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岁》

还能见到二十六岁的你吗

那时的你还是一个人吗

那是一个你该穿着西装

为别人挽头发的年纪啊

二十六岁

我们之间的界限啊


我始终不该打扰你

让你把我织的梦 都撕碎

让自己活成了颓废模样

我看着你 欲言又止

始终不敢说出那句话


就把那些留到一个人的夜里

向黑夜倾诉吧

黑夜都快要被我感化

不忍我一人无眠啊

可是能让它安眠的是太阳

就像你的光不是我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