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叶飘香时-端午记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又是一年粽叶飘香时,而我却远在浙东的一座城市,虽然离老家-中部的一个小山村不是特别遥远,但由于种种缘由,今年却不能回去了。但小时候端午的印记却回荡在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90年代的中国是个物质缺乏的年代,尤其是在农村,对于过节,大家是满怀期待的,无论是春节、中秋还是端午,因为过节意味着大餐,意味着热闹。

跟中国大部分地区习俗一样,每年的端午,粽子、咸蛋、菖蒲、艾叶是每家每户必不可少的。

粽子。对于粽子,总是有着特殊的感情,然而如今的我,面对超市里各种精美的粽子却再也没有儿时那么强烈的欲望,或许是因为小时候生活并不富足,没有太多的零食;或许是因为小时候自己亲身经历了制作粽子的完整过程,所以对粽子充满了期待。一般而言,粽子制作可分为准备粽叶、清洗糯米、包粽子、蒸粽子四个过程:

采粽叶。总记得,每年端午节的前一周,奶奶和妈妈便会去村周围的田地埂上寻找粽叶,野生的粽叶普遍偏小,但包粽子可以了。有些村民,不愿意自己亲自去寻找,就去集市上购买,购买的粽叶比野生粽叶要大,质量也要好些。采摘完粽叶后,便是清洗了,将所有的粽叶全部放在一个大盘里,倒入足够的水,用竹刷一遍一遍的刷,直到足够干净时捞起备用。

准备糯米。由于家家户户在种田的时候,多少会留点田专门用来种糯米水稻,一来是留着来年做粽子,二来在下半年的时候也能够自酿米酒,所以对大部分人家来说,糯米是不用愁的。糯米的准备也很简单,放在水桶漂洗三遍,晾干即可。

包粽子。包粽子的情景可谓热闹,一家人围在一起,便聊便包粽子,而且有时候还会比赛,看谁包的粽子好看,谁包的更多。由于各地区的不同,粽子馅也会不同,在我老家,以纯糯米粽子(不含任何馅)居多,还有少许的绿豆粽子、红豆粽子。

蒸粽子。粽子一般10个一听(就是10个一组的意思),一般农村的大锅一次能蒸上4-5听,记得小时候,每家每户,至少蒸上9-10听粽子,可能现在的我们会惊讶当时为什么要准备这么多的粽子,吃的完吗?答案是肯定的,一来蒸完粽子,便会给同村亲戚或邻居送上一些;二来,端午节家里会来很多客人,粽子可是招待客人的重要食物;再者,端午节过后,粽子也是农民从田里劳动回来后必不可少的食物,总记得,父亲每次从田间回来,由于实在太过劳累,往往衣服也不换,洗完手后便来上两个粽子,蘸上白糖,米滋滋的吃着。

咸蛋。咸蛋分为咸鸡蛋、咸鸭蛋,咸鸡蛋好说,因为村里每家每户都养鸡了,因此鸡蛋是不用愁的。对于鸭蛋,也十分容易获得,虽然并没有每家每户都养鸭,但是附近的村庄有养鸭专业户,好几千只鸭子,需要鸭蛋直接去买就Ok。制作咸蛋的过程也并不复杂,准备盐、泥土、陶罐就行了,总记得每年的三月份左右,妈妈便会花上一整天将每年需要的咸蛋全部腌上,到了端午节,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咸蛋便可以取出来食用了。有意思的是一般每家的小孩都会有一个用毛线制作的蛋袋,蛋袋顾名思义就是装鸡蛋的袋子,蛋袋制作也并不复杂,一般家里的姐姐们一天都能制作好几个,做好了便给弟弟们挂上。姐姐每年的端午节都会给我制作一个精美的蛋袋,在端午节的那天,我总是挂上蛋袋,跟小伙伴一起去村里的各家各户串门,每到一家,户主总是会拿出鸡蛋给你,这个时候你的蛋袋便派上用场了,一般而言,哪个小孩蛋袋里的鸡蛋最多,往往意味着这个小孩最牛气,他也可以趾高气扬的向同伴们炫耀,儿时的快乐竟然如此容易满足。然而现在端午节的小孩们,早就没有挂蛋袋这个习惯了,早就换上了手机甚至ipad.

菖蒲、艾叶。民谚说:清明插柳,端午插艾。在端午时节,人们把插艾和菖蒲作为重要内容,家家都洒扫庭院,以菖蒲、艾条插于门楣,悬于堂中。传说,艾叶可以辟邪驱瘴,菖蒲因为形似利剑,能够驱除妖魔鬼怪。依然记得小时候,菖蒲和艾叶的采摘工作总是交给哥哥和我去做,每年端午节前三天,哥哥和我便去田地里四处寻找菖蒲,菖蒲喜水性,因此去河沟里找菖蒲准没错,一直记得在村前的池塘周边就有许多茂盛的菖蒲,足够大家采摘了。菖蒲易摘,艾叶就不大容易弄了,艾叶本来就少,又长在杂草丛中,很多次我都把草丛中一种类似艾叶的植物采摘回来,每次都被母亲骂,至今我依然不知道哪种类似艾叶的植物是啥。近几年,听家里的老人说,现在村前池塘周边的菖蒲长的尤为茂盛,却没什么人去摘,可能是近年来,村民逐渐向城镇移民吧,只留下老人独守着那个小村。

赛龙舟。提起端午,或许对大家来说,赛龙舟是不可或缺的,可是对我而言,却并不是,在家乡的每次端午节,我从来未曾真正看过一场赛龙舟,原因在于每次的端午节总是在乡下度过,可赛龙舟却远在县城,所以对于赛龙舟,并没有太多的记忆,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时至今日,中国人的生活水平相比90年代而言,已经大幅提高,人民已经不再是只有过节才能吃上一顿好的,也不再是只有端午节才能吃上粽子,现在想吃粽子,什么时候都可以。可是我总觉得现在的端午节少了当年的味道,或许只是因为我们都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满村跑的小男孩,不再是吃上可口的粽子便乐的合不拢嘴,不再是蛋袋里的鸡蛋比同伴多便趾高气扬、不可一世;或许只是因为我们的父母都变老了,他们的鬓角早已长满了白发,从他们的眼神中我们看到了他们对我们满怀的依赖,粽子、咸蛋、菖蒲、艾叶什么都没变,这些依然是每年端午节永恒的主题,可是变了的是我们,我们不再有年少时的心境,仅此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