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1)

字数 2538阅读 153
Tina Chow

文/玄宝

想起旧旧的往事,想起第一次见家明的模样,白衬衫,卡其裤,笑得一脸阳光得志,让人过目难忘。

他们在最好的年纪遇到,在最美的年华中相爱,一起跳过一支靡靡的曲子。直到后来,才发现从一开始便错了。

她似乎成了兰姐的门徒,那位姓何的中年人成了她长期的主顾,兰姐甚至给她在校外租了一套房子,要求她必须要在适时的时候出现。

兰姐有她自己的目的,她没问,只是默默地接受了这样的安排,金钱带来那种衣食无忧的安全感,让她把自己关进了一个小黑屋中出不来。

陆匀之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心里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开始和选择,因此每笑一次都认为自己不值得这样的快活。即使心中充满负累感,却逃脱不了欲望,都是自找的。

她开始读很多的书,排很满的课,想要寻求心灵的归宿。后来有一天,她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佛经,上面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那一刻,她仿佛隐隐想明白了些什么,在那个小小的角落,捧着那本旧旧的佛法书热泪盈眶,咬着牙齿不敢大声哭,大概从那时候开始,她就知道了自己是哭不出声音的人,只能默默地流泪,不懂得嚎啕。

许家明是在她最绝望的时候走进心里来的。

她记得那个清晨,刚上完大一最后一节专业课,准备到图书馆去复习考试,路过校道的时候,发现有人在派志愿者的传单。

她远远地就看到了一脸飞扬的许家明,阳光从枝叶中投洒下来,落在他微微带汗水的额头上,几个女孩子围着他,叽叽喳喳地问问题,他笑得游刃有余,指点江山,自信又不浮夸,看得出来是好家庭养出来的孩子。

这个优秀的男生她是知道的,偌大的校园里,他依旧是个出名的人物。

家明脸上的无忧让陆匀之百感交集地羡慕着。

许家明大概是有些烦了被一些无聊的问题包围着,看着默默路过的陆匀之,他大步一跨,长手伸过去,笑容满面,五官分明:“同学,这是今年暑假的下乡的传单,有没有兴趣参加?”

陆匀之扫了一眼传单上的内容“艾滋病预防宣传志愿者招募”,又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家明,登时心情一片澄明,微微一笑,露出漂亮的小白牙,之后默默收下那张传单,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许家明没有留她,传单被她拿走了,却仍是保持那个笑容,他大概从未见过如此黑白分明的眼睛,以至于陆匀之对他笑的那一刻,甚至忘记给她也回一个笑容,心里空落落的,又好像塞满了飘乎乎的云。

他没跟身后的人打招呼,静静跟在陆匀之身后,看她进了图书馆,找了个堆满书的桌子坐下,大概那是她的长据地点,熟门熟路。

那张宣传单大概是被陆匀之扔了,因为一直没见她去报名,许家明按耐不住,干脆天天往她在图书馆的桌子上放传单。

第一次看到她的字,小小的,工工整整写着“陆匀之”三个字,干干净净的笔记和书本,像孩子一样,让人没由来地有好感。

传单放了半个月之后,陆匀之终于忍不住,抬头对最近一直坐她对面的许家明说:“你别放传单了,我不去。”

许家明有些脸红,还是厚着脸皮问:“为什么?多有意义。”

“有意义的事要留给伟大的人去做,而我不是。”陆匀之头都没抬,低头背秃头的英语史老师划的重点。

亏许家明还是政法系的高材生,平时在家跟老许顶嘴倒会,在陆匀之面前却找不出话来回她,只好闷闷地说:“我们还缺女队员,希望你考虑一下。”

看着许家明有些失落的背影,陆匀之也有些烦躁,把书往前面一推,想伏案休息一会儿,一低头反而瞥见了桌上写的那两句话“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暑气的天气里,她突然冷汗涔涔。

许家明没有骗她,队里的确是只有她跟另外两个师姐,三十多人的队伍里,女孩子只占了三个。

截止到最后一天的时候,陆匀之还是把自己的报名表交了上去,她不是伟大的人,却是个虔诚的人。

这支志愿者队伍是医学院的同学组织起来的,到本省的某个贫困村去宣传如何预防艾滋病。

医学院的同学给大家培训了五天才出发,陆匀之不是这个专业的,她学得皮毛,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到了乡村之后,不时跟着大家走家串户宣传艾滋病的传播方式跟预防措施。

白天的时候给艾滋病儿童上课,许家明见过她抱着一个哭闹的艾滋病儿童偷偷擦泪,唱着歌哄他乖。

那一瞬间,许家明觉得陆匀之犹如天使降临人间。

下乡的日子,大家混得很熟,不去想那些烦忧,尽力去帮助别人,陆匀之觉得自己快乐不少,甚至能跟家明开得起一两个玩笑。

晚上没事做的时候,有好事者就起了个篝火,一大圈人围在一起瞎起哄,说些流行的笑话,弹弹吉他,分享心事,都是少年不知愁滋味。

村里有人见是一群年轻人,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台老旧的收音机,说要给大家增加一点节目的乐趣。

大家不好意思拒绝,便接了过来,捣鼓了一会儿,竟然也还能用,断断续续传出邓丽君的曲子。

一个师兄邀请爱慕已久的师姐跳舞,师姐也大方答应。

陆匀之在旁边微笑着,她庆幸自己来了,幸而没有错过今晚的月光跟歌声。
有人来邀请她跳舞,她笑着摇头:“谢谢,我不会。”

许家明鬼使神差地往她身边走去,向她伸出右手,即使陆匀之数次摇头,他仍是坚定地伸着手。

另外一个师姐看不下去了,偷偷笑着,强扭了陆匀之的手放在许家明手上,恶作剧般把他们两个推了出去。

篝火晚会上,一片嘘声跟掌声,许陆二人带着紧绷的笑意,紧张地在邓丽君略带缠绵的嗓音中迈开第一步,“假如流水能回头,请你带我走…”

都是不会跳舞的新人,两人一整个晚上几乎都在低头看自己的脚,不知情的人,大概会以为他们已经害羞到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跳到后来,有的人喝醉了,在唱着一两句流行曲,有的人走远了另开了一个小圈子,四周逐渐安静。

许家明握着陆匀之的手,不知道她曾干过什么活儿,那么清丽的人,手心却有薄薄的小茧,他轻轻握着,闻着周围空气的青草香,突然有些缺氧。

所有人走的走,散的散,唯有那首柔柔的曲子,还有那堆寂寞的篝火在伴随他们。

昏黄的篝火映照出许家明挺拔的鼻子,青青的胡茬子,年轻的眼睛里都是星星火光。

心动来得这样突然,陆匀之低着的头再没抬起来过,她实在害怕泄露自己的心思,千言万语埋藏在心底,只觉得这一刻不如跳舞,不如这样一直跳下去,不到天亮,不知疲惫。

那晚的星光将永远铭刻在她心里。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0)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2)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今天去看了电影《爸爸,摔跤吧!》,很好看,推荐~
还跟朋友小小唱K 20分钟,一群傻姑娘,哈哈~

大家看文愉快,你们喜欢我的配图吗?周天娜小姐。
一个很有故事的女同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搜她的故事~
欢迎留言留言留言+点赞点赞点赞~
比心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