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与刀

这个世上,就文化层面而言,或许很难再有哪个国家像日本一样的复杂,充斥着暴力、色情和屠杀,但是在血泊下,却盛开着最纯洁的花。或许很难再有哪个国家像日本一样单纯,从战后的废墟中走出来,擦干脸上的血痕,无论是激进的好战者,还是底层的普通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理想:更好的活下去。 日本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天堂与地狱交汇,天使与魔鬼共存。

在日本神话中,日本原先是一片汪洋大海,什么都没有,天神于是命令伊邪纳岐和他的妹妹伊邪那美创造这个世界。这对兄妹在一起缔结了神婚,生育了日本诸岛以及无数神明。后来哥哥伊邪纳岐洗澡的时候独自生出了三个孩子,分别是天照、月读和须佐之男。伊邪纳岐很高兴,命令天照去管理神界,月读去管理夜国,须佐之男管理大海。在天照治理神界的过程中,天照又把自己的孙子派去管理人界,也就是日本。从此日本人就以天照大神的子孙自称,日本皇室理所当然成为了万世一系的神裔。

说日本皇室万世一系并不为过,从传说中公元前660年神武天皇开国,到公元2017年的明仁天皇,经2677年,历125代,天皇血脉不曾中断。根据日本《古事记》的记载,日本皇室是天照大神的直系子孙,有明确的家谱,如果按照这种说法,日本皇室是历史上唯一有记载的神族。

可惜这支神族最终还是没落了。在日本历史的绝大部分时期,日本的政权是被“征夷大将军”把持。征夷大将军有自己的幕府,有自己的办公机构,将军职位可以世袭罔替,这样将军就成为了日本帝国实际上的最高统治者,天皇只是一个华丽的摆设。直到日本近代推翻了将军幕府,天皇才算真正有了实权。

在将军之下有大名,相当于地方诸侯,大名之下还有武士。武士这个阶层人数众多,受过比较好的教育,地位在大名之下,但是又远高于普通人,这就注定了武士阶层将成为日本封建时期的最基础力量。日本文化中的“武士道”既由此而来,要求武士们为了天皇勇往直前不怕牺牲,将荣誉看得比生命还重要,一旦战败或者名誉受到了侮辱,武士就应当切腹自尽,这样灵魂才会得到世人和神的宽恕。切腹的过程相当繁琐,必须跪向天皇所在的方向,用短小的肋叉在肚子上横切一刀,这时人是不会马上死去的,为了减轻切腹人的痛苦,往往还需要一个介错人配合,介错人站在身后,持长刀砍下死者的头,如果技术好的话可以把头斩下只留一点点皮与脖子相连。疼不疼呢?当然疼,但这是武士最体面的死法。

我还记得年轻时看过的一段战地描写,在二战后期,日本败局已定无可挽回,但日本人民仍狂热地相信他们的军队会征服世界,他们相信天皇陛下作为神的后裔一定能带领他们战胜强敌。在硫磺岛上,美军数以万吨记的炮弹消灭了岛上所有的绿色植物,甚至连山头都能削下几十米,但是地下掩体中的日军仍不投降。他们在弹尽粮绝后钻出地面,在长官的带领下高喊天皇万岁,成片成片地向美军的机枪冲过去。漫山遍野的士兵喊着口号不惧死亡地冲锋,争抢着撞上子弹,带血的石头,折断的树枝,只要是能杀伤敌人的东西他们都会小心利用起来。甚至连美军都怀疑,与他们对阵的不是人类,而是一群舔着鲜血的野兽。

是什么造就了日本人的这种精神?很显然是长期的文化氛围。从小他们接受的教育就是为了维护天皇一系的统治:天皇陛下不是人类,是天照大神赐给我们大和民族的神迹。我们活着,就是为了时刻准备为陛下死去。。

稍微了解日本的人都知道,日本人都有很强烈的樱花情节。每到樱花盛开的时节,不分贫贱贵富,大家都会去欣赏这番美景。和樱花一样,短暂却美丽,大概这就是武士道精神的最终定义吧。

说起花,日本真的是一个很爱花的地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日本的国花是什么?你会想到什么?闻名世界的樱花吗?不是,日本的国花是菊花,日本皇室的标志,是一朵十六瓣菊徽纹。在日本文化中,樱花是武士之花,死亡之花,是妖艳不妥协的美。而菊花代表着平安与富贵。在生老病死的场合,日本人往往会戴上菊徽纹,只有这样才算是真正步入了平静。所以真是奇怪,那么多人在樱花树下自杀,去送他们的人却希望他们在天国能永远安定下去。你说,他们到底渴望什么样的生活呢?

在日本的社会中,他们往往会强调“集体”的力量,漫威式的孤胆英雄在他们看来是可笑的。曾经有过一个很好玩的故事,讲一个日本小学生参加学校组织的郊游,但是在途中生病了,卧床不起。孩子的母亲知道后把孩子接了回来,然后去老师家里登门道歉,自己的孩子生了病,耽误了大家的旅行真的十分抱歉,感谢大家的照顾,下次绝不会给大家添麻烦了!日本最强调的是一个人的社会性,即你活着能为集体做点什么,给集体添麻烦的人是可耻的。如果这件事发生在中国,结局也很好猜测,孩子的母亲把孩子接了回来,然后去老师家里登门道歉,对老师说:我孩子生病了,你得赔钱,不然我就叫上一群亲戚堵在校门口闹,你看着办吧。

我知道,提起日本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肯定是色情。这也无可厚非,风俗产业对战后的经济复苏确实起到了无可替代的运用,没有这些皮肉钱,日本可能还要吃更多的苦。战后的日本成了一片废墟,内部经济崩溃,外部还有美军的剥削欺诈,政府已然无力照顾那么多人的生计,那么问题来了,你让那么多的女人怎么活下去?躺在美国大兵的身下成了唯一的方法。风俗产业由此兴盛。

很多人都以为日本人天生浪荡成性,其实并不是这样。日本政府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不可能消灭,那就干脆让她合法。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未闻哪国能彻底消灭皮肉生意。那些闭着眼把头埋进沙子高喊扫黄保平安的人才最应该好好看看这世间百态。在一个高度文明高度发达的国家,把那些永远消灭不了的危险品控制起来,用赚的钱去教育下一代洁身自好,这似乎是目前最有效的方法了。

以前有人说,看民国的中国要去台湾,看唐朝中国要去日本。这句话虽太片面,但也确实说明了日本带着挥之不去的中国的影子。东亚的文化大多以中国为根基,韩国举着泡菜说我们的历史比宇宙还长思密达,但日本却从来没否认过这一点。日本的教科书对盛唐从不吝溢美之辞。中原地区传统的服装是汉服,而日本的和服应该是最接近早期唐装的一套服饰。

以前在网上看过一个报道,说日本女性身后的小枕头是为了方便繁衍而设计的。早期日本人口稀少,日本政府于是下令任何人都可以和看中的女人自由繁衍,女人们为了在野地里方便,于是有了被子一样宽厚的和服,以后挂在和服后面的小枕头。现在想来这该是个多么下流无知的玩笑。和服最早是用绳子当腰带的,被称为“注连绳”(没错就是大蛇丸八重樱身上绑的那玩意),本意是驱邪祈福。后来绳子演化漂亮的装饰结,结扣又演化成了今天看到的小枕头。

      和中国一样,在漫长的封建时期,日本女人一直都是男权阶层的附庸。在古代,女人和丈夫上街必须走在丈夫的身后,颔首低眉、亦步亦趋。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我们很难评价这种大和抚子的好坏,一方面不平等的社会体系和裹小脚一样是种束缚,但另一方面,温柔体贴又顾家的老婆谁不喜欢呢?

      近些年来看了不少日本文学作品,川端康成、东野圭吾,宫崎骏,他们笔下的女性角色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善良,勇敢,坚强。驹子在雪国旅馆里翩翩起舞,期盼着恋人的归来,大雪染白了群山。希达亲手毁掉了天空之城,以此告诫世人不要追寻无谓的贪欲,要用童话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并不是我的偏见,文学作品中的日本女性比男人可爱太多了。日本女人并不是黄油小电影里演的那样,因为女优们要吃饭,所以她们必须演戏给观众看。但真实的日本几乎完美的吸收了中国传统文化,日本社会本就是个保守成性的社会,从这点来讲,日本女人大概是全世界最难骗到手的吧。

      如果让我来总结,日本社会是个相当极端的社会,残忍、冷酷,绝不服输。为了帝国的利益,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如果没有美国的那两颗原子弹,我相信日本真的会战斗到最后一个人。同时他们又极端的爱美,连死都在追求艺术。日本相当开放,战后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扫清了战场,大踏步地迈向前方。同时他们又极端保守,遇事祈祷神灵庇佑,在意左邻右舍的关系,会为一点点小事向别人道歉,因为拖累集体的人是不会受欢迎的。

      二战之后日本对中国仍不友好,因为日本从心底就不认同中国,日本认为自己是被美国打败的,充其量再加上苏联,中国只不过是一个抱队友大腿的弱鸡。换句话说,日本只服能碾压他的人。局座也说过,要想实现中日间的和平,唯一的办法就是中国未来的实力能碾压日本,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好了就写到这里吧,大家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