够住的起呢?

他想把房子出租,可是这么贵的水费,他即使要再低的房租也租不出去,而他老婆却还傻逼呵呵的说,你不能租的太便宜,人家租的多少多少钱。按照他老婆的价格根本出租不出去,于是房子就这样空了好几年。

虽然有房子了,但是他依然和父母居住在一起。当再次和父母闹矛盾时,父母就说,赶紧搬家啊,房子不是早已经给你买了吗?你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他的心里痛苦急了,真的好像一死了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