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烩20|小小,我在西湖边想你

我是一个来自烟雨江南的彪形大汉,你是住在风雪北国的娇小美女,曾经,我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你在寒冷的北夜里,温暖如春。今天,山东下雪了,杭州下雨了,我在西湖边想你!

——题记

小小,没有你的西湖,好冷!

1

认识小小是通过网上的一个帖子,那个暑假,我在继父的饭店里帮忙收银,无意间打开一个自考吧里的帖子,看小小的发言对我很有启发,就申请加了QQ好友。

没有想到,我们越聊越投机,大半个下午,我都窝在电脑边跟小小聊天,也听从小小的建议,决定在上大学期间,自考我喜欢的文学专业本科,然后考文学方向的研究生。

当时,小小也在计划以后考研。为了心无旁骛的学习,我们约定,不电话,不视频,不看对方照片,做最纯粹的考友。

小小是一个非常热心的女孩,她帮我搜集了很多的自考资料,还根据我的具体情况,帮我列了一个详细的学习计划表,细致到每一天我需要完成什么学习任务。

收到那张表格时,我感动的一蹋糊涂,从来没有人这样为我无微不至地谋划过,包括我的父母,而小小,只是我相识不久的网友。

就这样,我开始按照小小的计划表有条不紊的学习,我们在QQ上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广泛,除了学习,我们也聊自己的爱好,聊生活中的点滴。最后,我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

两年过去了,我顺利地拿到了本科证书。但是对考研,我还是没什么信心,乐观的小小便一直鼓励我:“怕什么呀!你本科自考成绩那么好,说明你文学方面还是有点天赋的。还有以本姑娘多年的经验总结,好人都有好运!你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善良、最孝顺、最有毅力的人,这么好的人,肯定有希望考上!”

“最孝顺的好人!”我有点发楞。

多少年了,我的爷爷奶奶,还有爸爸和姑姑们都说我良心被狗吃了,是忤逆不孝的坏东西,畜生都不如!今天,竟然有人夸我孝顺!我的心情复杂极了。

2

初中时,生性懒惰的爸爸不愿意继续在工厂打工,尝试着想做生意当老板,可是做什么赔什么,老板没当成,活儿也不愿意做了。

天天游手好闲的他,醉了便开始动手打妈妈,越打越厉害。爷爷奶奶他们总说爸爸心情不好,劝说妈妈忍一忍。妈妈总说为了我,她愿意忍受,不听我的劝告和爸爸离婚。

后来,又一次喝得烂醉的爸爸又开始拼命地打妈妈,拉架的我也被打破了头,我电话报了警。妈妈的一只耳朵再也听不到声音了,伤透了心的她听从我的建议,坚持要告爸爸。

不管爷爷他们如何威逼利诱,我死活不改证词,爸爸因此入狱三年,我和妈妈也被赶出了家门。

从那之后,我几乎没有朋友,因为,同学们都对我敬而远之,他们在私下里议论,我连自己的爸爸也不放过,太可怕了。

可我不后悔,我的妈妈是世间上最善良的女人,那个因做生意失败经常打人的窝囊男人,不配做我的爸爸。

高考前,爸爸出狱了,爷爷奶奶认为他遭了大罪,心痛的不得了,半句重话也舍不得说他。他继续在外面打牌喝酒,惹事生非,有一天晚上又喝大了,骑着车子回家时,一头冲到了河里,等被人发现时,早就凉透了。

虽然快要高考了,但爷爷奶奶还是不顾妈妈和老师们的阻挡,跑到学校强行拉走了我:“他连自己老爸都不孝,都不去下跪磕头,读再多书有什么屁用!他必须要去披麻戴孝,给他爸爸守夜。”

我安静地跪在灵堂,一言不发听他们愤怒的责骂,不断在心里默念:“爸爸,我还你的血脉之情。”

葬礼折腾得我的发起了高烧,匆匆赶到考场后,我只好头昏脑胀地强撑着做题,成绩自然不言而喻。

3

我怎么可能没有怨言,但就算在妈妈面前,我也没有提起过。

那一天,小小说我是一个孝顺的好人,让我忍不住向她倾诉了。小小发了很多流泪的表情:“他们全是坏人,不配做你的亲人!你要好好的,你活得越好,才能越证明他们错了!”

从来没有人这样旗帜鲜明地支持我,就算是妈妈,明知道姑姑她们故意在葬礼上为难我,她也只是叹气:“他毕竟是你的爸爸。所以,那一天,我在电脑边哭了个痛快。”

从那以后,小小在我心里占据一个无比重要的地位。

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小小,她像我妈妈一样善良体贴,而且更加坚强、乐观,小小像一道温暖的阳光,慢慢照亮了我的生活。

我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考上那个最奢望的好大学,让小小替我开心,那样,我也有理由提出不再做纯粹的考友,有机会见见小小,我知道,自己对小小动心了。

4

我开始没日没夜的学习,越学越胖,因为我一学习,就感觉好饿,继父开着饭店,他天天给我供应大盆的鸡鸭鱼肉,说吃肉才抗饿,有油水才能学得更好。

有一天小小问我:“你们南方人是不是都很瘦啊?你是不是又瘦又小,有175吗?”我审视着镜子里那个身高185体重也185的家伙,无言了。

冬天的时候,继父说我们一家去国外过春节吧,今年饭店的生意挺好,咱们也奢侈一把。

妈妈很开心,我既感动又犹豫,我知道继父看到我心急如焚地等待考研成绩,想让我放松一下。可我真不想让他破费,他是一个忠厚的好人,对妈妈很好,对我也不错,我更想让他和妈妈真正过一下二人世界。

我劝他们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过年,他们说什么也不同意。

我向小小说了我的烦恼,小小兴高采烈地邀请我去他们家过年,我太惊异了,虽然我们相识快三年了,但严格来说,我们只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贸然到陌生人家里过年,太不合适了。

我赶紧不好意思地拒绝了,但心里又隐隐地有了几丝盼望,我知道,我是多么想见小小。

可第二天小小就给我发了一个表格,这个喜欢计划的姑娘,把我要去山东需要准备的事情又一条一条的列了出来。

对于北方,我唯一的印象,就是《平凡的世界》里描写的那样,手里捏着馒头,捧着一大盆炖菜。

从未去过北方的我很好奇,也确实想去,但总感觉去过年的理由,不那么充分。

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小小已经在那边着急催我赶紧动身,她让我先斩后奏,不然我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

她还一直强调,她奶奶、她爸妈还有她哥哥都知道我的故事,可心痛我了,让我一定要去。又说,山东人就是好客,我拒绝了,就是不把她当朋友。

我还能怎样,只好听从内心的声音,拿着小小的计划表,准备好厚厚的棉衣与鞋子,悄悄地出发了。

5

那是一个北方的小城,非常干净,到处都是漂亮的仿古建筑,一出站,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古色古香的地方。只是,风比南方的烈多了,吹在脸上,有点像刀片在刮。

我很冷,跺着脚打量着接站人群,试图从那些高高壮壮的女孩中找到小小的身影,我想当然的认为,山东出大汉,女孩子估计也不会太小只。

我等了半天,也没有发现目标,有些着急的时候,看到一个身材娇小的美女像风一样冲了进来,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催促她身边的男孩子举牌子,牌子上写着:欢迎叶凌。

是的,我叫叶凌。

我和小小先是在车站里面面相觑了好几分钟,后来便互相对视着笑弯了腰,我是一个虎背熊腰的南方大汉,她竟然是一个娇小玲珑的北方小美女。

小小身边的男孩子也笑了:“赶紧上车吧,路上车坏了,小小差点没有吃了我。”

车里,我忍不住悄悄打量坐在副驾驶的小小,她简直太漂亮了,皮肤雪白柔嫩,软萌的波波头又柔又亮,一双水波盈盈的大眼睛,一笑里面就好象盛满闪闪发光的小星星.....

每当小小转过头看我一次,我的心脏就好象被人捏了一下,麻麻的,胀胀的。只要她冲我笑笑,我的脑门就像被热风呼呼地烘着,晕晕乎乎的。

30分钟的车程,我既甜蜜又痛苦,盼望她回头跟我说话,又怕她回头,我怕自己忍不住去伸手抚摸她柔嫩如花儿的小脸,去触碰她娇艳小巧的双唇。

6

小小的家是一个温馨的小院子,一进门,小小的奶奶就拉着我的手帮我捂着:“好孩子,我们这里冷,路上冻坏了吧?”

小小爸爸笑了:“妈,你让叶凌赶紧坐到暖气片边上,一会儿就暖和了。”

多年以来,因为我坚定地维护妈妈,我的奶奶总是对我脸色阴沉,爸爸老是一脸的戾气,继父对我的好,又总带着一种疏离和刻意。

猛然见到他们的一脸和蔼,带着打心眼里冒出来的慈爱温和,让我感觉暖暖的,鼻子有些发酸。

不一会儿,小小妈妈拎着鱼回来了,笑咪咪地打量着我:“你们南方人喜欢吃鱼,大娘中午烧鱼给你吃啊!”

是的,在山东,小小说要入乡随俗,叫她爸妈大爷大娘,她还大方让我直接跟着她叫奶奶和哥哥。

仅仅半个上午,我已经习惯叫大爷大娘、奶奶哥哥了,他们都亲切地叫我凌子。

中午做饭的时候,大爷大娘系着围裙在厨房里炒菜,奶奶带领着我们在客厅支起了一个大大的面板,制作手擀面。

奶奶说:“山东人讲究“起脚包子落脚面”,所以,第一餐必须吃面条,贵客来了,我们不用水,用鸡蛋和面。”

小小开心地把一个又一个鸡蛋磕开放到面盆里,手劲大的哥哥负责和面,擀面时,奶奶上场了。

我看着面团在奶奶滚动的擀面杖下很快变成了大大的面饼,在切面前,小小鼓动着我把玉米面撒上去当扑面,说让我也参与一下。

奶奶笑眯眯地等我放扑面,接着利落地用擀面杖卷起面饼,码好后,就开始下刀如飞地切面,最后抓起切好的面条轻轻一搓,一抖,慢慢一放,就大功告成了。

小小指点着让我仔细看:“你看,面条是不是从扁的变成圆的了,最后这一搓,才是奶奶的绝活。”

多年以后,我还能清晰地记得做面时和吃饭时的画面,因为,那是我第一次目睹真正和谐的幸福家庭,第一次感受家人能温馨、放松的相处是多么幸福。

从记事时,爸爸几乎每天都要骂人,尤其是吃饭时,他更喜欢骂人,稍有不慎,他便会生气地摔筷子、扔盘子。我很怕一家人一起吃饭,很多时候,我宁愿躲在厨房里飞快地扒完一碗饭。

而在千里之外的北方,在滴水成冰的寒冬,一家人一起吃饭竟然能如此温馨,如此热闹。

那一顿饭,我吃了好多的面条,因为太筋道、太好吃了,我甚至贪婪地喝了好多面汤。

小小笑话我:“面条在肚子里会长胖的,一会儿你肚皮别撑破了!”奶奶把她按在怀里,笑眯眯地安抚我:“凌子,别听小小胡说!能吃是福,多吃点。”

我一边笑,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心里暖暖的,脑子里一直在转着一个念头:“如果我能一直生活在这个家里,多好!”

晚上,我跟哥哥睡在一起,见我总是欲言又止的模样,哥哥笑了:“别多想,小小是我们家的宝贝,只要能让她高兴的事情,我们全家人都支持。她从小就身体不好,能养大很不容易,所以,经常休学在家里,也没有什么朋友。你们都是好几年的朋友了,来我家过个年,很正常。你就当这里是你自己的家。”

那一晚,我以为我会睡不着,也许是因为屋子里的暖气,让寒冷的冬天在北方变得温暖如春,更可能的是,我的心被面条给暖热了,我睡得很沉,醒来时,都已经九点多了。

多少年了,我第一次睡得这样香甜。

7

那个春节,哥哥开着车陪我和小小逛遍了小城的每个角落,吃遍了街上的美食。

小小强迫我把金榜题名的小红纸,用石头压在寺庙后山高高的树枝上,说那样,我肯定会考上理想的大学。

奶奶拉着我神色肃穆地跪在家里的佛像前,默默地念祷,祈求一年的平顺安康。

大爷大娘指使我去扫院子里的积雪,去贴春节的对子。很多时候,我感觉,我就是这个家庭失散多年的孩子。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只是我心跳加速、头昏脑胀的毛病总不见好,越靠近小小,病情就越严重。

有时隔得很远,我都能听到小小轻轻的呼吸声,都能闻到她身上甜甜的香气。我能感觉到小小对我也有好感,我好想好想表白,可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和小小始终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

离开的时候,小小有点发烧,奶奶搂着她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哥哥坚持一个人送我。

候车室里,哥哥一直欲言又止,过了很久,他才一脸纠结地说:“叶凌,你是一个好人,所以,我们不能瞒着你。”

我大吃一惊:“小小怎么了?”

整个春节,我总感觉,小小的身上肯定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哥哥告诉我,小小七个月就出生了,生下来只有三斤多,身体一直很弱,医生都断言肯定养不大。一家人几乎眼也不眨地轮班守护了她四个多月,才能正常进食。

小小从小就各种生病,而且病危了好多次,所以,就算成绩很好,他们也只敢让她读家门口附近的大学,以便能住在家里照顾。

三年前,小小在学校直挺挺地摔倒了,检查发现,她脑子里长了一个肿瘤,而且是长在运动神经元上,不能动手术割去,因为手术后,极有可能变成植物人,只好采取了化疗。

全家人年年都期盼神灵保佑,肿瘤是良性的,千万不要复发,因为,小小的身体极为虚弱,可能承受不起化疗了。

哥哥说,“我们都想开了,小小能陪我们这么多年,我们知足了。她那么懂事,再痛也都忍着,可我们看着心痛啊!她喜欢你,我很早就知道,可她这身体,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我们不想害你。可我真想让她也享受一下爱情,没有遗憾地走,我知道我太自私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路上,我总是想流泪,我不怪哥哥他们的自私,我只怪命运怎么这样残忍,小小这么好,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8

后来,我和小小都上了心仪的大学,接到通知书后,我就向小小表白了,好不容易爱上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放掉。

小小拒绝一次,我就跑一次山东,慢慢地,她就不拒绝了。

我带小小去西湖,去看断桥,她开心地把双眼笑成了月牙,坐在双人自行车上四处张望:“杭州真好,冬天还这么绿!这水真好,好像绿宝石。啊,叶凌,我要吃那个玉米。啊,叶凌,那里有好多鱼,我要看鱼。”

我陪小小去三亚,她雪白的小脚丫怯怯地踩上火烫的沙子上,大惊小怪的跳跃:“好烫好烫!”

她兴致勃勃地清晨去捡贝壳,兜了满满一袋子,回来送我。更多的时候,我们静静地坐在沙滩上,看远处的海天一色,看天空的白云朵朵。

我们还去闻成都的桂花香,去吃洛阳的水席,去西安看兵马俑......小小经常窝在我的怀里,一边抚摸着我的耳垂,一边含糊的嘟囔:“叶凌,你会把我宠坏的。”

我一边亲吻她,一边更加含糊地回答:“那就永远不要离开我。”小小经常会轻轻一顿,然后又开始咬我的耳朵:“嗯,嗯,傻子才离开。”

甜蜜的时光太匆匆,快毕业了,小小坚持让我到南方工作,说她要准备考博,也到美丽的南方来生活。

她说,“你安心写毕业论文,安心考你喜欢的工作,我好好地准备考博,我们依旧不见面不电话不视频,不发照片,好不好?”

我笑了:“好,我们重温一下那些年。”

南方的烟雨季节,我站在西湖边兴奋地打电话,我要告诉小小,我考试成功了,考取了杭州的一个好工作,单位就在西湖边上,我要接她过来天天看西湖。

电话总是没有人接,我的心慌慌地,颤抖着双手拔打了哥哥的电话,他在那边泣不成声:“你过来见见小小吧。”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山东的,耳边总是回荡着哥哥的哭声,我一再麻醉自己:“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小小不会出事的。”

9

冲进小院时,苍老了十几岁的奶奶搂着小小,依旧窝在沙发上,她一脸悲恸地看着我。小小的眼睛还是那样漂亮,可是我进来了,她的双眼却没有反应。

我颤抖地无法走路,哥哥扶着我走过去,我抢过小小紧紧地搂在怀里,发现她的身体非常僵硬,我痛苦地张大了嘴巴,却死活哭不出来。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已经暗暗祈求了满天神佛,他们为什么还要对小小这么惨忍。

年初已经复发的肿瘤,早就开始折磨小小,她为了我的前程,让大家一定要替她保密。她的身体无法化疗,肿瘤长得飞快,已经挤占大部分的脑部空间,影响了各个神经。

我的小小,她看不见了,半边身子也动不了,而且说话也困难了。我抱着她开始号啕大哭:“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啊!”

小小努力把自己窝在我的怀里,抖着那只能动的手去摸我的耳朵:“凌......不、不、哭......”

我贴着小小的脸,泪如雨下:“我们去北京,去上海,去最好的医院,会有办法的!”

大爷大娘也流泪了,哥哥扶着流泪的奶奶,艰难地冲我摇头,用口型无声地说:“去过了......”

整个下午,小小都窝在我的怀里睡觉,手指紧紧扯着我的衣服,我稍微一动,她的眼珠就会滚动一下子。

拥着她,我多希望时间能够就此静止,永远也不要前进,因为哥哥说,肿瘤会越长越大,小小会越来越痛,甚至眼睛都会被挤出来......

我生平第一次感觉那么无能为力,恨不得生病的是我。

我白天黑夜地抱着小小,不敢睡觉,我怕醒来,小小就不见了,最后,终于支撑不住晕倒了。

醒来后,我发现怀里已经没有了小小,光着脚就跳下来向门外冲,哥哥紧紧抱住我,把我压在医院的床上,他流着泪说:“凌子,小小没有了,奶奶也没有了......”

“你胡说!”我使劲地掰他的手,想冲出去,哥哥用头死命地顶着我的肚子,怎么也不肯放开我。

僵持了好久,我一身是汗的冷静了。哥哥递给我一封信:“你看完,我就带你去看小小。”

信是奶奶写的:“凌子,别怪奶奶,我把小小带走了,她太痛了,我知道,天天晚上我抱着她,她都痛得睡不着觉,奶奶心痛啊!小小看不见了,也不会走了,话也不会说了,奶奶不放心啊!她到那里受欺负怎么办?奶奶陪她去了,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小小的。凌子,好孩子,奶奶会在天上保佑你,保佑你健康、平安!”

哥哥说:“肯定是小小求奶奶这样做的,所以奶奶才在我住院时,给小小和自己都喂了很多的安眠药,这样也好,小小再也不会痛了!”说着说着,哥哥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最后一次看到小小和奶奶的时候,我神色很平静,是的,哥哥说的对,我的小小,再也不痛了!奶奶的神色很安详,小小的脸上还有浅浅的笑意。

依照奶奶的安排,她和小小葬在了一起,从小就一直被奶奶抱着的小小,去世后,奶奶还是抱着她,我很放心。

大娘告诉我,小院是奶奶的房子,奶奶早就说了,要留给我。大爷扶着我的肩膀说:“凌子,我们对不住你!谢谢你对小小这么好!”

小小,奶奶,哥哥,还有大爷大娘,应该说感谢的是我,这几年,我很幸福!以后,也会很幸福!原来我没有见过幸福的模样,不知道应该怎么才能得到,现在,你们让我看到了,放心吧!我会幸福的!

小小,今天,山东下雪了,杭州在下雨,我在西湖边想你!没有你的西湖,好冷!

故事

故事专题每周精选活动|故事烩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