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娥奶奶

        佳欣佳乐叫她黑娥奶奶。

        她是我们这栋楼的建造者,周边的另两栋楼也是她所建。她的房子大部分都已出售,剩几间没出售的就装修好出了租。生意人就是有会赚钱的头脑,不浪费任何生财的资源。

        她像个男人婆,一个人拌水泥上楼顶做防水,通屋旁的水沟,经常忙得灰头又土脸。她又像个祥林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方圆百里无人对她不知晓。

        她已年过六旬,干瘦黝黑的脸与她的名字很衬。老公是个百事不管,只爱睡觉和麻将。两个儿子成家立业在北方,回家相聚也是在年关。

        她会赚钱却更会省钱,或许这也是她那个年代人的通病。电话响了掏出来的是一个有些破旧的老人机,空房子租完了又托人帮忙介绍到附近的工厂搞卫生,赚每月二千多块钱的工资。

        原本可坐享天伦之乐的她,每天忙忙碌碌,榨取着自己并不年轻的身体,结果悲剧了。今天和闲置的老公一起坐上了北上的列车,去儿子那边的大医院做手术。因早些年开餐馆肺部吸入了太多的油烟,导致肺泡黏膜受损,引发了呼吸困难。问题不算太严重,但必须要动手术。

        或许是她的身体在给她敲警钟了,钱再多也不能免除疼痛与难受。希望她早日康复,也希望她从此善待自己爱惜身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