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每一种表情都有一则内容可读,每一道菜肴都有一番故事可诉。

2013年3月的某一天,我是兴奋而幸福的,虽然历经10多小时的跨赤道飞行,我最终抵达了梦寐以求的新西兰,并要在这里打工旅行一年多之久,然而令我感到幸福的却是一碗自己在新西兰做的第一顿饭:西红柿鸡蛋面。

那天早上,房东姐姐开车把我从奥克兰机场接到家,一屋子的亚洲背包客都在客厅聚餐,个个谈笑风生,阵阵饭香四溢,浓浓的家乡味顿时将我从现实中抽离,突然间,想家了!然而还在跟我较劲的“时差”先生又把我拽回到现实中来:他们,还在吃着;我,却饿了。我跟同来的伙伴说,咱们收拾完行李就去超市吧,我想买点东西做点饭吃。

从超市回来,我已记不得到底买了什么了,但是西红柿和鸡蛋必定包含其中。取出两颗鸡蛋,互相碰撞,一个裂出纹路,另一个却毫发无损,掰开纹路缝隙,蛋清蛋液径自泻入碗中,另一个如法炮制,两颗鸡蛋在碗中搅拌交融,开始了他们另一番征途;西红柿洗净,切成滚刀状,而这时煮水的那口锅已经开始沸腾,将买来的面条下入锅中,硬邦邦的条块瞬间坍塌,陷入沸水的热闹中。

做西红柿鸡蛋卤,我偏爱将两者分开炒好再一起炒合。鸡蛋炒至稍显焦黄便要盛出,西红柿下锅一定要熬出酱汁状才可罢休,此时加入盐巴调味,再放入炒好的鸡蛋,小火慢慢融合,遂成我偏爱的打卤,盛出一碗面条过冷水,浇上一勺厚厚的西红柿鸡蛋卤,这面就算完美了!

想着这么一碗面,我在北京的出租房里吃过,在家附近的一个苍蝇小馆吃过,在过年回家妈妈的厨房里吃过,也在刚学习做饭时给弟弟和我做的“好吃”系列中吃过,也最幸运能在新西兰吃过,我并不知道为什么它是我的心头爱,可是每当我把面条和打卤一起入口时,世界就安静了。

……

当筷子已经无法再触碰到碗里的食物时,我知道,该是洗碗的时候了。

房东姐姐进来客厅,告诉我要洗的衣服放在袋子里,她会一起整理;洗手间的卫生纸是要放入马桶中冲走的;周六去夜市要不要报名;我后天去机场的时间要提前告诉她,她好安排送机……

我听着幸福着,西红柿鸡蛋面的味道还在口中保留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时候随母亲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一排排小平房,门口一溜烧蜂窝煤的铁皮炉子,那是老师们一日三餐烧水做饭用的。母亲是个...
    秦安晋阅读 882评论 18 12
  • 夜幕降临了。 “来两碗西红柿鸡蛋面吧”父亲在油腻腻的菜单上看了半天后才对站在档口里面身穿沾满油污围裙的厨子说。“西...
    雨雪的写字台阅读 1,560评论 95 80
  • 老婆不在家,到了中饭时间,我决定给自己下厨做碗西红柿鸡蛋面。你还别说西红柿鸡蛋面好做,我在网上简单搜了一下,光做法...
    夏光辉阅读 187评论 1 1
  • 一碗西红柿鸡蛋面 01 下班之后觉得全世界都没有什么好吃的,再也吃不到小时候家里的味道。于是,收一圈儿腹,紧一格皮...
    雷垒阅读 675评论 12 23
  • 中秋小假期,连夜乘车,因高速上堵车,经过一整夜的时间终于回到家中,再累也算不上什么,因为有爸妈在的家依旧暖心。 休...
    仔大仔世界阅读 28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