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芬兰教汉语:黑色星期五

1


前天快下课的时候,我问初级班的学生:

    “ 明天是黑色星期五,你们打算买些什么?”

大家笑着看着我,摇摇头说不明白。

我只好把拼音一字一字地写在黑板上,他们恍然大悟,七嘴八舌地用还不是很熟练的汉语回答起来:

     “老师,我买书。”

     “老师,我打算买些衣服。”

     “我也想买衣服。” 

随后,一个学生问我:

     “老师,你买什么?”

我便很开心地告诉他们我已经提前参加了网络黑五,昨晚已经在网上买了一个“洗脸仪”了。

话音未落,他激动地嚷道:

     “老师,我也想买那个!Could you wechat me the link?”(是的,我已经将微信推荐给了我的所有学生,他们都很喜欢用)

我心中大吃一惊,想不到芬兰的男生也如此热衷于保养,连声追问道“Really?”。

他仍频频点头,我便答应他下课之后发给他。

于是,我们便有了如下的对话:


2



黑色星期五终于来了。

就连芬兰这个北欧小国的大街小巷也洋溢着“你不买买买,我就输了”的氛围。

虽然这里的折扣力度还是比不上对岸的英国和越洋的老美,但也不妨碍人们冒着寒冷走出家门,为自己或家人、朋友挑挑选选。

我所在的城市oulu算得上芬兰北部的一个较大的城市了。而我任教的大学坐落在市郊,从我住的地方到市中心,坐公交要20分钟。

考虑到这是我在芬兰度过的第一个黑五,自然也得凑一凑当地人的热闹。于是,我在没有教学任务的昨天特意起了个大早,悠哉悠哉地吃过早饭后,就出发去市中心了。

公交站等车的人还真不少,一改往日凄凄惨惨的状况。平日里,一趟公交来来去去车上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人;难得公车司机卖出了“站票”。看来在“捡便宜”这种事情上,大家的想法总是惊人的相似。

说到公交车,芬兰的公交系统十分完善。由于人口基数的限制,公交次数虽不多,但也十分科学合理。车流较大的公车站会安装显示车次和时间的电子屏,而较小的公车站则贴着公交车次的安排表。我也已经习惯了按着时刻表去乘车,以免减少在户外受冻的时间,并且公车司机几乎分毫不差。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对我来说,芬兰的公交车太贵了。一张单程票要3.3欧,折合人民币将近30块钱。还是天朝的物价叫人感到幸福。

商场里早早就装点起了挂满小灯的圣诞树,让你从天寒地冻的雪地一进到商场里,就能感受到节日的欢庆和温暖。


人们热热闹闹地逛街、采买、聊天儿,逛累了坐下来喝一杯咖啡,享受片刻的惬意。

我走在街上,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在短短三个月内喜欢上了芬兰这个安静、祥和的北欧小国。

最后奉上我黑五的战利品:

1、给当地朋友双胞胎女儿的圣诞老人头项链

芬兰是圣诞老人的故乡

2、超级清新的蓝色雪人餐巾纸(芬兰的餐巾纸非常有特色,颜色非常丰富,并不局限于传统的白色,上面印着各种各样的图案,让人看到就心情大好)


雪人餐巾纸

3


想起上周,我邀请我学生中的Juuso夫妇来我家吃火锅。

我坚信,在很大程度上,中国人是靠美食征服世界的。为了征服芬兰人的胃,我可是下了血本采购了“天价”金针菇、豆腐、菠菜等等在中国价格美好到让人哭泣的食材。

当然,结局也是喜闻乐见的。Juuso夫妇表示从来没见过菠菜、金针菇、藕片这样的蔬菜,并对火锅粉丝赞不绝口。

在火锅热气腾腾地烟气中,Juuso突然提到,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双十一”的报道,并惊讶于中国人的购买力以及阿里巴巴集团的天才操作。他认为,中国已经在这方面赶超了很多国外电商。

嗯,我也这么认为。

毕竟我人虽然在国外,双十一也没少买东西。

一个既想过双十一,又想过黑五的girl伤不起。

(此处应有表情包:汉语国际教育专业的女人绝不轻易认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